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

我家的猫,捡到了小精灵。
(゚⊿゚)ツ

复健一下好久没写了,意识流www
不知道大家看了会感觉怎么样(什么)

————
————
他睡了过去,梦里是花是雾是雨,是迷蒙而不清晰的东西。
水面平稳而幽静,宛如一面镜子映出含糊不清的人影。
雪音向前走着,黑暗像是孤独的巨兽要将他吞噬。人影幢幢看不清面庞,窃窃私语把他沉浸在无妄的海洋里。
【是他。】
【雪音——】
【雪音——】
【雪音——】
那些人影穿着校服,像是同龄的怪物,大肆地讨论他,打量他,然后放逐他。
他坐在地上蜷缩着,一片茫茫白雪纷纷落落地飘下来覆盖着地面。
【真是奇怪啊。】
他想。
这片黑暗的地方怎么会下雪呢?
他像是流浪者,迷失在这片这片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一片光也没有,神也不会来拯救他,孤独如影随形将把他吞噬。
朋友这种东西——我真的有朋友吗?他想着,用手接下一片雪花,样式精美、棱角分明。
【雪音!】
这个声音——
雪音抬起头,他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
“夜斗……!”
他摸了摸眼睛,眼角已是湿润的泛泪。
真是奇怪啊,这个时候迫切地希望那个人陪着自己——
“夜斗……夜斗!”
他站起来,想要追逐声音的来源。
那些漆黑的怪物伺机而动,不停地发出咕咕咕的怪声。
【来吧——】
他听到它们凄厉地嘶吼着,化成一团怪物,像是无根的藤蔓攀附着他,要将他吞噬。
雪音挣扎着,想要挣脱这种束缚。
那道声音愈来愈强,一片光亮像是清晨突破云雾的希望,雪音迷迷蒙蒙地看见夜斗的那张脸亘在眼前。
“嗯?”
雪音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他咳了两声,声音干哑地不成样子。
夜斗倒了一杯温水给他道:
“你睡觉还哭呢,吓死我了——”
“嗯……水还有吗?”
“有啊。”
夜斗笑着又倒了一杯,看着雪音脸红的不像样子像是发烧,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是调笑:
“你梦到什么了啊?”
他做出一副八婆的样子:
“还哭……”
雪音瞬间红了耳朵,满脸绯红道:
“你管我!”
“哎?!”
夜斗君,小孩子的心思真是一如既往的难猜啊。

.end

一、

这座城市的冬天尤其寒冷,北风猛烈的像一个最大档的吹风机那样,呼啸的带着几片零零散散的雪花飘落下来。
突然“轰——”的一声。
某个地方发出一声轰烈的巨响,好像有什么怪物贯穿了水泥石板,又很快的平静下来,灰尘弥散。
雪音楞楞的停下脚步,日和也停了下来。
“是……学校吗?”
“是呢,听说要换校区,要变成别的建筑啦。”
*
夜斗高二转校,正是所有人与命运争分夺秒的时候。
雪音埋头在一堆作业里,无暇顾及班级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注意这一点细微的变化。
他从作业堆里抬头看见夜斗,看见他那双天空似的湛蓝猫眼。
“啊——”
夜斗打了个哈欠,用手撑住脸笑笑的说:
“我叫夜斗,你这家伙给我记住啊。”
说了这堆不知所云的话后却转了身体,趴在桌子上。
“你这家伙,谁要知道你叫什么啊??”
雪音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似的气鼓鼓的,却还是把作业整理好了,看那人紫色的后脑勺。
彼时夏风吹拂,带着点秋风的凉意,瑟瑟的带下几片落叶。
夜斗的出现像一片落叶,和班里的无数片落叶一样,很快便被埋在班级里。
不过,若观察的话也会发现夜斗是个很具有领导能力的人。
打成一片的能力从不缺乏,说起话来叽里呱啦,男女老少通吃。
除去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一点点不愉快,雪音心想这个人还挺不错。
午后的阳光应着树影斑斓的透出一丝色彩,像果冻一样透出靓丽的颜色 。
日和穿着校服站在班门口和夜斗说话,脸上的笑意浅浅的显出那一对若有若无的酒窝。
不对。
不对哦。
雪音狠狠的咬了一口巧克力,是甜的,心里却像盐一样苦涩。
夜斗这个人果然……
还是……很讨厌啊。
*
把东西收拾好,放学的钟声【叮当——】的,仿佛很珍重。
一杯酸奶甜的让人柔和,路上的人们却嬉笑的让人感到难过。
微风和白云映衬,简单的线条一点点勾勒街道上的景色。
巧克力也好,珍珠奶茶也好。面包店里面散发出一丝丝温软的香气,柔化在空气中让人感到温暖。
日和和闺蜜们说说笑笑的走在街头,就这样消失在拐角。
雪音一直站着,把喝完的酸奶丢进垃圾桶里。
或许这就是那一点点暗恋的感觉吧,雪音想。
不难过却很苦涩,甚至有些迁怒别人。
那个蓝眼紫发的模样在心底勾勒出来,莫名有些愧疚,不过还没做出什么事来,我也没错。
对,雪音恶狠狠的想。
我也没错。
不过第二天还是买了酸奶。
夜斗惊奇的说:
“送给我的?”
“嗯?啊,对……”
那人立马精神十足的,炫耀似的和前桌说道:
“看见了吗,雪音送给我的!”
“……你干什么啊!”
雪音把头埋在桌子里,羞耻的想。
不要太过分啊……你这个人!
一杯酸奶有什么好炫耀的?
下课的时候却收到纸条,上面画着一个丑丑的大头。
【好喝ww】
雪音想了想,把纸叠好。果然,字也丑死了。
*
就和无数情况一样,他们成了一对
朋友。
虽然夜斗汗手、不靠谱、神经粗,但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好。
有多好呢?
雪音用两根手指裂开一条缝隙,那么一点点,却透出温暖的阳光来。
就这一点,便非常非常好。
抬头看那人认真吃面包的样子,嘴角沾着面包粒,有点好笑。
“喂,沾到了。”
“?哪?”
“这里啦。”
雪音用手指了指。
夜斗用手抹了下来,看了一会,突然l发现了什么似的。
“雪音啊……”
“啊?”
“……这个面包粒好大啊。”
……
雪音把头埋下去,身体抖了抖,却想,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
那个夏天就和糖稀子似的,微微带点甜味,却不腻烦。
夜斗也偷偷问过雪音,你喜欢日和啊?
雪音却很坦然,对啊,我喜欢她。
……虽然她不喜欢我。
不过却并不丢脸。
“哦……”
夜斗神秘莫测的看他一眼,同道中人似的拍了拍他的肩:
“这就是成长道路上的阻难啊!”
“???”
什么阻难啊??
雪音有点黑线的想,真够脱线啊你这家伙。

tbc.

两更完结。谢谢观看w

[世界上真的有神明么?]
[有的]
[真的?]
[嗯。]
*
女孩们捧着奶茶,冬日暖阳在这一方土地里总是显得弥足珍贵。
紫发男人用他那一贯吊儿郎当的作风笑着说:
“这位可爱的小姐,你压着我了。”
“哎?有人在说话么?”
“呃,这位——小姐?”
于是她们睁大眼睛,男人赫然显现。
“哇啊啊!对、对不起!”
“没关系。”
男人善解人意的笑了笑,随后不知怎么的,便没了踪影。
*
神明夜斗,斩杀灾祸,遂被敬为福神。
这片土地受其拥护,无数灾祸被斩杀消弭。
黑夜里风声消散,男人半睁着眼睛。
“亡灵迷途,化为妖魔。”
他朗声说着,睁开眼睛。顷刻间巨大的妖怪便被咻呼斩为两半。
鬼怪丑陋,声音嘶哑嘈杂。巨大的嘶吼声盖过天际,犹如彭彭漏风的烟囱。
“真美味啊——”
“咕,好香。”
“好香。”
无数妖怪在此处现身,黑夜便是他们的狂欢场,数万亡灵聚集于此处高声呐喊。
犹如人间炼狱。
*
“夜斗大人、夜斗大人?”
“啊?”
“您又在发呆了。”
“抱歉。”
金发女孩用一副故作沉稳的口气道:
“如果累了,还是去休息比较好哦?”
“哈,我会的。”
夜斗把头埋进臂膀里,此处是他的寺院,整日也有数千人前来祈福。
可惜他的祝器在某一天,消失不见了。
“雪音……”
“雪音啊……”
夜斗睁开眼睛,院落里阳光灼灼,落在一片葱郁的树林间煞是好看。
不知名的鸟儿高声叫嚣,忽地凭空刮起狂风来,只见昆沙门天倚身坐在狮子上缓缓落地。
“夜斗神。”
她的样子看起来有几许兴奋:
“你要的消息,我找到了。”
*
是一处废弃的钢厂,废铁和灰尘挤压在一起,铁锈味大的让人窒息。
此时正是午夜时分,星月隐匿,妖魔在此出没
——正是时化的好时机。
夜斗自楼顶上向下探寻,可惜人气了无,雪音……似乎也不在这里。
于是皱了皱眉头,继续向前走着。
“咕,好香。”
“是神明呢。”
“咕,好饿”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那些东西高声嚎叫着结成一团,神明对于他们来说便是一顿美味的夜宵。
“啧……雪音。”
夜斗皱眉低声念出这两个字,数不清的黑影忽地向他袭来,像一个巨大的液压机。
夜斗不慌不忙,几乎就在一瞬间便躲过了这一攻击。他反手一刃,剑刃轻触妖怪身体,妖怪应声轰然倒地,立时便灰飞烟灭了。
漆森幽暗的黑夜里无数亡灵飞舞,它们被消灭,复又聚集。
夜斗神的动作极快地把他们劈裂撕碎,亡灵们便于他的剑下消逝。
终是黎明来到,阳光温暖却又轻飘。夜斗疲倦的眯着眼睛,他站了一会颓然的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
*
雪音站在城市的高楼上,无数建筑矗立迎接着这片土地上的第一抹金色光辉。
他蹲了下来,看见夜斗神安然的躺在角落里
——谢天谢地,他想。
春季虽然已经来临,但清晨依旧十分寒冷。雪音愣了一会,终于跳了下去轻触了一下夜斗神的眉头。
这个人……是他的光啊。
他静默一下站起身来便决定离开。
“为什么走?”
夜斗神忽地睁开眼睛拉住了他。
雪音只觉得喉头干涩,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
雪音染恙了。
那些眼睛狰狞地从他的后背上裸露出来,并发出[咕咕]的声音。
夜斗神低声询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
雪音只有苦笑:
“从某一天,很早就开始了。”
他的声音很轻,仅仅是陈述某一事实。
“夜斗啊,我……”
神器的神情变得有些痛苦,他说:
“这些恙,是消不掉的。”
消不掉的。
有一天,神器对性别相同的神明产生别样情绪。
一种独占欲,或者是[爱]的话。
不不不,这根本不是爱,仅仅是一种狭义、阴暗的想法罢了。
于是雪音站了起来,他说:
“我要走了,夜斗。”
*
夜斗只觉得自己心中茫然无助,一种怪异愤怒的心情于他心肺中腾升。
他并不想让雪音走,再说雪音又能走去哪呢?
于是猛地站了起来,挡住了雪音。
“雪音——”
夜斗低下头,不知怎的,心中竟一片柔软。
于是他低头亲吻住了雪音。
神器有些惊讶,复又平静,面上潮红一片。
只听见神明低声说:
“不要走,雪音。”
*
春日阳光明媚,女孩们捧着奶茶。
忽地一个女生说:
“哇,这个牌子。”
“哎?”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很常见的牌子啦,夜斗神神社的牌子,上面的人听说是夜斗神本尊呢。”
“哎,那是什么?”
“呃……最近流行的神明 。”
“啊?”
知名神明夜斗神坐在房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笑嘻嘻的:
“哈,我现在可是知名神明啊!”
雪音不忍直视的吐槽说:
“你没听她说不认识你么。”
……反正也快过气了吧。
“……”
“……”
夜斗忽地扒住雪音的后背并掀开衣服。
“哇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
“雪音,恙都消失了唉。”
“废话啊!!”
“那些恙到底怎么回事啊。”
雪音涨红了脸:
“管这么多干嘛啦!!”
这毕竟是个秘密。
嘘。

.end

——————
——————
居然码了这么多字,滑稽。

自行车,走评论
非常短♂小
就是你们有没有……就是那个……评论qwq

车上杂想

ooc,小甜饼,流水账
这个星期最后一更~晚安~

天气很暖和,像阳光照进了加了冰的蜜糖罐,透着一股凉丝丝的甜味。
雪音把手放在书上,闭着眼睛冥想。而夜斗已经睡着了,斜斜的靠在雪音的肩膀上。
事实上车上真的很嘈杂——这是雪音睁开眼睛的第一印象。
到处都是人声沸鼎,人来人往。
抱着哭哭啼啼的孩子的妇人,在车上凑在一起打牌的学生,聊起家长里短的夫妻……
这辆车就是一辆背负感情的载体,不急不缓的驶向远方。
肩上紫发青年头发的触感异常柔软,让人想起春天缱绻温柔的微风,润物无声的细雨,或者是加大号的棉花糖。
雪音想起他们第一次约会,是在星影斑驳的夜晚。
六月的晚风温柔的像一首无名诗,它人无端想起带着甜味的薄荷冰糖 。
“是,是的……”黄发的少年磕磕巴巴想要说出一句简单的话,但是他的肩上好像有雷霆万钧,沉沉的压住脊梁,直到他的心尖上。
微风、星星、云层、小鸟,所有的东西都似乎刚刚好。
于是少年鼓起勇气,又说了一遍:
——我,我爱……
——我爱你。
这句话是一句带着魔法的咒语,它让星光滞留,时光骤缓。
稀碎树影透露着微光投射在紫发青年的脸上,忽明忽暗。
用手指轻柔的触摸着少年的脸庞,这无端的让他想起柠檬或者苹果,那是少年最纯美的心意,闪闪发光。
他想起春天的飞鸟,夏天的露珠,秋天的树叶,冬天的积雪。
他想起少年玩闹时调皮的微笑,学习时紧锁的眉头。
所有的记忆都好像芬芳馥郁的花朵,散发着甘甜柔软的清香。
少年说出的这句咒语——我爱你,就好像一枚滚烫的烙印,紧紧的刻在了青年的胸口上。
所有压抑的情感都好像冲击着大坝的洪水猛兽,喧嚣沸腾,齐声呐喊。
他们纵情接吻,被悄悄地埋没进深夜朦胧的月光。
黄发少年看着靠在他肩上的紫发青年一脸沉思,火车广播发出了声响
——各位旅客前方已到站
于是在夜斗额头上偷亲了一口,轻轻的把他摇醒。
“起来了……”
“嗯哼——到站了?”
“嗯”
最后他们手拉着手,下了车,走向了远方。

遗失之地


这是夜斗搬到这所贵族中学第七天,他发现了一些比较奇特的事情。
比如二年五班雪音,似乎是个优秀的甚至有些孤僻的孩子。
“你说雪音?”日和从繁忙的备课中抽出眼睛“嗯……好像家庭情况有些特殊……”
1、
每当夜幕降临,雪音就觉得他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被荆棘藤包围的荆棘地里。
当他独自呆在房间,数不清的藤条会从黑暗处伸出他们带刺的枝桠,从梦中将他围绕勒索,直至窒息。
灰色的黎明将至,他睁开了眼睛。
“是的,老爷夫人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仆人尽职的转述着“他们希望少爷能够多出去走走。”
于是雪音拿着他的薄外套走到附近的公园里,而今天的天气也实在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哟,这不是班里的帅哥嘛”夜斗此时正坐在石椅上喂鸽子。
雪音不甚在意“夜斗老师……”
“啊啊,老师什么的太生疏啦”把鸽粮撒在地上,那些鸽子哗啦啦散开“叫夜斗哥就行。”
所以雪音今天的行程从散步,变成了和夜斗一起散步。
他从没想过这所城市原来除了公园,游戏厅和餐厅,居然还保留着一片繁茂葱郁的山地。
“想不到这里还有樱花……”雪音有些疑惑的抚摸着樱花树 ,微风吹过粉色的樱花瓣散落一地
“山上气温低一些啦”夜斗显然对山上的情况了如指掌“小时候只要不开心我就会来这里看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大半城市,好像天地辽阔,广袤无垠
——那时候我就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
夜斗和雪音一直在山上呆着,他们从清晨呆到黄昏,直到地平线上的光线消散,直至消弭。
当他们各自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雪音进门前还把外套抖了抖,因为上面沾满了爬山散落的碎泥。
家里的管事显然有几分惊讶,雪音平静的上楼,最后问了一句
“父亲回来了吗?”
“老爷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我知道了”
早就知道是这样,或许说没有一点失望。
把柜子里的相册拿出了,往里面填充了一片树叶,这是夜斗从樱花树上摘下来送给他的,他还说
“你看,这就是春天。”
2、
夜斗作为一名空降这所学校的新老师,他上任之后就得到了学校的重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临时班主任”一边在黑板上写上名字,一边解释道“威娜老师家里有事,所以这几个月由我带你们……”
雪音拿眼睛斜睨他,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班长铃巴是一个讨喜可亲的孩子,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素养,第一时间就和夜斗报告了班里面的情况。
夜斗偷偷问他“雪音在班里面的人际关系怎么样?”
这显然让铃巴有些为难“雪音君好像有些独特,不太喜欢和人一起玩……不过如果别人问他问题他也会认真回答……”
嗯,特立独行。
默默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夜斗笑着说“我知道啦,谢谢你。”
总之夜斗很快在班级里面混开了,他的性格更是让他显得如鱼得水。
雪音回家的时候总能看见夜斗骑着自行车悠悠呼呼的到处晃,似乎因为他们是同路。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两个人反倒热络了起来。
“嗯哼,小哥又一个人回家?”夜斗骑着自行车在雪音身后晃晃悠悠。
“那管你什么事啊……”
“啊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
“……为什么”
“这就是amazing啊!”
“……”
3、
雪音感觉生活好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好像是干涸沙漠里遇到湖泊的鱼。
或许是因为夜斗在课外与他讲话,使他感到了一丝慰藉。
总之他整个人都好像变得开朗了起来,事实上雪音本身长得就比较阳光,现在笑起来更是英俊。
而且成绩也直线上升,稳坐两把班级第一名。
倾慕者也是有一些的,还有一个长得很Q软的女孩子跑到讲台上宣布“雪音我喜欢你!”
这种示爱方式好像一声惊雷,让情窦初开的少年脑子里“轰——”的一声。
班级里面好像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起哄“答应她,答应她!”
总之雪音手足无措,很想趴在桌子上装死。
恰逢夜斗从班级旁边经过,他听到班级里面一阵震天响的欢呼觉得万分有趣,于是觉得加入进来。
夜斗:“答应她,答应她!”
全班同学:“……”
雪音:“……………………”
雪音:“啊啊啊,你起什么哄啊!”
夜斗:“不行吗……”
当然不行啊,笨蛋!
于是雪音嚎了一声,把头藏在了臂弯里。
生活好像变得五彩斑斓了起来,雪音甚至觉得独自在家也不会感到孤独黑暗了。
回家的时候窗外灰蓬蓬的下了一窗户雨,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发出哀鸣。
夜斗和他一样没带伞,两个人坐在教学楼下面相顾无言。
“啊”夜斗宽慰似得说“或许马上雨就变小了……”
于是很微妙的……
雨变得更大了……
雪音:“……”
最后夜斗把外套脱了下来,两个人在雨里狂奔。
4、
不过有时快乐或许也会伴随着流言蜚语,不知道从哪里流出了雪音害死他姐姐的消息。
这种消息不易于当头一击。
雪音把头埋在桌子上,好像那些枯黑的藤条又从黑暗里勾住他,锁住他的呼吸。
——是的,是我害死了她。
这是夜晚雪音站在教学楼顶的第一个想法。
——为什么我这么快乐?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黑夜好像变成了会吞噬他的巨兽,他们齐声哀嚎,他们锣鼓齐鸣。
他们又好像迷惑船夫的罗勒德
——跳下去吧,跳下去吧,死掉就不用承担这种罪名了。
于是在天台上给夜斗打了一个电话,心里似乎一片轻松。
“夜斗老师……”
“哈哈,雪音啊,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老师谢谢教导,这几个星期我过得很开心……”
“雪音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在教学楼楼顶”雪音软软的说“这里夜色真美”
夜斗蓦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想起日和与他说过的话——
雪音原来好像有一个姐姐,似乎因为车祸死掉了……之后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休学一年才回来上课……
“这不是你的错!”夜斗开始在校园里狂奔,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因为自己晚回家而感到庆幸。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雪音重复这句话,他的意识好像不太清醒。
夜晚的凉风好像带着刺骨的寒冷——
“如果我不闹着提前出门姐姐也不会遇到车祸,为什么我没有死掉?”
……为什么死掉的不是我?
这种难过的、悲伤的情绪从雪音的心里澎湃的涌了出来,少年感到自己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这种悲痛感真的撕心裂肺。
“谢谢你老师……”
最后雪音把手机关掉,当他站在楼顶边缘,真的感受到一种解脱般的轻松。
于是少年坠楼而下,像一只折了翼的飞鸟,他的耳边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5、
事实上,夜斗的体育从来都是全校第一。此时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快一点,更快一点。
少年的声音里不光是绝望,还带着和他求助的意味,那声音说:
请救救我。
他突然觉得楼梯就是救生通道,所有的路都弯弯曲曲的指向楼顶。
终于跑到了四楼,看见雪音就要跳下来了。
——不管了
于是从窗边一跃而下,接住了少年。
谢天谢地……
他们从树丛中穿过,直直的坠落在地上。
雪音睁开眼睛看他,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光明。
夜斗呲牙咧嘴的笑了笑“好像腿伤着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雪音抱着夜斗失声痛哭“对不起……”
“没关系”夜斗反抱着雪音,安慰似得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6、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夜斗老师休整一周,打着石膏腿出现在校园里。
雪音被他任命为课代表,主要职责是帮他改作业
“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啊……”
“是惩罚啦”
夜斗拍拍他的头轻轻的说“下次可还要告诉我啊”
你知道的。
我一定会去找你。

——————————
这个文不知道为什么粘贴上来的时候被我删掉了,然后又重新打了一遍(*꒦ິ⌓꒦ີ)……真特么,开学使人石乐志。
然后换了一个名字,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啦,简介其实也换了(根本没人看好吗)
开学以后大概周更……
好,谢谢看我文还点赞的你们~
就这样我去吃饭啦www
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