蓝瑛

批发小甜饼

1、
秋风飒飒扫落叶,少年束发及冠,发带间垂下一颗碧绿的珠子。
母亲备好干粮叹气道:
“儿啊,在家干什么不好非要上山除什么妖。”
“娘,这可是造福一方的事业。”
轻剑重剑都很趁手,太阳和谐日高照。
说是北边山上来了妖,占山作祟,车夫见了也得绕道走——
“娘,不用担心,打不过我跑回来就是了。”
少年黑亮的眸子里隐隐泛光,是兴奋:
“要是成了,门面添光,邻里邻亲高看一眼,十里八乡的姑娘不都得来上门问亲?”
娘亲拿出一块银镯子:
“戴着。”
“不戴……女孩子戴的东西。”
“我叫你戴你就戴着。”
母亲强硬地塞在他手里:
“记住了,遇到了打不过就跑——”
少年忙拉过马:
“知道了,那我走啦。”
阳光正直地洒在他的背上,打在地上,明亮地映出他的影子来。
2、
狼妖刚刚搬来这座山。
自从搬来这座山,粮食多了,争纷少了,日子清净地让人颇有些无聊。
疾驰的马蹄声哒哒哒哒地传到耳朵里——又是那些扰人清静的车夫,它的耳朵竖起颇有些意兴阑珊。
少年下马进山,此地树木颇多荆棘丛生,马不易进出,少年将马绑在树上,吹了一声口哨。
狼妖听着从树丛中窜了出来,进入它的领地便是侵入者,赶跑便好了。
一人一狼对峙,情况甚是紧张。
少年手臂微颤,娘啊,这山里果然都是些豺狼虎豹……
狼妖嘴里低低的发出一声嘶吼,这是对侵入者的警告。
“我,我不怕你。”
少年给自己壮胆道:
“你这畜牲——”
狼妖猛地扑了上去,狠厉地嘶吼着,眼神凶狠好像带着红光。
少年剑法颇利,但竟砍不到这狼,一人一狼对了几招不相上下。
少年喘息着,心想出师不利,竟是入山便是这样了,娘唉……
失神间那狼忽地欺身而上,挨着身子压上去,爪子还搭在他脖子上,尾巴一扫竟是将少年扑倒在地。
少年一口气噎不过来,只感觉眼前发黑,就要晕过去。
过了半饷只听那狼低声咕噜一声,叼着他的衣裳,天色黑沉地响了几声劈裂响亮的闷雷。
……天要亡我,下雨了?
只听见雨点刷啦啦落在地上,迷迷糊糊的,少年忽地想起还有马在外面拴着。
……我的马 。
这么想着,不知怎么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3、
山洞里黑暗阴冷,无一丝光。
少年睁开眼睛便看到那双狼类的眸子幽幽泛着红光,他打了个哆嗦惊坐起来,身上却还是完好的。
只听一个声音懒懒地:
“雨停了你就走。”
竟是那狼在说话。
“你、你果然是妖道!”
狼妖没有说话,不一会山洞里响起刺啦的声响,居然是篝火,洞里忽地明亮起来。
少年看他,只狼妖已经变成了人形,额上有块吓人的疤痕,身上穿得明黄却是……
少年大叫起来:
“我的衣服?!”
狼妖倪他一眼:
“我没得衣服所以借你衣服穿一穿,有何不妥?”
“……”
少年一口气憋了下去,狼妖身体穿着他换洗用的衣服却也合身,洞穴外雨声愈大铺天盖地,好像要将这块小小的山洞吞噬进去。
半饷,少年壮着胆子:
“你为何残害路过的车夫?”
“我没有。”
“……”
“不信?”
狼妖笑了一声:
“你回去打听打听,路过这儿的人,哪有死在这的?”
“那,那你为何……”
“这座山是我的领地,你们从这走来走去的,扰人清静。”
……强盗逻辑!
少年愤愤想,果然妖就是妖,不讲道理。
虽然气不过,但狼妖显然又看上了他的马。
这匹马温顺白净无一丝杂毛,狼妖上去摸了摸,马儿温顺的低头从鼻孔里喘出两声粗气来——
“好马。”
他自言自语道:
“你骑浪费了。”
少年急忙叫道:
“这不是官道,没有马我就回不去了……”
娘啊,孩儿不孝……
狼妖白他一眼:
“我带你回去,这匹马归我。”
少年哽了一下:
“你不怕回去了……”
“就你?”
少年听他嗤笑一声。
简直……自取其辱。
4、
一人一妖入城,吃喝用度都是少年的钱,所幸钱财带的足够,亦能撑到回家。
十五的月亮大且明亮,直直的斜照在屋顶上,狼妖坐在屋顶上沉思,默默地显出一些寂寥。
少年翻上屋顶,他拿着酒像是要去闲聊,两个人无言的喝着,少年面色红润,不知怎么胆子竟像大了许多:
“李牧。”
他有些醉态,但脑子还是十分清醒:
“你既然有名字,那你是不是……”
“是。”
“……什么?”
狼妖喝了一口酒:
“我以前,是个军人。”
他低声说:
“头上的疤也是那时留下的。”
少年一个激灵酒醒了,他有些呆愣,夜风习习吹拂着他。
狼妖坐在黑暗中,月亮在他的身上射出一片没有光亮的影子,他好像憋了太久一下子要把心头的话说尽一样:
“我那时候和兄长一起参军,兄长战绩显赫当了将军。本来我是不想让他去的,可是兄长说他答应了别人,我便跟去了。”
“哦,那你哥他。”
“死了。”
“……战场上?”
“不是。”
李牧又喝了口酒,他的声音低哑:
“被人陷害死的。”
这话让人完全不能消化,若是人来捉妖,那妖类应当轻易便能逃脱才对。
可他显然是不想再讲下去了,只是说:
“我去年,去了他那个重要的朋友家,可是呢……他已经娶妻了。”
天色越暗,月亮皎洁如常。
少年不知所措,过了一会,狼妖问着:
“你家还远么?”
“啊?不、不远了。”
“哦,那明天起身。”
狼妖站起身来,一跃而下:
“早点休息。”
少年半饷回过神来,连忙回答:
“……好!”
5、
那个晚上好像做梦一般,少年觉得有几分尴尬,狼妖倒是如常。
城内繁华依旧,柳树枝条翠绿柔软。
两人牵马走过闹市,护城河里的水荡起圈层,清澈明亮。
两人走到少年家中,母亲抱着少年哭了一番,自是对狼妖千恩万谢。
“你怎么办?”
少年拿着桂花糕问他:
“明天就走?”
“留在这玩几天。”
狼妖喝着茶,风柔柔地拂过衣角:
“这里倒和我以前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那时候烽火连天战乱四起,灰土淹没城墙,饥荒和贫穷、战乱和疾病,像破碎瓦砾片片砸在他的心上。
少年拉着他的手,全无初见时的防备,自然道:
“你没钱,我带你逛吧。”
少年笑起来很好看的,像个太阳一样:
“这里……卖武器的也很多,那你想不想……”
他的声音好像无端在人心上投下一块石子:
“我买一把枪给你,好不好?”
6、
好,当然好。
反正又不是花自己的钱。
两人泛舟游玩,走集串市,夏日荷花绽放,路边卖莲子的也多了。
少年买了几把给他,莲蓬绿油油的包着莲子,倒有些可爱。
“这莲子的寓意你知道么?”
“唔……什么?”
“早生贵子。”
少年吓得差点把嘴里的也吐出来,狼妖看着有趣笑了两声。
少年狼狈的紧,有些气愤不想去搭理他,两人走着,狼妖问他:
“以后你准备干什么?”
“听家里的安排吧……”
少年拨弄着莲蓬头轻声说:
“以前啊,我总想干点什么大事,让母亲不再把我当孩子,可是今天,你看见了……”
他嚼了嚼莲子,吞咽下去:
“当个听话的孩子,未尝不好。”
……
7、
少年订了婚事,王家的还是李家的,他一概不知。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他无奈的躺在房屋上,月亮半残着不甚明亮,狼妖看他无奈,拿了酒两人对饮起来。
“我跟你说啊……”
少年脸上泛起微红,他是醉了,神智全无:
“结狗屁的亲,我还是想去闯荡江湖……做、做我的,嗝。”
他吐出一口酒气,不知怎么哆哆嗦嗦的哭了出来,泪水糊了满脸:
“…英雄……”
迷蒙间,有人把他抱起来,轻柔地抚摸他的脸颊,那人说:
“如果你想,如你所愿。”
不知怎么声音减弱,黑了下去。
8、
李牧不见了。
除了走的那天带走了马和枪,其余便好像沉湖的石子,啪嗒失踪了。
少年准备了婚礼,新娘子很好看,葱葱玉指明红齿白。
时间把他挤上了一辆不能停歇的马车,日日夜夜,邻里邻外。
有时午夜梦回想起狼妖,少年偶尔恍惚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妖怪呢,一定是做梦罢了。
家里请人做了法,黄道吉日易于娶亲。
八抬大轿锣鼓喧天,那些道士做了法,言之凿凿:
“贵府上有妖气。”
少年心想好笑,可惜妖怪早已经走远啦。
人群熙熙攘攘,忽的喧哗起来:
“让开!”
那道士高声叫道:
“孽畜!”
少年剥开人群,那妖怪不是李牧是谁?
“别动他!”
他高声叫着,旁人想要阻拦却拦不住,狼妖被打的流出血来,却依旧目光炯炯,趁着空挡逃窜出去。
婚没有结成,母亲请那些人贴了符。
隔日又去了寺庙求玉开光保平安。
那和尚看少年的手一直发抖,他不知对母亲说了什么,两人走到房间里,门啪嗒关上了。
“有缘无分。”
那和尚的声音像钉子钉在他的心上:
“这妖怪渡了修为给你,所以你身上带着妖气。”
他想起那夜的声音,温柔的带着关切:
如果你想,如你所愿。
……
傻子,不能教他误会。
对!少年慌乱起来,不能叫他误会!
9、
少年备了马,他带了东西要回山里去的。
荆棘又生出来,少年轻车熟路,进到山洞里去。
李牧果然在那,可惜连人形都已经维持不了了,少年哆哆嗦嗦的抱住他。
“对不起。”
他的声音低哑,引得少年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没关系。”
“我本来只是想去看一看你……”
他的声音渐弱下去,像是困顿。少年取了水和食物,慌乱如麻。
“你过来、咳……别弄那些。”
他把头放在少年的腿上,像一匹温顺的狼。
这么多年的寂寞无聊,在这几十天却一下子灿烂了起来。
它感到意识下沉、飘飘然地沉到湖面里面,却又像风中沙粒。
少年的泪流了下来,流在它的身上。
“别哭,我好累啊……我想见你但我又想睡觉。”
就好像回到第一次见面一般。
那狼妖倪他,带着不屑:
“你们来,扰了我的清净。”

.end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