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给琳太太的点梗
国王黎朔和吸血鬼骑士锦辛的设定
是小甜饼
接受我们就看叭
mua!
——————
——————
1、
国王召唤了一只吸血鬼。
2、
国王百思不得其解地向巫师确认道:
“吸血鬼?”
“是的陛下。”
“骑士?”
“是的陛下。”
他皱了皱眉头,打开了虚掩着的房门。数不清的玫瑰花瓣漂浮在水面上,吸血鬼抬头,眯起他那双英挺多情的眸子冲着国王微微一笑。
他站起身来,月光打在他强健挺拔的身躯上,每一寸肌肤经络都好像被洁白的月光照的发亮。
几滴透明的水顺着头发缓缓滴落,吸血鬼毫无异色地赤裸着身躯在放屋里走动。他拿起一块毛巾擦了擦身体。
“你叫黎朔?”
他突然发问,国王愣了一下回答道:
“是的……”
“你听好了,我可和外面的那些蠢货不同——”
吸血鬼打量着国王,他走上前,语气轻浮又慵懒:
“想要做我的主人,首先要经过我的考验。”
国王闻言皱眉,还是听他说完才试图解释道:
“这位……吸血鬼先生。”
他彬彬有礼地说道:
“恐怕您弄错了,我并未召唤您前来,但是您既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
吸血鬼微微发愣着听他讲完,又听黎朔咳了一声:
“冒犯了,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赵锦辛——”
吸血鬼这才仔细打量着黎朔,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微的弧度,像是玩味:
“那可……真是有意思。”
3、
赵锦辛与黎朔听说过的吸血鬼很是不同,他活泼开朗、能言善辩、善交朋友,而且不怕日晒。
除去举止行为轻浮一些,一切看起来都和寻常的贵公子别无二致。
黎朔处理完公事特意站在阳台上远眺,这里能看到连绵曲折的山峦、成片碧绿的树阴,还有赵锦幸——这位英俊的吸血鬼骑士,他怀拥着两位美丽的小姐说着什么。
这无疑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赵锦辛亲了亲她们的手背,看起来彬彬有礼,少女们眸中更是充满了依恋和仰慕。
黎朔皱着眉看着这一切,他想和赵锦辛谈谈——或许吸血鬼在这些方面不甚注意,但是洁身自好显然更好一些。
没成想还未开头,赵锦辛已经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了。
他主动道:
“我看见你了,你在阳台上——”
黎朔挺直脊梁坐着,他默默无声地听着,赵锦辛道:
“这些美丽的小姐,其实是我的猎物。”
“猎物?”
“是的。”
赵锦辛优雅地用帕子擦了擦嘴:
“吸血鬼,当然是靠血存活。我只是给她们做了一点小小的交易。”
他笑的狡黠:
“我给她们提供快乐,而他们只给我喝一点不妨碍身体健康的血液,还是说……”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暧昧,那样甜腻腻地带着撒娇的语气:
“其实我更喜欢男人的血液,女孩子的血太甜太腻了。”
他的手冰冷又苍白,带着一丝凉意,黎朔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赵锦辛向自己伸过来的手,两个人双目相对,黎朔突然感到一种耳红心跳的无措感。
赵锦辛用食指在他的嘴角勾了一下,又用舌头舔了舔,他笑起来,声音低沉又有磁性:
“黎朔,你的味道,好舒服啊。”
4、
黎朔,慌了。
在他过去的岁月里还未听说过吸血鬼会对自己的主人感兴趣,更何况两个人都是同性。
他更为自己那天的迟疑心动感到一股羞耻,无论怎样,那瞬间爆红的面颊还是让赵锦辛玩笑了一番。
而月圆之夜很快就要来临了,据说这一天是吸血鬼们的力量会变强,赵锦辛在那之前就没有出现过,黎朔颇有些担忧。
他想,去看一看也没有关系吧。于是国王殿下怀着这样微妙的心情来到了专门配给赵锦辛的宫殿里。
侍卫们一大早就看见日理万机的国王陛下远远走来,身姿挺拔又轻松,像是散步一般。
“国王陛下——”
他们齐刷刷行了个礼。
黎朔不知为何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他摆摆手走了进去。这处宫殿不知何时被赵锦辛装饰上了美丽的玫瑰,连瓷砖也焕然一新,充斥着浪漫主义色彩。
黎朔来到赵锦辛的房间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他皱了皱眉毛又敲了敲,半响赵锦辛才从房间里打开了门。
屋子里面用厚厚的窗帘隔绝了阳光,吸血鬼们虽然不怕阳光,但是他们显然更加喜欢黑暗。
赵锦辛赤裸着,他毫不在意地躺回床上,一副困顿的样子。
黎朔打量着,他有些担忧地问他:
“你生病了?”
“没有,只是最近很困,所以休息一下。”
那张脸上充斥着疲乏和劳累,他看着黎朔像是强撑着:
“你有什么事情?”
黎朔走上前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温言道:
“没有,我能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助你吗?”
赵锦辛闻言抬头重复了一遍:
“帮助我?”
黎朔回答道:
“是的。”
他的眼睛忽然变得亮晶晶的,他抓住黎朔的肩膀,把他猛地摁在了自己的身子底下,两个人的位置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赵锦辛摸着黎朔的脸颊,他附着黎朔的耳朵,语调又轻又柔:
“帮助吸血鬼……你可不要后悔啊,黎朔,我和你说过你的味道很舒服吧。”
黎朔顿时感觉身体有些战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赵锦辛露出他的牙齿,咬在了黎朔的肩膀上——那种疼痛更像是一种酥麻。
黎朔喘息了一声,他看见赵锦辛的眸子变得血红,他不自觉地用手指去摸了摸赵锦辛的眼睛。
赵锦辛愣住了:
“国王陛下——”
他的语气轻柔:
“您有没有想过把我送出去?”
“为什么?”
“毕竟吸血鬼是……不详之兆。”
“……”
黎朔无言地沉默起来,半响道:
“既然召唤了您前来,那一定是命运的选择。是福是祸,都交给时间……更何况这些日子,我看您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黎朔的那双眼睛里满是信任和心疼,他轻声道:
“希望您不要妄自菲薄。”
赵锦辛似乎被这些话说的一愣,他又笑起来:
“你这个人真是有趣……听说天神放弃了我们,所以我们终身更擅长与黑暗相伴……黎朔。”
他说着抱住了黎朔,从胸部向上,抱住了黎朔壮实的胸肌,他小声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仿若呓语:
“你这样……我真的会忍不住把你吃掉。”
5、
国王召唤了一名吸血鬼骑士。
这名骑士在皇宫里呆了很久很久,久到大家都记不起来他是吸血鬼了。
黎朔此时正把这名骑士抱在怀里,赵锦辛眼睛一眨一眨的:
“那你这次忙完了我们一起出去玩。”
黎朔的眼角微微上翘,他回答道:
“好。”

.end

@一醉南柯
晏明修退出娱乐圈三年,至今外出仍需佩戴墨镜和鸭舌帽。
周翔对此觉得颇为好笑,二人私下开玩笑,周翔说你这是铁道游击队啊。
惨啊,晏总,敌强我弱,敌明我暗,惹不起躲得起——
这一番颇为关心的骚话听得晏明修直眨眼睛,他一把吻住周翔的嘴低声囔囔:
“你这张嘴再说,我回家就上了你。”
周翔闻言立时收了声。
虽然日子过得还算美满,但是周翔想跑到哪去快活快活,譬如夜行登山、酒厅蹦迪、露宿野营,都是不行的——晏明修盯得紧呢。
要说周翔,这几年被晏明修养得倒是身体好了不少。刚刚重生时浑身瘦得和骨头架子似得,整个皮包骨,脂肪少得让人心惊。
晏明修养着,身体倒是养得白胖了,心也养得宽松了。
五六个朋友约着出去喝酒,周翔这儿一推二推三推,敌不过对方一群人一请二请三请。
饭桌上的男人都是一般流程,左一句“翔哥先喝”右一句“兄弟敬你”,周翔还没来得及三推四阻,稀里糊涂就被灌得神智不清。
这下算是着了道了,旁边陪酒的美女们个个肤白貌美胸大腰细,一看这位情况,恨不得把奶子贴到周翔眼睛上去。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周翔心一沉,简直就要窒息。
正当他左右为难得时候,一群人里面自动让了个道,晏明修带着一批保镖,安安稳稳地劈了一条道出来。
这下子可谓四周都安静了——
“明修?”
周翔半眯着眼睛喊了一声,四周人眼珠子瞪得贼大,只见晏明修轻轻松松抱起周翔,临走时还不忘瞪一眼往周翔身上贴的女人们。
“不对……”
周翔这儿还迷糊着:
“你怎么在这?”
晏明修只是抿着嘴没有回答,抱着周翔进了轿车。
两个人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周翔甩甩脑子试图让自己清醒。
北京深夜堵车,不知何时才能到家。喝了酒周翔倒是胆大心细起来,心情不知为什么顿时变得急躁起来:
“……你又监视我?”
他说着解开了自己衬衫前几颗纽扣,想要松松气。
这个问题到底是问了出来,不管是窃听器还是别的什么,晏明修在某些方面的偏执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一路沉默中两个人进了房间,晏明修他打开了热水准备给周翔洗个澡——他一向不喜欢喝得烂醉的人上床睡觉。
周翔躺在沙发上被晏明修拽了起来,不知怎么心情直转急下,扑扑手挥开晏明修准备脱了衣服洗澡。
——只是脑子还不灵光,站在沙发边上就把衬衫脱了又解开皮带脱了裤子。
晏明修摁着他的手,周翔皱着眉头摇摇摆摆,又想要躺回沙发里去。
晏明修这下只好叹气,他抱着周翔进了浴室,一片水雾,蒙蒙热气。
他轻车熟路地脱了周翔内裤,看着这个赤条条毫无防备的人,对着他耳朵吹了口气——周翔浑身便不争气地软了。
周翔这下抱着晏明修浑身都感觉热了起来,只是心里还是不大舒坦。
晏明修眨眨眼睛,他的声音早已脱去了少年人的清脆,多了些厚重:
“翔哥?”
“……嗯,干什么?”
“你喝醉了。”
“今天灌酒的太多了……”
晏明修不可否置,只是说:
“那下次不许去了——”
“你说的轻巧……”
周翔瞪了他一眼: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装了定位。”
“我的手机上?”
“嗯。”
说完晏明修隔着热水吻他,呛得周翔咳了两声,气到:
“下次不许——”
晏明修听着讨好地用嘴唇描摹着周翔的脸庞力低声商量道:
“那你下次也不能乱跑。”
“……”
“提前和我报备。”
“……”
“不能一声不吭。”
“嗯……”
晏明修的声音突然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样子:
“那你答应了。”
周翔搂着他,无奈道:
“行吧。”
翔哥,看来自己的宝贝儿还是得惯着啊。

.end

1~5
06
白鹭秋醒了,他转头一看,叶烬辉睡得香甜。
白鹭秋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门外晨光微曦,鸟叫雀鸣,仔细一看……还有燕一鸣夹在里面打拳。
白鹭秋:“……”
燕一鸣:“……”
白鹭秋准备把门框框关上,燕一鸣硬挤了进来。他那张俏脸被迫在门缝里求生,愈发像一张挤皱的大饼。
白鹭秋使了些劲夹了他一下,燕一鸣疼哭了:“嗷呜呜,嘤。”
两个人出门在摊子上买了早饭,鸡蛋煎饼、牛肉包子,用温火细细温过的红豆粥,味道虽然不错,但是关键在于——
燕一鸣问道:“你真的要走?”
白鹭秋道:“不然怎么办,难道我要回家?”
燕一鸣道:“烬辉老弟对你不错……你何必……”
白鹭秋翻了个白眼:“他当然对我不错。”
一天到晚就你有嘴叭叭叭的。
燕一鸣:“……”
燕一鸣:“嘤。”
这镇子里面有山,山里面有树,树多的地方野禽泛滥,数不清的河流弯弯曲曲——白鹭秋想出去打猎。
燕一鸣嘴里擒着个包子,欲言又止:“这时节,你想去打猎……”
这时节打猎猛禽怕是遍地泛滥,夏季多雨,暴雨倾盆更是有树倒滑坡的危险。
白鹭秋道:“停,你给我盼点好的。”
燕一鸣眼睛提溜一转:“不过,你若是去,可能会遇到偃舟。”
柳偃舟便是和燕一鸣整日蜜里调油的相好,可二人昨日还在卿卿我我花前月下……
白鹭秋脑子里莫名出现了各种狗血桥段,啊……难道他们俩崩了,前几天我来的时候都是假象,柳偃舟忍受不住才跑到深山里面……
燕一鸣差点被包子噎住:“你给我收声。”

07
白鹭秋带着一身装备进山了。
他走极得,前脚燕一鸣刚把叶烬辉摇醒,后一脚白鹭秋就溜得没影。
二人面面相觑,叶烬辉下意识拍了拍燕一鸣的脸,又顺道掐了一下。
燕一鸣:“……………………”
燕一鸣道:“这是真的,快给我起来。”
叶烬辉的心里顿时哇凉哇凉的。
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体力活的叶少爷委屈无助又想哭还困。
他利利落落地穿好了一身衣服,也准备进山去了。
燕一鸣道:“……慢着。”
燕一鸣问他:“这山这么大,你这么找他?”
叶烬辉心里也没谱,山这么庞大,路这么崎岖,万一白鹭秋遇到野兽怎么办?不不不,万一遇到暴雨滑坡降雪大雾,万一踩到陷阱怎么办?
他是一心陷入忧愁里面,脑子里各种情节百八十回的轮番播放。
燕一鸣却是拿了一份地图,这份地图早上他也是如此交给白鹭秋的。
这时候就要出来说明一下,燕一鸣的情儿柳偃舟其实是个赶山人,他每过一段时间便要进山代替别的赶山人探查山路是否受损,植被是否被破坏,动物是否被偷猎,最最害怕的是有人被困在山里……徒留一具腐烂的尸身。
燕一鸣在地图里面标了媳妇住的小屋,白鹭秋便是要住在这去狩猎。
叶烬辉背着一个轻便的竹篓,里面塞了些干粮,又塞了些小吃,还有一些驱虫疗伤的药物。
这是燕一鸣对着媳妇的那一点小小的私心。
所幸叶少爷天生神力,这些东西他背起来十分轻松。
他甚是感动道:“燕兄……麻烦了。”
燕一鸣道:“不麻烦不麻烦,我和阿白穿一条裤子长大,你叫我一声兄长便可。”
被占了便宜的叶某人千恩万谢,背着竹篓,上山了。
08
天水合一,云影绰绰。
白鹭秋入林已久,他……饿了。
出门只带了常用的狩猎工具,本以为很快就能找到猎物,可这深山老林寂静的出奇。
“怪了……”
白鹭秋把地图又翻看了一番,这里离小屋还有颇远的距离。在去屋子的路上有湖颇大——那便有鱼了。
白鹭秋理了理工具,决定先去捕鱼。
湖岸风光甚好水清鱼肥。一片和谐中,白鹭秋接连插上五六条鲜活的大鱼。
一坨毛茸茸在树林边探头探脑,白鹭秋每插一条鱼上来,它就会“叽”叫一声。
白鹭秋:“……”
白鹭秋:“你是鸡吗?”
小东西顿时不敢吭声了。
白鹭秋扔了条鱼过去,小东西一点一点地接近了这顿午饭,它被白得来的午餐冲昏了头脑,所以白鹭秋轻易地提着它的后颈把它拽了起来。
是林子里常见的黄毛狐狸,额头有块黑斑,皮毛倒是鲜亮。
“吃了别人的鱼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白鹭秋说笑着从小狐狸嘴里拔下了那块鱼肉。
小狐狸:“……”
两脚兽,果然很险恶!
作为一只未成年的狐狸,刚刚踏入这片土地独自觅食,现在只能对着鱼肉流下伤心的泪水。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小狐狸悲伤道:“叽叽叽叽叽。”
白鹭秋道:“……你是不是还会咕咕哒。”
小狐狸决定闭嘴了。
白鹭秋摸着毛,突然觉得收一只宠物也不错,他扔了几块鱼肉给这只狐狸。
“吃吧。”
他笑道:“吃完上路。”

09
白鹭秋拎着小狐狸上肩了,他走得飞快,小狐狸跟不上他 。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小狐狸如是说道。
山里的木屋倒是建得挺大,白鹭秋敲了敲门,门开了——露出了叶烬辉的脸。
????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气氛诡异。
叶烬辉突然脸红道:“吃饭了吗?”
白鹭秋面无表情道:“吃过了。”
叶烬辉继续脸红道:“我带了甜食。”
白鹭秋平静道:“我不吃甜的。”
叶烬辉道:“……”
叶烬辉丧气道:“那你先进来吧,柳兄还在等着你呢。”
柳偃舟煮了些面条,配上些山间野菜和腌菜,还有白鹭秋带过来的鱼,这足够三个男人吃一顿了的。
白鹭秋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一下柳偃舟,长得算是白净,身高中等,不像是喜欢说话的样子。
小狐狸在桌子底下蹭白鹭秋的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惹得白鹭秋心烦,他不轻不重地踢了小狐狸一脚。
小狐狸也不敢做声了。
正吃着,白鹭秋突然看着叶烬辉道:“燕一鸣?”
叶烬辉噎住了,但他强做镇定地想把脸埋在碗里面。
白鹭秋气得想伸脚踢他:“他叫你带了什么来上山?”
叶烬辉道:“不多……”
不多,但是大概有一筐吧。
白鹭秋道:“……”
白鹭秋道:“他还叫你带了什么?”
叶烬辉道:“给你写了信。”
白鹭秋道:“???”
白鹭秋把信展开了,上面有一个硕大的【好】字,显得遒劲有力。
白鹭秋自作镇定地把纸收了起来。
好?好你个头。

10
“山里野兽不会到这儿来。”
柳偃舟抱着小狐狸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要打猎,时间不行,还有,别乱跑。”
他说话很是简短:“上山不帮忙,公子哥儿和闲人早点儿下山去。”
叶烬辉默默拽了拽白鹭秋的袖子,白鹭秋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他。
被柳偃舟撸舒服了的小狐狸跳下来,打了个滚到白鹭秋脚边,被白鹭秋踢了一脚。
山中生活平淡无常,柳偃舟一般早晨起来劈柴做饭、中午带着干粮沿着路线查看山里是否有异常,晚上回来再准备一下,洗洗睡觉。
燕一鸣让叶烬辉给他带的酥糖和糕点他都放着舍不得吃,只有包好的烤鸡准备配着干粮,中午一起吃了。
叶烬辉跟着柳偃舟巡山,林中风景颇美,植被优雅姿态各异。
叶烬辉问他:“你一般在山里呆多长时间?”
柳偃舟答道:“两个月吧。”
叶烬辉感慨道:“那一鸣哥一定很想你吧。”
柳偃舟奇道:“他什么时候成你哥了?”
叶烬辉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刚认的。”
柳偃舟:“……”
柳偃舟眯着眼睛,默默走快了。
中午太阳太大,他们在树下乘凉。
“你们闹了什么矛盾?”
柳偃舟嘴里擒了根草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他。
叶烬辉怪不好意思的,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和白鹭秋闹了什么矛盾。
他只好道:“不知道……”
柳偃舟道:“?”
叶烬辉突然间有些严肃:“但是他想走的话,我去追他就好了,总有一天他会回家的。”
柳偃舟突然莫名被感动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玫瑰酥,还剩几个给了叶烬辉。
“吃吧。”
他的语气温柔:“吃完我们继续再走。”

.tbc

@暖暖

————
————
【著名男星兰溪戎近日回国……】
主持人声音甜美地报道着,电视上兰溪戎被保镖们包围着破开重重粉丝。他戴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墨镜,一身牛仔装扮很是随性潇洒。
晏明修敲着笔记本电脑,心情愈发沉重起来,他像是自虐,电视声音一字不漏地传入他的耳中。
不过比起电视,更久之前,晏明修已经知道兰溪戎要准备回来了。
周翔的手机铃声像是注入了某种未知的魔力,当晏明修从他的口中听到兰溪戎的名字时,担忧和嫉妒像是火山口欲要喷发的岩浆那样沸腾了起来。
『明修。』
周翔的声音温柔,微信留言被晏明修反复播放。
『今天晚上我晚点回去,有朋友请我参加聚会……』
晏明修听着神经质地敲打着电脑键盘,狠狠按了几下,才觉得那种狂躁的感觉稍稍降了下去。
私家侦探发来的消息和照片显然是安全的,一群人坐在某个隐蔽的餐馆里面就餐,周翔微笑着坐在沙发上和大家谈论着什么。
晏明修站起来喝了杯水,日光温和又强力地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在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晏明修有时会觉得自己像是阳光永远照不到的那一点儿阴影,他被黑暗缠绕侵蚀,只等着某个时刻来临。
他想着按住了自己发颤的心房,深深地呼出了几口稀薄的热气。
他曾向上帝许愿,愿自己找回痛失的爱人,恶魔像是与他做了个交易,使他的心从此日日夜夜悬于高空,唯恐坠落于尘埃之中,痛不欲生。
天色愈加阴暗,晏明修没有打开客厅的灯,有时候黑暗反而使人更加安心。
『——』
他听到周翔打开了走廊的大门,走了进来,又打开了客厅的灯——
“明修?”
周翔问着:
“你坐在这干什么?”
周翔说着把围巾解开,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屋外风尘和冷气让他的面部和双手被激起一股淡淡的粉红。
晏明修迎上去将他护在怀里,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周翔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怎么了?”
周翔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声问道:
“你吃饭了没有?”
“没有……”
“那我们出去吃吧。”
晏明修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自己的姿势,低声道:
“我不想出去。”
周翔眨眨眼睛,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
“那我们点外卖好了,外面冷死了,还是屋里暖和。”
“你今天的聚会怎么样?”
半响晏明修问他:
“……好玩吗?”
“还行,都是些熟人,不过比不上在家陪你。”
他说着在晏明修头上亲了一下,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满含笑意:
“所以我提前回来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