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咸鱼[躺]

自行车,走评论
非常短♂小
就是你们有没有……就是那个……评论qwq

折春(ABO 民国pore)

谁能告诉我建御雷神x黄云的cp名是什么……建黄吗[等等]qwq
——————————
————————————

台上的戏子甩了个漂亮的水袖,戏曲婉转娓娓动听。
听众们提神灌气的盯着这位名角儿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只见他轻巧的做了个四两拨千斤,兰花指微挽,一时间戏里戏外真假难辨。
“好——!”
“今儿这黄老板扮相美啊!”
“哈!”
夜斗且听着这台下人窃窃私语,不由得往茶里吹了口气。
一些个好事的看客倒也是有些个心眼,凑到夜斗跟上打听。
“夜老板这哪来的角儿,能不能引荐引荐?”
“这位你可找惹不起,唱戏只是兴趣后面的头儿可大了啊。”
“哟,想不到竟然是位有主的?”
“唉,有些话不便多说,来我这楼里看戏就好。”
“……”
过了半响黄云从台后走了出来,只见他已经卸妆,身着素衣白裳,一双桃花眼清秀煞是好看。
一、
人人都知道京城里来了带兵的将军,军队阵仗轰轰烈烈排场十足。
夜斗轻拉了帘子坐回椅子上,又品了口碧螺春,叹气道:
“他倒是来的快。”
黄云不可否置的扬了扬眉头,是谁两人倒是心照不宣 。
黄云喝了口茶:“他不会这么快找到我的。”
“还不会?这爷要是找到我这儿我可保不了你。”
黄云语塞。
罢了,夜斗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封撕开,细细的看着。
“是什么?”
“富贵人家的大少爷要来学些个茶艺,不过也就是些皮毛。”
夜斗把信封折好有些无奈的说
“看来这个月麻烦事又要多了一件啊。”

好了我知道我很短小。・゚・(ノД`)ヽ(゚Д゚ )

猫说

铃铛轻响,鲜血飘散,娇艳的花朵温柔绽放,温润的少年沉入湖底。
月光于风声的浅吟低唱中隐瞒最后一丝秘密,有谁悄悄死在了月光下的温柔乡。
1、
他迷茫的睁开眼睛,眼前是黑白相间的狸花猫。
猫说:“早上好。”
他沉默数秒:“你好。”
2、
“你已经死掉啦”,猫趴在草地上慵懒的摆尾。
少年看到蜻蜓在湖面上摇摆纷飞传播着爱的呓语,从湖边向下看,感觉湖面只是碧水晴天的明晃晃。
正午的太阳艳阳高照,他感到自己是半透明、轻飘飘的浮在空中。
少年问猫:“你叫什么?”
猫说:“我没有名字,不过你现在也没有。”
——带着执念死去的鬼魂都不会记得自己的名字,他们只会变成天地间的一粒红尘,迷惘的存留在个世界上。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啦,我会带你结束这一切的喵~”猫说着伸了个懒腰。
——直到正午。
他跟着猫跳来跳去,变成灵魂的自己轻盈的好像一阵风一样。
市区里面喧闹而拥挤,他听见植物们窃窃私语,动物们高谈论阔,数不清的游灵们飘来飘去。
死后的世界荒诞不堪,人类、游灵、恶鬼、动物、植物掺杂在一起。
“喂,跟紧我啦”
“啊,好。”
3、
紫发少年在灯光下忙碌,他的手指敲着电脑飞舞,夏末的空气热烈的好像一管油绿的芥末那样
桌子上放着他和某人的合影——前任的合影,但是他依旧没有把这张照片扔掉。
『叮咚——』,谁的QQ提醒。
『还没睡觉啊,夜斗老师~』
『熬夜使我兴奋.jpg』
『哦哟~我最近听说了一些关于雪音君的事情哦』
『喔~又交女朋友了?』
『不是哦……雪音君失踪了……』
——失踪
夜斗眨了眨眼睛,桌面上是这几个字无疑。
不可能……怎么可能…
『是传闻吧……』
『是……不过也不一定啦』
『……』
『啊,不过你们已经分手啦~这种消息无所谓的吧……』
是啊,已经一年了——分手。
夜斗把电脑关上喝了口水,他感到夜晚变得寂寞而且安静,所有的空气都好像变得炎热又灼烈,让他无法呼吸。
——失踪。
——雪音失踪了。
这些东西摇摇晃晃,反反复复在他的脑子里面激烈的进行着搏斗冲击。
不可能的吧……
怎么可能……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强迫自己瘫在床上,而这种事情则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塌糊涂,以至于睡不着觉了。
4、
夜斗做噩梦了,他梦见那个橙黄色头发的少年向他招手。
夜斗大喊:“喂——”
突然空间开始扭曲纷乱,所有的情景支离破碎,他一脚踏空从地上跌入虚无的黑暗里。
橙发少年在空间里下沉破碎,身体变得好像羽毛或者尘土那样飘飘然,光线穿过他的身体透出微亮。
夜斗惊讶的说不出话“你——”
就好像一幕黑色的幽默荒诞戏剧,空间瞬间变成了吞噬人的黑暗巨兽。
夜斗惊悸的大喊“喂——雪音!”
于是猛的被惊醒了。
“哈——呼——”
用手摸了摸自己空虚的胃沉默了好一会儿,闹钟响了起来。
『滴滴滴——』
上面显示着:
『6:30am』
5、
猫熟门熟路的爬进了水泥筑成的钢筋大厦,少年生前的住处倒是意外的干净。
它跳进卧室扒开抽屉,梯子里面有资料、照片、安眠药和一些数不清的小东西。
“过来看看,这是你的照片喵~”
“嗯,这是谁啊……”
“爱人。”
“?我的?”
“对的喵”
“……男的?”
猫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少年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他开始打量自己生前的住所——这个住处虽然不大住一个人却绰绰有余,房间里面干净整洁看起来自己生前应该挺爱干净,房子里面种的有几颗盆栽,还很是翠绿。
感觉自己过得还是蛮不错的怎么会自杀呢,少年默默吐槽自己。
他看见猫从客厅的桌子底下熟练的拉出猫粮。
“我说你该不会是我养的猫吧……”
“……我才不是你养的呢喵~”
————————
写到一半没感觉了,我tm对我自己就是一刀……
说不定周末就写完了T^T
不过也没啥人看我就先放在这了……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ノ◕ω◕)ノ
还有你们想要刀子还是想要糖,虽然说我预定的是刀子……(消音)
准备补一补狗血文,我怎么这么喜欢说废话啊(T▽T)(……)

车上杂想

ooc,小甜饼,流水账
这个星期最后一更~晚安~

天气很暖和,像阳光照进了加了冰的蜜糖罐,透着一股凉丝丝的甜味。
雪音把手放在书上,闭着眼睛冥想。而夜斗已经睡着了,斜斜的靠在雪音的肩膀上。
事实上车上真的很嘈杂——这是雪音睁开眼睛的第一印象。
到处都是人声沸鼎,人来人往。
抱着哭哭啼啼的孩子的妇人,在车上凑在一起打牌的学生,聊起家长里短的夫妻……
这辆车就是一辆背负感情的载体,不急不缓的驶向远方。
肩上紫发青年头发的触感异常柔软,让人想起春天缱绻温柔的微风,润物无声的细雨,或者是加大号的棉花糖。
雪音想起他们第一次约会,是在星影斑驳的夜晚。
六月的晚风温柔的像一首无名诗,它人无端想起带着甜味的薄荷冰糖 。
“是,是的……”黄发的少年磕磕巴巴想要说出一句简单的话,但是他的肩上好像有雷霆万钧,沉沉的压住脊梁,直到他的心尖上。
微风、星星、云层、小鸟,所有的东西都似乎刚刚好。
于是少年鼓起勇气,又说了一遍:
——我,我爱……
——我爱你。
这句话是一句带着魔法的咒语,它让星光滞留,时光骤缓。
稀碎树影透露着微光投射在紫发青年的脸上,忽明忽暗。
用手指轻柔的触摸着少年的脸庞,这无端的让他想起柠檬或者苹果,那是少年最纯美的心意,闪闪发光。
他想起春天的飞鸟,夏天的露珠,秋天的树叶,冬天的积雪。
他想起少年玩闹时调皮的微笑,学习时紧锁的眉头。
所有的记忆都好像芬芳馥郁的花朵,散发着甘甜柔软的清香。
少年说出的这句咒语——我爱你,就好像一枚滚烫的烙印,紧紧的刻在了青年的胸口上。
所有压抑的情感都好像冲击着大坝的洪水猛兽,喧嚣沸腾,齐声呐喊。
他们纵情接吻,被悄悄地埋没进深夜朦胧的月光。
黄发少年看着靠在他肩上的紫发青年一脸沉思,火车广播发出了声响
——各位旅客前方已到站
于是在夜斗额头上偷亲了一口,轻轻的把他摇醒。
“起来了……”
“嗯哼——到站了?”
“嗯”
最后他们手拉着手,下了车,走向了远方。

遗失之地


这是夜斗搬到这所贵族中学第七天,他发现了一些比较奇特的事情。
比如二年五班雪音,似乎是个优秀的甚至有些孤僻的孩子。
“你说雪音?”日和从繁忙的备课中抽出眼睛“嗯……好像家庭情况有些特殊……”
1、
每当夜幕降临,雪音就觉得他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被荆棘藤包围的荆棘地里。
当他独自呆在房间,数不清的藤条会从黑暗处伸出他们带刺的枝桠,从梦中将他围绕勒索,直至窒息。
灰色的黎明将至,他睁开了眼睛。
“是的,老爷夫人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仆人尽职的转述着“他们希望少爷能够多出去走走。”
于是雪音拿着他的薄外套走到附近的公园里,而今天的天气也实在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哟,这不是班里的帅哥嘛”夜斗此时正坐在石椅上喂鸽子。
雪音不甚在意“夜斗老师……”
“啊啊,老师什么的太生疏啦”把鸽粮撒在地上,那些鸽子哗啦啦散开“叫夜斗哥就行。”
所以雪音今天的行程从散步,变成了和夜斗一起散步。
他从没想过这所城市原来除了公园,游戏厅和餐厅,居然还保留着一片繁茂葱郁的山地。
“想不到这里还有樱花……”雪音有些疑惑的抚摸着樱花树 ,微风吹过粉色的樱花瓣散落一地
“山上气温低一些啦”夜斗显然对山上的情况了如指掌“小时候只要不开心我就会来这里看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大半城市,好像天地辽阔,广袤无垠
——那时候我就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
夜斗和雪音一直在山上呆着,他们从清晨呆到黄昏,直到地平线上的光线消散,直至消弭。
当他们各自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雪音进门前还把外套抖了抖,因为上面沾满了爬山散落的碎泥。
家里的管事显然有几分惊讶,雪音平静的上楼,最后问了一句
“父亲回来了吗?”
“老爷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我知道了”
早就知道是这样,或许说没有一点失望。
把柜子里的相册拿出了,往里面填充了一片树叶,这是夜斗从樱花树上摘下来送给他的,他还说
“你看,这就是春天。”
2、
夜斗作为一名空降这所学校的新老师,他上任之后就得到了学校的重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临时班主任”一边在黑板上写上名字,一边解释道“威娜老师家里有事,所以这几个月由我带你们……”
雪音拿眼睛斜睨他,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班长铃巴是一个讨喜可亲的孩子,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素养,第一时间就和夜斗报告了班里面的情况。
夜斗偷偷问他“雪音在班里面的人际关系怎么样?”
这显然让铃巴有些为难“雪音君好像有些独特,不太喜欢和人一起玩……不过如果别人问他问题他也会认真回答……”
嗯,特立独行。
默默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夜斗笑着说“我知道啦,谢谢你。”
总之夜斗很快在班级里面混开了,他的性格更是让他显得如鱼得水。
雪音回家的时候总能看见夜斗骑着自行车悠悠呼呼的到处晃,似乎因为他们是同路。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两个人反倒热络了起来。
“嗯哼,小哥又一个人回家?”夜斗骑着自行车在雪音身后晃晃悠悠。
“那管你什么事啊……”
“啊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
“……为什么”
“这就是amazing啊!”
“……”
3、
雪音感觉生活好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好像是干涸沙漠里遇到湖泊的鱼。
或许是因为夜斗在课外与他讲话,使他感到了一丝慰藉。
总之他整个人都好像变得开朗了起来,事实上雪音本身长得就比较阳光,现在笑起来更是英俊。
而且成绩也直线上升,稳坐两把班级第一名。
倾慕者也是有一些的,还有一个长得很Q软的女孩子跑到讲台上宣布“雪音我喜欢你!”
这种示爱方式好像一声惊雷,让情窦初开的少年脑子里“轰——”的一声。
班级里面好像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起哄“答应她,答应她!”
总之雪音手足无措,很想趴在桌子上装死。
恰逢夜斗从班级旁边经过,他听到班级里面一阵震天响的欢呼觉得万分有趣,于是觉得加入进来。
夜斗:“答应她,答应她!”
全班同学:“……”
雪音:“……………………”
雪音:“啊啊啊,你起什么哄啊!”
夜斗:“不行吗……”
当然不行啊,笨蛋!
于是雪音嚎了一声,把头藏在了臂弯里。
生活好像变得五彩斑斓了起来,雪音甚至觉得独自在家也不会感到孤独黑暗了。
回家的时候窗外灰蓬蓬的下了一窗户雨,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发出哀鸣。
夜斗和他一样没带伞,两个人坐在教学楼下面相顾无言。
“啊”夜斗宽慰似得说“或许马上雨就变小了……”
于是很微妙的……
雨变得更大了……
雪音:“……”
最后夜斗把外套脱了下来,两个人在雨里狂奔。
4、
不过有时快乐或许也会伴随着流言蜚语,不知道从哪里流出了雪音害死他姐姐的消息。
这种消息不易于当头一击。
雪音把头埋在桌子上,好像那些枯黑的藤条又从黑暗里勾住他,锁住他的呼吸。
——是的,是我害死了她。
这是夜晚雪音站在教学楼顶的第一个想法。
——为什么我这么快乐?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黑夜好像变成了会吞噬他的巨兽,他们齐声哀嚎,他们锣鼓齐鸣。
他们又好像迷惑船夫的罗勒德
——跳下去吧,跳下去吧,死掉就不用承担这种罪名了。
于是在天台上给夜斗打了一个电话,心里似乎一片轻松。
“夜斗老师……”
“哈哈,雪音啊,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老师谢谢教导,这几个星期我过得很开心……”
“雪音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在教学楼楼顶”雪音软软的说“这里夜色真美”
夜斗蓦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想起日和与他说过的话——
雪音原来好像有一个姐姐,似乎因为车祸死掉了……之后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休学一年才回来上课……
“这不是你的错!”夜斗开始在校园里狂奔,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因为自己晚回家而感到庆幸。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雪音重复这句话,他的意识好像不太清醒。
夜晚的凉风好像带着刺骨的寒冷——
“如果我不闹着提前出门姐姐也不会遇到车祸,为什么我没有死掉?”
……为什么死掉的不是我?
这种难过的、悲伤的情绪从雪音的心里澎湃的涌了出来,少年感到自己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这种悲痛感真的撕心裂肺。
“谢谢你老师……”
最后雪音把手机关掉,当他站在楼顶边缘,真的感受到一种解脱般的轻松。
于是少年坠楼而下,像一只折了翼的飞鸟,他的耳边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5、
事实上,夜斗的体育从来都是全校第一。此时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快一点,更快一点。
少年的声音里不光是绝望,还带着和他求助的意味,那声音说:
请救救我。
他突然觉得楼梯就是救生通道,所有的路都弯弯曲曲的指向楼顶。
终于跑到了四楼,看见雪音就要跳下来了。
——不管了
于是从窗边一跃而下,接住了少年。
谢天谢地……
他们从树丛中穿过,直直的坠落在地上。
雪音睁开眼睛看他,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光明。
夜斗呲牙咧嘴的笑了笑“好像腿伤着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雪音抱着夜斗失声痛哭“对不起……”
“没关系”夜斗反抱着雪音,安慰似得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6、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夜斗老师休整一周,打着石膏腿出现在校园里。
雪音被他任命为课代表,主要职责是帮他改作业
“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啊……”
“是惩罚啦”
夜斗拍拍他的头轻轻的说“下次可还要告诉我啊”
你知道的。
我一定会去找你。

——————————
这个文不知道为什么粘贴上来的时候被我删掉了,然后又重新打了一遍(*꒦ິ⌓꒦ີ)……真特么,开学使人石乐志。
然后换了一个名字,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啦,简介其实也换了(根本没人看好吗)
开学以后大概周更……
好,谢谢看我文还点赞的你们~
就这样我去吃饭啦www
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