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

@暖暖

————
————
【著名男星兰溪戎近日回国……】
主持人声音甜美地报道着,电视上兰溪戎被保镖们包围着破开重重粉丝。他戴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墨镜,一身牛仔装扮很是随性潇洒。
晏明修敲着笔记本电脑,心情愈发沉重起来,他像是自虐,电视声音一字不漏地传入他的耳中。
不过比起电视,更久之前,晏明修已经知道兰溪戎要准备回来了。
周翔的手机铃声像是注入了某种未知的魔力,当晏明修从他的口中听到兰溪戎的名字时,担忧和嫉妒像是火山口欲要喷发的岩浆那样沸腾了起来。
『明修。』
周翔的声音温柔,微信留言被晏明修反复播放。
『今天晚上我晚点回去,有朋友请我参加聚会……』
晏明修听着神经质地敲打着电脑键盘,狠狠按了几下,才觉得那种狂躁的感觉稍稍降了下去。
私家侦探发来的消息和照片显然是安全的,一群人坐在某个隐蔽的餐馆里面就餐,周翔微笑着坐在沙发上和大家谈论着什么。
晏明修站起来喝了杯水,日光温和又强力地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在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晏明修有时会觉得自己像是阳光永远照不到的那一点儿阴影,他被黑暗缠绕侵蚀,只等着某个时刻来临。
他想着按住了自己发颤的心房,深深地呼出了几口稀薄的热气。
他曾向上帝许愿,愿自己找回痛失的爱人,恶魔像是与他做了个交易,使他的心从此日日夜夜悬于高空,唯恐坠落于尘埃之中,痛不欲生。
天色愈加阴暗,晏明修没有打开客厅的灯,有时候黑暗反而使人更加安心。
『——』
他听到周翔打开了走廊的大门,走了进来,又打开了客厅的灯——
“明修?”
周翔问着:
“你坐在这干什么?”
周翔说着把围巾解开,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屋外风尘和冷气让他的面部和双手被激起一股淡淡的粉红。
晏明修迎上去将他护在怀里,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周翔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怎么了?”
周翔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声问道:
“你吃饭了没有?”
“没有……”
“那我们出去吃吧。”
晏明修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自己的姿势,低声道:
“我不想出去。”
周翔眨眨眼睛,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
“那我们点外卖好了,外面冷死了,还是屋里暖和。”
“你今天的聚会怎么样?”
半响晏明修问他:
“……好玩吗?”
“还行,都是些熟人,不过比不上在家陪你。”
他说着在晏明修头上亲了一下,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满含笑意:
“所以我提前回来了。”

.end

共勉

写作技法guide:

七宝有狗啦:

共勉。

写小说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主动做出的选择。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我家的猫,捡到了小精灵。
(゚⊿゚)ツ

第四次了,这只是一篇沙雕甜文,lof你就摇了它吧。

“有时间一起困觉。”

夏日暑气盛足,我坐在亭子里颇为无聊,我那讨人厌的兄弟叽叽喳喳地叫嚷着今天天气如何如何,这豆腐放在这里如何如何。
和我们一同坐在亭子之中的一位先生很是慈爱地看着我们,他年纪颇大,但是精气很足,眼神亮而明媚,一身黄衣更显得从容淡定。
我的脸像是烧着了一般呵斥我的兄弟,希望他能够安静一些。先生倒是不甚介意,只是咪咪笑着与我们攀谈起来。
他见我们有些尴尬,便讲了一个故事与我们听。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条颇为贫瘠的山间野路上曾经有一位旅人路过。
旅人年轻的时候立志走南闯北,见遍天下奇异事物。旅途间累了便席地而卧,渴了便喝山涧水解渴,时间匆匆,旅人心中愈发平静宽和,平常事物很难再去撼动他的心神。
一日旅人在路途中遇见一受伤侠士,是从路上滚落下来,如连滚带爬便如山崖落石一般。
旅人费了一番时间才将这位侠士从路边拾捡起来,又拿布条将他的身体包扎起来,夜色渐浓,侠士悠悠转醒。
他沉默地道谢,便要起身离去。
旅人唤住他,不知为何起了恻隐之心。他料想这人在山间患伤行走,便如同送死一般。只道是顺路,想要和侠士搭伙同行。
二人一同翻山越岭,路过山谷、越过溪流、踏过村镇、渐渐从心底埋下一股浓深难言的情意。
起初旅人并不知这股难言的感觉从何而起,他只道是自己的心境还不够平和,只望多读些书籍能够使自己平静下去。
一日夜深而寂静,他席地而坐,心中甚是燥热。夏日风颇大,湖边候鸟嬉戏,偶尔蛙鸣此起彼伏,扰人心神。
他悟自己的剑法,他想自己的剑,要快而利,静而疾,不为外物所牵动,亦要狠绝,不能犹豫。
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想起侠士,只是一想,便不能停下。
旅人若有所思,站起身来,他慢悠悠地走到侠士的屋门外立住了,心中杂乱不知何起。
又烦自己这一番不知从何所起的燥意,只是瞬间便想要回去了。
正当他犹豫不决时,侠士从屋里面打开了门。
他只是微笑着,声音轻柔:
“你来找我做什么?”
旅人呆呆看着他,月光柔和地映在青红的硬石板上,墙上显出一块楔子,那根楔子凹进墙里面,被月光照得柔而静谧。
[我是喜欢他的。]
旅人心中悸动,好像解开了心结一般,欢喜一瞬间充盈了他的心胸,像是烟花炸裂一般,又缓缓归于静寂。
这便是先生讲的那个故事了,我们眼巴巴地希望先生把后文也讲出来,但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日落西山,兄弟喊着要回家去了。我拉着兄弟的手走在路上,不知怎么心中一动向后望去,只见一位红衣先生拉着先生的手,他们走啊走,渐渐归隐进这偌大的山林中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