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___学习学习学习

圈子杂,长期缺乏脑洞。
欢迎大家和我聊梗。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

妖兽

李次顾是在梦里面被人抓起来的,这不能怪他,毕竟没有乌龟能在睡着的时候保持清醒。
菜市场里颇为热闹,吆喝声、叫卖声、讨价声相互应和 ,他躺在盆子里面看着街边来来往往的大腿颇为无趣。
一个清雅的声音在他的头顶上摇晃:
“老板,这只龟多少钱?”
“一百。”
“好,给我装起来。”
“好嘞。”
总之还没弄明白他就被装进袋子里面的。
噫,真是流年不利。
好难受啊,塑料袋摇摇晃晃还不透气,沾了水贴在李次顾的皮肤上好像被闷在麻袋里面一样。
难受,想死。
脑子晕晕乎乎的有点断片,一只骨质分明的手把他拎了出来放在地上。
那对墨黑色的眼睛盯着他朗朗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
“赑屃,看道行也有几百年了——我叫柳长卿,你叫什么?”
于是缓缓的抬起头来打量,这是一座颇大的宅邸,屋子里面的大件家具都是梨木制成,笔墨纸砚齐全,墙上挂着一柄辟妖用桃木剑,空气中也缭绕着若有若无的檀木香气。
——除妖世家。
这就不奇怪了……
于是他回答到:
“李次顾。”
2、
嗯,其实李次顾并不是一只乌龟,他的本体是一种著名的神兽赑屃。
赑屃传为龙王第六子,长相神似鳖龟,能驼负起三山五岳,带来吉祥如意。
话说昨晚误入人界被人抓起来,如若不是柳长卿现在恐怕是会被人煮了去。
人界、妖界、天界在长达万年的战争中达到了一种平衡,相互都有结界支撑。误入人界的后果就是力量被削弱了,现在他还真是一只普通的乌龟……吃饱了说不定还能化个人形。
于是有些惆怅的问道:
“呃,这位兄台……能不能麻烦你把我放回去?”
柳长卿戳了戳他的壳:
“月圆之夜已经过了,要半个月才行,你先在我这住下吧……就当帮我镇镇宅子。”
于是李次顾就从普通乌龟,升级成为了镇宅神兽。
不过这宅子里面仙气缭绕,依山傍水在灵脉旁边倒不失为一块风水宝地。

————————
尝试写原耽激励自己收集素材2333

为我的女儿打call
……啊!!!

第一次开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图片和文字都挂了,心疼我自己,链接在评论里。

猫说

铃铛轻响,鲜血飘散,娇艳的花朵温柔绽放,温润的少年沉入湖底。
月光于风声的浅吟低唱中隐瞒最后一丝秘密,有谁悄悄死在了月光下的温柔乡。
1、
他迷茫的睁开眼睛,眼前是黑白相间的狸花猫。
猫说:“早上好。”
他沉默数秒:“你好。”
2、
“你已经死掉啦”,猫趴在草地上慵懒的摆尾。
少年看到蜻蜓在湖面上摇摆纷飞传播着爱的呓语,从湖边向下看,感觉湖面只是碧水晴天的明晃晃。
正午的太阳艳阳高照,他感到自己是半透明、轻飘飘的浮在空中。
少年问猫:“你叫什么?”
猫说:“我没有名字,不过你现在也没有。”
——带着执念死去的鬼魂都不会记得自己的名字,他们只会变成天地间的一粒红尘,迷惘的存留在个世界上。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啦,我会带你结束这一切的喵~”猫说着伸了个懒腰。
——直到正午。
他跟着猫跳来跳去,变成灵魂的自己轻盈的好像一阵风一样。
市区里面喧闹而拥挤,他听见植物们窃窃私语,动物们高谈论阔,数不清的游灵们飘来飘去。
死后的世界荒诞不堪,人类、游灵、恶鬼、动物、植物掺杂在一起。
“喂,跟紧我啦”
“啊,好。”
3、
紫发少年在灯光下忙碌,他的手指敲着电脑飞舞,夏末的空气热烈的好像一管油绿的芥末那样
桌子上放着他和某人的合影——前任的合影,但是他依旧没有把这张照片扔掉。
『叮咚——』,谁的QQ提醒。
『还没睡觉啊,夜斗老师~』
『熬夜使我兴奋.jpg』
『哦哟~我最近听说了一些关于雪音君的事情哦』
『喔~又交女朋友了?』
『不是哦……雪音君失踪了……』
——失踪
夜斗眨了眨眼睛,桌面上是这几个字无疑。
不可能……怎么可能…
『是传闻吧……』
『是……不过也不一定啦』
『……』
『啊,不过你们已经分手啦~这种消息无所谓的吧……』
是啊,已经一年了——分手。
夜斗把电脑关上喝了口水,他感到夜晚变得寂寞而且安静,所有的空气都好像变得炎热又灼烈,让他无法呼吸。
——失踪。
——雪音失踪了。
这些东西摇摇晃晃,反反复复在他的脑子里面激烈的进行着搏斗冲击。
不可能的吧……
怎么可能……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强迫自己瘫在床上,而这种事情则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塌糊涂,以至于睡不着觉了。
4、
夜斗做噩梦了,他梦见那个橙黄色头发的少年向他招手。
夜斗大喊:“喂——”
突然空间开始扭曲纷乱,所有的情景支离破碎,他一脚踏空从地上跌入虚无的黑暗里。
橙发少年在空间里下沉破碎,身体变得好像羽毛或者尘土那样飘飘然,光线穿过他的身体透出微亮。
夜斗惊讶的说不出话“你——”
就好像一幕黑色的幽默荒诞戏剧,空间瞬间变成了吞噬人的黑暗巨兽。
夜斗惊悸的大喊“喂——雪音!”
于是猛的被惊醒了。
“哈——呼——”
用手摸了摸自己空虚的胃沉默了好一会儿,闹钟响了起来。
『滴滴滴——』
上面显示着:
『6:30am』
5、
猫熟门熟路的爬进了水泥筑成的钢筋大厦,少年生前的住处倒是意外的干净。
它跳进卧室扒开抽屉,梯子里面有资料、照片、安眠药和一些数不清的小东西。
“过来看看,这是你的照片喵~”
“嗯,这是谁啊……”
“爱人。”
“?我的?”
“对的喵”
“……男的?”
猫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少年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他开始打量自己生前的住所——这个住处虽然不大住一个人却绰绰有余,房间里面干净整洁看起来自己生前应该挺爱干净,房子里面种的有几颗盆栽,还很是翠绿。
感觉自己过得还是蛮不错的怎么会自杀呢,少年默默吐槽自己。
他看见猫从客厅的桌子底下熟练的拉出猫粮。
“我说你该不会是我养的猫吧……”
“……我才不是你养的呢喵~”
————————
写到一半没感觉了,我tm对我自己就是一刀……
说不定周末就写完了T^T
不过也没啥人看我就先放在这了……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ノ◕ω◕)ノ
还有你们想要刀子还是想要糖,虽然说我预定的是刀子……(消音)
准备补一补狗血文,我怎么这么喜欢说废话啊(T▽T)(……)

游吟的龙与诗人

     ooc属于我,谢谢大家观看

这片苍茫的大地上曾经有一个传说,豹头环眼的巨龙将会在月夜掳走美貌的公主并给国家带来灾难。
黄发诗人骑在马背上煞有介事的向孩童们讲述着这个故事,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撕裂般的雷响。
“阿——嚏!!!”一头龙从森林中抬起头来,四下万鸟惊飞大地震动,它低下头满含歉意的向诗人和孩子们道歉。
“对、对不起,啊、阿——嚏!!”
灵幻兴隆,男,28岁。
此时他正在直面人生中最大的挑战之一——一头像山一般巍峨的巨龙。
1、
于其说“像”,不如说“是”。
因为这头龙光头部就有一座城堡那么大,鼻子活像两根烟囱一样向外冒着白气,打个喷嚏足以引起狂风暴雨。
我的上帝啊——还没缓过劲的灵幻先生从暴雨中醒悟过来,急忙带着孩子们跑到树底下。几分钟之后天空才算是雨过天晴。
“呃,这位……龙先生?”于是谨慎斟酌着词语大声进行慰问,“您——好?”
“唔,你、你好……”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好像感冒了……”龙嗓子嘶哑的说道,“我最近每天都会打嗝到喷火……”
“啊,这好像是一个大问题呢……您需要草药吗……”
“唔,是的……”
于是一阵雨一般的沉默,灵幻有些万分艰难的说:
“……虽然说我可以带您到镇子里面去,不过您这样似乎很难过去……”
“呃……是这样的。”
龙俯下身子用眼睛看着灵幻,突然金光一闪消失在了空中。
“我在这……”它声音沙哑的提示着,灵幻低下头看着腿边猫儿大小一丝不缕的少年楞了楞。
他用双手把少年举了起来。
“您好……?”
“啊,你好。”
2、
对于人类来说龙是一种很陌生的动物,灵幻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村子里没有合适龙大小的衣服,所以灵幻用银币买了一些布料缝了衣服,龙穿起来刚刚好 。
“我叫影山茂夫”龙自己介绍到“嗯……我最近在环游世界,刚刚从北极回来。”
这就很任性了,灵幻想。
不过龙与传说中的似乎有些不同,他们既能够变身还会魔法,性格好像也没有那么残暴。
“其实我这次从龙界过来是有原因的。”
“嗯?你来干什么呢?”
“寻找『感情』”
茂夫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很疑惑似得说“『感情』究竟是什么呢,母亲说只有找到『感情』,我才能真正控制自己的力量。”
这还挺有意思的,灵幻诽腹到,看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喔……那你准备怎么找呢。”
“前辈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公主朝夕相对……”
……好吧,我错了。
“那你跟着我怎么样?”灵幻突然提出意见“我带你去皇宫……”
“啊,谢谢。”茂夫很意外的道谢,人界里的生物真好。
3、
灵幻现在觉得自己肩负着救国的重任,只要能劝退这条龙公主就能平安无事,国家就能繁荣昌盛。
……大概吧。
茂夫正坐在他的肩上喝牛奶,有几分开心,所以看起来喜气洋洋的。
他们在山里面里跑来跑去——这是灵幻有意而为之,我们都知道。不过倒是意外的找到了一些能够医治感冒的草药。
傍晚的时候天空乌云密布的下起了暴雨,各种雷和闪电噼里啪啦的轰轰作响。
此时他们已经在森林里走了半个月了,所幸龙没有时间观念,对此没有任何感想。
在乌漆嘛黑的山林里面找到了一个山洞,燃起了篝火,这点微弱的火光在洞里倒是显得亮堂堂的。
“啊,我说——”灵幻先生觉得这是一个好时机。“你干嘛非要找公主呢,找王子或者骑士谈谈心不也挺好。”
“嗯……前辈说过……”
“嗯?”
“找公主是最快的办法,他们说公主又软又香……”
…………你们这些禽兽!
灵幻深吸一口气“那还要准备东西吧,你有城堡、金币和天鹅绒堆成的床铺吗。”
“……那是什么?”
喔——那是标配啊。
于是摸了摸茂夫的头“还是听我的吧,找什么公主,还是先了解基本功比较好。”
4、
终于天悄悄的亮了,在那个漆黑的雨夜,茂夫感受到自己成长了许多。
灵幻说如果想要找到公主,他必须要有一辆漂亮的南瓜马车、一堆小山似得金币、柔软的天鹅绒铺成的床铺、数不尽的仆人和富丽堂皇的城堡。
不过对于茂夫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完全不必要的,所以完全没有——总的来说令龙十分沮丧。
在一片消极的气氛中他们又上路了,灵幻安慰他说“啊啊,没关系啦,这些东西过段时间就有啦”
虽然说的轻巧,不过这些东西到哪弄比较好?
一人一龙兜兜转转走回了山村,村子里人影失踪般的静悄悄。
……气氛不太对啊。
从村头到村尾,从阡陌到湖泊。所有的人都好像凭空被抹消掉了。”
“喔,茂夫——你听得懂动物说话吗?”
“听得懂。”
“那你问问,人都去哪了?”
“哦。”
5、
“村子里的人都出去搞传销了!搞传销,搞传销!”
树上的麻雀义愤填膺的扑棱着翅膀,很不满的大声嚷嚷。
灵幻:“它在说什么?”
茂夫:“它说村子里的人都出去搞传销了……”
灵幻:“它为什么这么激动?”
茂夫:“……没人送牛奶,它没牛奶喝了……”
末了茂夫补了一句“的确很可怜……”
……
一人一龙就这样开启了副本.解救村民行动。
灵幻先从铁匠铺里找到了一把最锋利的剑,又把马的马鞍焕然一新,拿出村头卖衣服店里最好的布料,开心的缝了一身新衣裳。
茂夫感觉有点不安的问到:“这真的行吗……”
灵幻满不在乎:“啊,这是我们的报酬——这是你的新衣服,来试试。”
用灯芯绒和棉布做成的新衣服,搭配麻布做的腰带,后面还附赠一个带着猫耳朵样式的兜帽。
“真可爱。”灵幻赞美着。
茂夫想:啊,他真好。
6、
在见不到人的深山老林,灵幻根据麻雀、老鼠、兔子给出的情报很快就推测出了传销团伙的基地。
绿色的彩旗在天上飘啊飘,所有的人都戴着面具守在山寨的两旁。
“是恶魔。”茂灵面无表情的说。
“喔,村民们中邪了?”
“是。”
于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灵幻站在山崖上大声叫道“喂——让你们的传销头子出来!”
只见一个白脸红颊,穿着教服,眼睛发红的人款款踱步走来。
“朋友,大喊大叫不如入我们。”
“谁会入你们啊,赶快把大家都放了。”
茂夫突然想到自己在东方看到的一本书,上面猴子对阵妖怪的时候就会大叫:
呔,妖怪还我师傅!
……
突然灵幻把他从肩上提了起来,像扔沙包一样的把他扔了出去。
于是“嗖——”的一声,茂夫被迫发射了。
“哈,这种东西,本大爷……”
“唔,噗————”
茂夫的嘴里喷出大量火焰,他停在空中不住的向下扫射,导致周围都是红通通的一篇火光。
时间真切的静止了,传销头子被消灭在一片火光之中。
7、
小酒窝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可能需要看黄历,一出门就被大boos消灭的确让魔惆怅。
魔途堪忧啊,小酒窝。
8、
村民们从火光之中醒悟过来,灵幻自然成为村里的大英雄,所有人都决定举办一场感谢晚宴。
夜晚一如既往的到来,村里面欢声笑语、篝火连天。所有的姑娘都想一睹英雄风采,所有的男生都想与英雄把酒言欢。
灵幻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浮在空中,所有的东西都好像恍恍惚惚的不甚真切。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迷迷糊糊的走回了家,摔在了床上。
茂夫捏着小酒窝的头发尖(?)甩了甩,小酒窝欲哭无泪——真是魔善被龙欺。
“喂,快放了本大爷。”
“嗯,等从这里出去了吧。”
“身为龙类居然被人类驱使你不觉得羞愧吗!”
“……”茂夫沉默了一下,“他是个好人。”
灯光打在灵幻的脸上一闪一闪的,真好看啊,茂夫想 。
“他很好 。”
9、
在这片山村里面功绩总是藏不住的,很快举国山下都知道山村里居然有一位自带除魔功能的诗人。
自然是物以稀为贵,国王的亲信敲锣打鼓的亲自来邀请灵幻入宫。
“先生的事迹我已经听说了,公主的婚礼希望您能赴宴。”
“?公主要结婚了?”
“是的。”
偷偷瞥了一眼在一旁吃苹果的茂夫,他好像浑然不知。
“喔,我会去的。”
晚餐是烤野猪肉和蘑菇汤,灵幻像个慈爱的父亲一样给茂夫加满了一整碗。
“发育期吃多少都没关系,明天我们就去参加一个典礼。”
“什么?”
“大概,就是你要找的『感情』。”
10、
公主结婚自然是不同凡响,金碧辉煌的城堡彻夜不眠,举国上下的精英争相庆祝,500人的仪仗队和房子大小的花车游行。
公主穿着镶着水钻的婚纱,淡雅而不失礼。
星星一闪一闪的偷偷看着他们,牧师高声宣读誓词,这种情景真是一生难忘。
茂夫一口一口的舔着苹果糖,今晚的月亮好像也没有那么——那么亮。
“你看起来也不是很伤心啊。”
“唔,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什么?”
“嗯……你能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吗?”
“让我想想。”
“啊啊。”
“噗,好。”

车上杂想

ooc,小甜饼,流水账
这个星期最后一更~晚安~

天气很暖和,像阳光照进了加了冰的蜜糖罐,透着一股凉丝丝的甜味。
雪音把手放在书上,闭着眼睛冥想。而夜斗已经睡着了,斜斜的靠在雪音的肩膀上。
事实上车上真的很嘈杂——这是雪音睁开眼睛的第一印象。
到处都是人声沸鼎,人来人往。
抱着哭哭啼啼的孩子的妇人,在车上凑在一起打牌的学生,聊起家长里短的夫妻……
这辆车就是一辆背负感情的载体,不急不缓的驶向远方。
肩上紫发青年头发的触感异常柔软,让人想起春天缱绻温柔的微风,润物无声的细雨,或者是加大号的棉花糖。
雪音想起他们第一次约会,是在星影斑驳的夜晚。
六月的晚风温柔的像一首无名诗,它人无端想起带着甜味的薄荷冰糖 。
“是,是的……”黄发的少年磕磕巴巴想要说出一句简单的话,但是他的肩上好像有雷霆万钧,沉沉的压住脊梁,直到他的心尖上。
微风、星星、云层、小鸟,所有的东西都似乎刚刚好。
于是少年鼓起勇气,又说了一遍:
——我,我爱……
——我爱你。
这句话是一句带着魔法的咒语,它让星光滞留,时光骤缓。
稀碎树影透露着微光投射在紫发青年的脸上,忽明忽暗。
用手指轻柔的触摸着少年的脸庞,这无端的让他想起柠檬或者苹果,那是少年最纯美的心意,闪闪发光。
他想起春天的飞鸟,夏天的露珠,秋天的树叶,冬天的积雪。
他想起少年玩闹时调皮的微笑,学习时紧锁的眉头。
所有的记忆都好像芬芳馥郁的花朵,散发着甘甜柔软的清香。
少年说出的这句咒语——我爱你,就好像一枚滚烫的烙印,紧紧的刻在了青年的胸口上。
所有压抑的情感都好像冲击着大坝的洪水猛兽,喧嚣沸腾,齐声呐喊。
他们纵情接吻,被悄悄地埋没进深夜朦胧的月光。
黄发少年看着靠在他肩上的紫发青年一脸沉思,火车广播发出了声响
——各位旅客前方已到站
于是在夜斗额头上偷亲了一口,轻轻的把他摇醒。
“起来了……”
“嗯哼——到站了?”
“嗯”
最后他们手拉着手,下了车,走向了远方。

遗失之地


这是夜斗搬到这所贵族中学第七天,他发现了一些比较奇特的事情。
比如二年五班雪音,似乎是个优秀的甚至有些孤僻的孩子。
“你说雪音?”日和从繁忙的备课中抽出眼睛“嗯……好像家庭情况有些特殊……”
1、
每当夜幕降临,雪音就觉得他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被荆棘藤包围的荆棘地里。
当他独自呆在房间,数不清的藤条会从黑暗处伸出他们带刺的枝桠,从梦中将他围绕勒索,直至窒息。
灰色的黎明将至,他睁开了眼睛。
“是的,老爷夫人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仆人尽职的转述着“他们希望少爷能够多出去走走。”
于是雪音拿着他的薄外套走到附近的公园里,而今天的天气也实在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哟,这不是班里的帅哥嘛”夜斗此时正坐在石椅上喂鸽子。
雪音不甚在意“夜斗老师……”
“啊啊,老师什么的太生疏啦”把鸽粮撒在地上,那些鸽子哗啦啦散开“叫夜斗哥就行。”
所以雪音今天的行程从散步,变成了和夜斗一起散步。
他从没想过这所城市原来除了公园,游戏厅和餐厅,居然还保留着一片繁茂葱郁的山地。
“想不到这里还有樱花……”雪音有些疑惑的抚摸着樱花树 ,微风吹过粉色的樱花瓣散落一地
“山上气温低一些啦”夜斗显然对山上的情况了如指掌“小时候只要不开心我就会来这里看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大半城市,好像天地辽阔,广袤无垠
——那时候我就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
夜斗和雪音一直在山上呆着,他们从清晨呆到黄昏,直到地平线上的光线消散,直至消弭。
当他们各自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雪音进门前还把外套抖了抖,因为上面沾满了爬山散落的碎泥。
家里的管事显然有几分惊讶,雪音平静的上楼,最后问了一句
“父亲回来了吗?”
“老爷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我知道了”
早就知道是这样,或许说没有一点失望。
把柜子里的相册拿出了,往里面填充了一片树叶,这是夜斗从樱花树上摘下来送给他的,他还说
“你看,这就是春天。”
2、
夜斗作为一名空降这所学校的新老师,他上任之后就得到了学校的重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临时班主任”一边在黑板上写上名字,一边解释道“威娜老师家里有事,所以这几个月由我带你们……”
雪音拿眼睛斜睨他,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班长铃巴是一个讨喜可亲的孩子,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素养,第一时间就和夜斗报告了班里面的情况。
夜斗偷偷问他“雪音在班里面的人际关系怎么样?”
这显然让铃巴有些为难“雪音君好像有些独特,不太喜欢和人一起玩……不过如果别人问他问题他也会认真回答……”
嗯,特立独行。
默默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夜斗笑着说“我知道啦,谢谢你。”
总之夜斗很快在班级里面混开了,他的性格更是让他显得如鱼得水。
雪音回家的时候总能看见夜斗骑着自行车悠悠呼呼的到处晃,似乎因为他们是同路。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两个人反倒热络了起来。
“嗯哼,小哥又一个人回家?”夜斗骑着自行车在雪音身后晃晃悠悠。
“那管你什么事啊……”
“啊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
“……为什么”
“这就是amazing啊!”
“……”
3、
雪音感觉生活好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好像是干涸沙漠里遇到湖泊的鱼。
或许是因为夜斗在课外与他讲话,使他感到了一丝慰藉。
总之他整个人都好像变得开朗了起来,事实上雪音本身长得就比较阳光,现在笑起来更是英俊。
而且成绩也直线上升,稳坐两把班级第一名。
倾慕者也是有一些的,还有一个长得很Q软的女孩子跑到讲台上宣布“雪音我喜欢你!”
这种示爱方式好像一声惊雷,让情窦初开的少年脑子里“轰——”的一声。
班级里面好像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起哄“答应她,答应她!”
总之雪音手足无措,很想趴在桌子上装死。
恰逢夜斗从班级旁边经过,他听到班级里面一阵震天响的欢呼觉得万分有趣,于是觉得加入进来。
夜斗:“答应她,答应她!”
全班同学:“……”
雪音:“……………………”
雪音:“啊啊啊,你起什么哄啊!”
夜斗:“不行吗……”
当然不行啊,笨蛋!
于是雪音嚎了一声,把头藏在了臂弯里。
生活好像变得五彩斑斓了起来,雪音甚至觉得独自在家也不会感到孤独黑暗了。
回家的时候窗外灰蓬蓬的下了一窗户雨,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发出哀鸣。
夜斗和他一样没带伞,两个人坐在教学楼下面相顾无言。
“啊”夜斗宽慰似得说“或许马上雨就变小了……”
于是很微妙的……
雨变得更大了……
雪音:“……”
最后夜斗把外套脱了下来,两个人在雨里狂奔。
4、
不过有时快乐或许也会伴随着流言蜚语,不知道从哪里流出了雪音害死他姐姐的消息。
这种消息不易于当头一击。
雪音把头埋在桌子上,好像那些枯黑的藤条又从黑暗里勾住他,锁住他的呼吸。
——是的,是我害死了她。
这是夜晚雪音站在教学楼顶的第一个想法。
——为什么我这么快乐?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黑夜好像变成了会吞噬他的巨兽,他们齐声哀嚎,他们锣鼓齐鸣。
他们又好像迷惑船夫的罗勒德
——跳下去吧,跳下去吧,死掉就不用承担这种罪名了。
于是在天台上给夜斗打了一个电话,心里似乎一片轻松。
“夜斗老师……”
“哈哈,雪音啊,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老师谢谢教导,这几个星期我过得很开心……”
“雪音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在教学楼楼顶”雪音软软的说“这里夜色真美”
夜斗蓦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想起日和与他说过的话——
雪音原来好像有一个姐姐,似乎因为车祸死掉了……之后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休学一年才回来上课……
“这不是你的错!”夜斗开始在校园里狂奔,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因为自己晚回家而感到庆幸。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雪音重复这句话,他的意识好像不太清醒。
夜晚的凉风好像带着刺骨的寒冷——
“如果我不闹着提前出门姐姐也不会遇到车祸,为什么我没有死掉?”
……为什么死掉的不是我?
这种难过的、悲伤的情绪从雪音的心里澎湃的涌了出来,少年感到自己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这种悲痛感真的撕心裂肺。
“谢谢你老师……”
最后雪音把手机关掉,当他站在楼顶边缘,真的感受到一种解脱般的轻松。
于是少年坠楼而下,像一只折了翼的飞鸟,他的耳边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5、
事实上,夜斗的体育从来都是全校第一。此时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快一点,更快一点。
少年的声音里不光是绝望,还带着和他求助的意味,那声音说:
请救救我。
他突然觉得楼梯就是救生通道,所有的路都弯弯曲曲的指向楼顶。
终于跑到了四楼,看见雪音就要跳下来了。
——不管了
于是从窗边一跃而下,接住了少年。
谢天谢地……
他们从树丛中穿过,直直的坠落在地上。
雪音睁开眼睛看他,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光明。
夜斗呲牙咧嘴的笑了笑“好像腿伤着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雪音抱着夜斗失声痛哭“对不起……”
“没关系”夜斗反抱着雪音,安慰似得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6、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夜斗老师休整一周,打着石膏腿出现在校园里。
雪音被他任命为课代表,主要职责是帮他改作业
“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啊……”
“是惩罚啦”
夜斗拍拍他的头轻轻的说“下次可还要告诉我啊”
你知道的。
我一定会去找你。

——————————
这个文不知道为什么粘贴上来的时候被我删掉了,然后又重新打了一遍(*꒦ິ⌓꒦ີ)……真特么,开学使人石乐志。
然后换了一个名字,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啦,简介其实也换了(根本没人看好吗)
开学以后大概周更……
好,谢谢看我文还点赞的你们~
就这样我去吃饭啦www
午安~

指绘,送给朋友的一个小忍~他真可爱呀~

内容如图示
实物请以具体所见为主(你等等……)
当然还有ooc,情节生硬,转折生硬,话说有没有小天使提供梗,在评论里慰问一下我这个孤寡老人也好(……)

                            夜醉

夜斗穿着从兆麻那里偷来的西装,翘腿坐在酒吧的一隅,他的头上打着亮地发光的摩丝,面带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女性,眉目含情脉脉,唇边低声细语。
雪音坐在酒吧的吧台上看着这一幕,怀揣恶意的想着,用什么词形容此时的夜斗比较好?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夜斗似乎有些醉了,但是他面色镇定,左拥右抱,活像个征战情场多年的花花公子。
“是的……您的眸子像星辰大海一样闪耀……”他轻抬起身旁女性的下巴,嘴边吐露着蜜一样美味的甜言蜜语。
这是他的工作——为祈愿之人实现愿望,而今天他扮演着恋人的角色,要为美丽的小姐们献上一个梦幻般的夜晚。
作为一个神明来说,夜斗确有着丰富的阅历和情怀。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他的酒量似乎并不怎么合乎人意。
醉酒确实是一种太不美好的体验,它像一剂迷药注射到混沌未开的脑子里面,悄无声息的剥夺人们的感官。又好像到处都是一片冰冷澎湃无声的海水,而他沉在深不见光的海底。
于是换了个姿势理了理头发,嘴边继续放开那些抹了油似的情话。眼前的空间天旋地转——他甩了甩头。
“是的,和您在一起度过的这段时光非常开心……”最后夜斗说“欢迎下次继续光临。”
1、
东京的空气冷的好像结了渣滓的冰,夜斗把肩膀放在雪音的身体上。喉间浓烈的酒味冲上心头,激得他身体不住地发抖。
雪音费劲地扛着他抱怨:“啊啊啊啊,敢把酒水吐在我身上试试啊!!”
夜斗:“啊啊,好无情啊~人家都醉成这样子了,唔……!”
雪音:“别吐啊!”
一边不住地抱怨着,一边把夜斗往身上搂。夜斗神实在醉的有些神志不清,晕晕乎乎的低垂着头,而且他的重量对于雪音来说委实不轻。于是雪音过了好半天才把夜斗拽回日和家楼上的阁楼里。
阁楼上的风吹的很轻,屋里的灯光也很亮,夜斗趴在地上昏睡不醒。
费劲的脱开夜斗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拿起毛巾在他的身上仔细的擦拭着,随后关上灯,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里。
雪音躺在地铺上突然想起一句话:今晚月色真美。
是啊……今晚月色真美……
他坐起身来看着月亮,皎洁的、圆润的、圣洁的月亮啊……
月光照应在夜斗的脸上,雪音低头看他,男人的脸庞似乎突然有些迷离。
他撩起夜斗额前的一绺紫发,男人坚毅的眉眼在月光下显露无疑。
雪音的心突然砰砰砰砰的跳动了起来,或许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神器吧,雪音暗暗的想。
他俯下身低头在夜斗的眉心处亲了一下,月亮照在他们的脸上,照在的雪音心里。
2、
虽然醉酒让人很痛苦,可是清晨醒酒依旧让人痛苦——此感悟来自清晨从睡梦中醒来的夜斗神。
他头痛万分,神智不甚清醒。
“啊啊~要死了……”把头埋进枕头,盖进被窝里不住的这么哀嚎着。
而窗外阳光和煦,鸟鸣怡人。
再三权衡之后还是走下楼去,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和睡意昏沉的脸庞。
雪音和日和早就坐在餐桌旁边吃起了早餐。
“啊——”夜斗神好像颇为不满“吃饭也不喊我……”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醒啊”雪音喝了一口牛奶慢条斯理的说。
日和解释说“雪音已经帮你留过早餐啦。”
夜斗:“哦哦哦,雪音你这家伙,想不到居然口嫌……”
雪音:“啊啊啊啊,闭嘴!”
日和平静地看着他们两个,小小的抿了一口麦片粥。今天屋子里今天依旧吵吵闹闹,不甚平静。
3、
当夜晚再度降临的时候,夜斗依然要出去工作——据说是为了保持他的业绩。
不过今夜与往常不同,没有多少女性客人许愿想让人陪伴,但他的脸依旧喝的红扑扑,亮晶晶的。
回家的时候他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雪音前面。
已经醉了啊——雪音想。
朦胧的月光扑在光洁的大地上,大地好像灰扑扑的镀了一层金。
夜斗突然转过身来看着雪音,他笑了笑大声的呼唤着雪音的名字。
——雪音!
——啊?
——雪音!
——??
夜斗神像着了魔一样叫着:
雪音雪音雪音雪音雪音雪音——
他站在原地看着雪音,脸上如孩童般天真的堆满了笑意。
时间和空间好像是被凝固在永恒的缝隙里面,夜斗慢慢慢慢的走向雪音,他把头搭在雪音的肩膀上,深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好像海里的珍珠那样亮晶晶的。
最后他说“雪音,你身上好香啊……”
雪音:“你在说什么啊……好恶心”
夜斗干笑两声,把头抬起来,天上的月亮亮闪闪的好像一颗最大的星星。
是哦——
夜斗低着头看着雪音橘色的眼睛,就好像照应着月亮。
于是他笑着说“今晚月色真美。”

何时复西归

不光是七月燥热的夏季,也是假期充裕的夏季。
空气里膨胀的热气仿佛塞满了整个空间,夜斗“砰”地把行李塞进了后备箱里。
七月二十一日,坐标湖北,这里的夏季好像高温熔岩一样热烈。
——此上为博主夜斗在他的INS上发表的内容。
“小~夜~斗~”小福把一瓶冰冻的绿茶放在桌子上,瓶身滋滋的冒着凉气。
照例是早晨六点起来干活,照例是中午十点下班休息。路边的汽车滴滴叭叭的响个不停,空气里漂浮着细小的灰色颗粒。
雪音在INS上评论说:这么热的话就回来吧。
夜斗故意和他拌嘴:这里很好玩啊~我才不回去。
1、
夜斗搬来时天上是橘红色的彩霞,七月的风里也飘荡着火红色的热气。
隔壁的小女孩养了一只黑白色的狸花猫,夜斗喜欢逗这只猫,猫总是不敢靠近他,只会远远的喊着:咪咪咪咪。打工的店里面人来人往,拥挤喧闹却也有趣。
夜斗和雪音视频的时候总是说,好热啊好热啊,武汉这里真是热死啦。
雪音把眉头撇着:“那你回来啊”。
夜斗就笑着说:“这太好玩啦,我开学再回去。”
这是真的,这座城市的确有趣。黄鹤楼和户部巷,博物馆和430艺术中心。这里是繁华街道上点缀的风景,人群熙熙攘攘,喧闹的反而让人有点叹息。
晚上夜斗去打工的店里买了一盆小龙虾,配上两瓶啤酒,红的绿的全部备齐。照例是要大快朵颐,那些散发着鲜辣油亮光泽的食物简直要刻在夜斗心里。
大黑看着这个看着这个在店里狼吞虎咽的人,把烟头摁在桌子上啧了啧嘴“吃这么多也不怕便秘。”
“不可能”夜斗抹了抹嘴上鲜亮的油光“我这么好的肠胃不可能便秘。”
2、
不过偶尔也会有些小意外,比如遇见隔壁的女孩楼梯道里低声啜泣。
夜斗下班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他沿着声音过去慰问,女孩磕磕巴巴的哭出一把鼻涕。
一张餐巾纸,一杯白开水。
故事很俗套,仅仅是一个告白被拒绝的案例而已,不过这对于十几岁的小女孩依旧是顶大的事情。
夜斗摸了摸她的头,楼梯道里一片沉寂。
女孩养的猫蹲在门前咪咪咪咪的叫,它对夜斗依旧警惕,不过对于小主人护主心切,一溜烟窜到了女孩的怀里。
夜斗低头看这只猫,突然觉得不能被一只猫看扁了。
于是拉着小女孩去商业街买了火锅,传说中的火锅邪教鸳鸯锅,一半是清汤白水,一半是红油火气。
女孩还有些抽抽噎噎的,夜斗把蔬菜和肉放到锅子里看上去颇有些大气“请你吃别客气喔,哎——哭什么啊,别人看不上你说明他没有这个福气。”
3、
不过夜斗还算颇有些福气,女孩算是和他结了缘,空闲的时候还会带他到一些人少好玩的地方去。
这种日子持续了几个星期,吃吃睡睡玩玩走走,有趣而且新奇。
直到楼下搬来了一对情侣,夜斗对此的态度就是——啊这对狗男女。
清晨出门能碰到他们接吻,中午回来还能碰到他们拉着手抱在一起。热恋中的人简直是被520完美融合。
于是发了个视频和雪音抱怨。
“啊啊啊,隔壁的情侣简直丧心病狂”
结果得到的只是一片沉默,雪音轻轻的说:“好羡慕啊。”
“啊?”
“夜斗,我很想你。”
是的,我很想你。
你不在的日日夜夜,我都万分思念你。
这些都是雪音压在心里的话,但是天长日久就像一块石头扔进激不起水花的浅水湾里。
夏天的风突然变得寂寂,夜斗拿着手机不知所措,那些话像白鸟一样蓦地撞进夜斗的心里。
晚上照例是去大快朵颐,火锅里冒着白烟,但是很奇怪,一种情绪酝酿在心头变得万分压抑。
放了两块肉丸子在锅里,鲜亮的红油热的想让人流泪。
于是拨动电话打给了大黑。
大黑:“喂?”
夜斗:“大黑,我觉得我便秘了。”
大黑:“……”
4、
夏季的风虽然燥热沉闷,但好歹八月份就要过去一半,秋蝉也到处哀啼。
提前回家的行程没有告诉雪音,按照小福的说法,当然要给小雪一个超~大的惊喜。
连夜赶回家里,青年看到他时面部充斥着压不住的惊喜。他们不可免俗的来了一场床上运动,扭动和摆臂,接吻和撞击,身体的每一寸都好像在诉说爱语。
是的,我很想你……
他附在雪音耳边低语道“我也万分思念你。”
——————
涨了两个粉,我还是继续写写吧……(要粉不要脸)
ooc,看到了不要打我
ps:七夕要到了,有没有人发糖啊(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