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给琳太太的点梗
国王黎朔和吸血鬼骑士锦辛的设定
是小甜饼
接受我们就看叭
mua!
——————
——————
1、
国王召唤了一只吸血鬼。
2、
国王百思不得其解地向巫师确认道:
“吸血鬼?”
“是的陛下。”
“骑士?”
“是的陛下。”
他皱了皱眉头,打开了虚掩着的房门。数不清的玫瑰花瓣漂浮在水面上,吸血鬼抬头,眯起他那双英挺多情的眸子冲着国王微微一笑。
他站起身来,月光打在他强健挺拔的身躯上,每一寸肌肤经络都好像被洁白的月光照的发亮。
几滴透明的水顺着头发缓缓滴落,吸血鬼毫无异色地赤裸着身躯在放屋里走动。他拿起一块毛巾擦了擦身体。
“你叫黎朔?”
他突然发问,国王愣了一下回答道:
“是的……”
“你听好了,我可和外面的那些蠢货不同——”
吸血鬼打量着国王,他走上前,语气轻浮又慵懒:
“想要做我的主人,首先要经过我的考验。”
国王闻言皱眉,还是听他说完才试图解释道:
“这位……吸血鬼先生。”
他彬彬有礼地说道:
“恐怕您弄错了,我并未召唤您前来,但是您既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
吸血鬼微微发愣着听他讲完,又听黎朔咳了一声:
“冒犯了,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赵锦辛——”
吸血鬼这才仔细打量着黎朔,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微的弧度,像是玩味:
“那可……真是有意思。”
3、
赵锦辛与黎朔听说过的吸血鬼很是不同,他活泼开朗、能言善辩、善交朋友,而且不怕日晒。
除去举止行为轻浮一些,一切看起来都和寻常的贵公子别无二致。
黎朔处理完公事特意站在阳台上远眺,这里能看到连绵曲折的山峦、成片碧绿的树阴,还有赵锦幸——这位英俊的吸血鬼骑士,他怀拥着两位美丽的小姐说着什么。
这无疑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赵锦辛亲了亲她们的手背,看起来彬彬有礼,少女们眸中更是充满了依恋和仰慕。
黎朔皱着眉看着这一切,他想和赵锦辛谈谈——或许吸血鬼在这些方面不甚注意,但是洁身自好显然更好一些。
没成想还未开头,赵锦辛已经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了。
他主动道:
“我看见你了,你在阳台上——”
黎朔挺直脊梁坐着,他默默无声地听着,赵锦辛道:
“这些美丽的小姐,其实是我的猎物。”
“猎物?”
“是的。”
赵锦辛优雅地用帕子擦了擦嘴:
“吸血鬼,当然是靠血存活。我只是给她们做了一点小小的交易。”
他笑的狡黠:
“我给她们提供快乐,而他们只给我喝一点不妨碍身体健康的血液,还是说……”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暧昧,那样甜腻腻地带着撒娇的语气:
“其实我更喜欢男人的血液,女孩子的血太甜太腻了。”
他的手冰冷又苍白,带着一丝凉意,黎朔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赵锦辛向自己伸过来的手,两个人双目相对,黎朔突然感到一种耳红心跳的无措感。
赵锦辛用食指在他的嘴角勾了一下,又用舌头舔了舔,他笑起来,声音低沉又有磁性:
“黎朔,你的味道,好舒服啊。”
4、
黎朔,慌了。
在他过去的岁月里还未听说过吸血鬼会对自己的主人感兴趣,更何况两个人都是同性。
他更为自己那天的迟疑心动感到一股羞耻,无论怎样,那瞬间爆红的面颊还是让赵锦辛玩笑了一番。
而月圆之夜很快就要来临了,据说这一天是吸血鬼们的力量会变强,赵锦辛在那之前就没有出现过,黎朔颇有些担忧。
他想,去看一看也没有关系吧。于是国王殿下怀着这样微妙的心情来到了专门配给赵锦辛的宫殿里。
侍卫们一大早就看见日理万机的国王陛下远远走来,身姿挺拔又轻松,像是散步一般。
“国王陛下——”
他们齐刷刷行了个礼。
黎朔不知为何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他摆摆手走了进去。这处宫殿不知何时被赵锦辛装饰上了美丽的玫瑰,连瓷砖也焕然一新,充斥着浪漫主义色彩。
黎朔来到赵锦辛的房间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他皱了皱眉毛又敲了敲,半响赵锦辛才从房间里打开了门。
屋子里面用厚厚的窗帘隔绝了阳光,吸血鬼们虽然不怕阳光,但是他们显然更加喜欢黑暗。
赵锦辛赤裸着,他毫不在意地躺回床上,一副困顿的样子。
黎朔打量着,他有些担忧地问他:
“你生病了?”
“没有,只是最近很困,所以休息一下。”
那张脸上充斥着疲乏和劳累,他看着黎朔像是强撑着:
“你有什么事情?”
黎朔走上前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温言道:
“没有,我能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助你吗?”
赵锦辛闻言抬头重复了一遍:
“帮助我?”
黎朔回答道:
“是的。”
他的眼睛忽然变得亮晶晶的,他抓住黎朔的肩膀,把他猛地摁在了自己的身子底下,两个人的位置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赵锦辛摸着黎朔的脸颊,他附着黎朔的耳朵,语调又轻又柔:
“帮助吸血鬼……你可不要后悔啊,黎朔,我和你说过你的味道很舒服吧。”
黎朔顿时感觉身体有些战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赵锦辛露出他的牙齿,咬在了黎朔的肩膀上——那种疼痛更像是一种酥麻。
黎朔喘息了一声,他看见赵锦辛的眸子变得血红,他不自觉地用手指去摸了摸赵锦辛的眼睛。
赵锦辛愣住了:
“国王陛下——”
他的语气轻柔:
“您有没有想过把我送出去?”
“为什么?”
“毕竟吸血鬼是……不详之兆。”
“……”
黎朔无言地沉默起来,半响道:
“既然召唤了您前来,那一定是命运的选择。是福是祸,都交给时间……更何况这些日子,我看您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黎朔的那双眼睛里满是信任和心疼,他轻声道:
“希望您不要妄自菲薄。”
赵锦辛似乎被这些话说的一愣,他又笑起来:
“你这个人真是有趣……听说天神放弃了我们,所以我们终身更擅长与黑暗相伴……黎朔。”
他说着抱住了黎朔,从胸部向上,抱住了黎朔壮实的胸肌,他小声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仿若呓语:
“你这样……我真的会忍不住把你吃掉。”
5、
国王召唤了一名吸血鬼骑士。
这名骑士在皇宫里呆了很久很久,久到大家都记不起来他是吸血鬼了。
黎朔此时正把这名骑士抱在怀里,赵锦辛眼睛一眨一眨的:
“那你这次忙完了我们一起出去玩。”
黎朔的眼角微微上翘,他回答道:
“好。”

.end

@一醉南柯
晏明修退出娱乐圈三年,至今外出仍需佩戴墨镜和鸭舌帽。
周翔对此觉得颇为好笑,二人私下开玩笑,周翔说你这是铁道游击队啊。
惨啊,晏总,敌强我弱,敌明我暗,惹不起躲得起——
这一番颇为关心的骚话听得晏明修直眨眼睛,他一把吻住周翔的嘴低声囔囔:
“你这张嘴再说,我回家就上了你。”
周翔闻言立时收了声。
虽然日子过得还算美满,但是周翔想跑到哪去快活快活,譬如夜行登山、酒厅蹦迪、露宿野营,都是不行的——晏明修盯得紧呢。
要说周翔,这几年被晏明修养得倒是身体好了不少。刚刚重生时浑身瘦得和骨头架子似得,整个皮包骨,脂肪少得让人心惊。
晏明修养着,身体倒是养得白胖了,心也养得宽松了。
五六个朋友约着出去喝酒,周翔这儿一推二推三推,敌不过对方一群人一请二请三请。
饭桌上的男人都是一般流程,左一句“翔哥先喝”右一句“兄弟敬你”,周翔还没来得及三推四阻,稀里糊涂就被灌得神智不清。
这下算是着了道了,旁边陪酒的美女们个个肤白貌美胸大腰细,一看这位情况,恨不得把奶子贴到周翔眼睛上去。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周翔心一沉,简直就要窒息。
正当他左右为难得时候,一群人里面自动让了个道,晏明修带着一批保镖,安安稳稳地劈了一条道出来。
这下子可谓四周都安静了——
“明修?”
周翔半眯着眼睛喊了一声,四周人眼珠子瞪得贼大,只见晏明修轻轻松松抱起周翔,临走时还不忘瞪一眼往周翔身上贴的女人们。
“不对……”
周翔这儿还迷糊着:
“你怎么在这?”
晏明修只是抿着嘴没有回答,抱着周翔进了轿车。
两个人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周翔甩甩脑子试图让自己清醒。
北京深夜堵车,不知何时才能到家。喝了酒周翔倒是胆大心细起来,心情不知为什么顿时变得急躁起来:
“……你又监视我?”
他说着解开了自己衬衫前几颗纽扣,想要松松气。
这个问题到底是问了出来,不管是窃听器还是别的什么,晏明修在某些方面的偏执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一路沉默中两个人进了房间,晏明修他打开了热水准备给周翔洗个澡——他一向不喜欢喝得烂醉的人上床睡觉。
周翔躺在沙发上被晏明修拽了起来,不知怎么心情直转急下,扑扑手挥开晏明修准备脱了衣服洗澡。
——只是脑子还不灵光,站在沙发边上就把衬衫脱了又解开皮带脱了裤子。
晏明修摁着他的手,周翔皱着眉头摇摇摆摆,又想要躺回沙发里去。
晏明修这下只好叹气,他抱着周翔进了浴室,一片水雾,蒙蒙热气。
他轻车熟路地脱了周翔内裤,看着这个赤条条毫无防备的人,对着他耳朵吹了口气——周翔浑身便不争气地软了。
周翔这下抱着晏明修浑身都感觉热了起来,只是心里还是不大舒坦。
晏明修眨眨眼睛,他的声音早已脱去了少年人的清脆,多了些厚重:
“翔哥?”
“……嗯,干什么?”
“你喝醉了。”
“今天灌酒的太多了……”
晏明修不可否置,只是说:
“那下次不许去了——”
“你说的轻巧……”
周翔瞪了他一眼: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装了定位。”
“我的手机上?”
“嗯。”
说完晏明修隔着热水吻他,呛得周翔咳了两声,气到:
“下次不许——”
晏明修听着讨好地用嘴唇描摹着周翔的脸庞力低声商量道:
“那你下次也不能乱跑。”
“……”
“提前和我报备。”
“……”
“不能一声不吭。”
“嗯……”
晏明修的声音突然透着一股可怜巴巴的样子:
“那你答应了。”
周翔搂着他,无奈道:
“行吧。”
翔哥,看来自己的宝贝儿还是得惯着啊。

.end

@暖暖

————
————
【著名男星兰溪戎近日回国……】
主持人声音甜美地报道着,电视上兰溪戎被保镖们包围着破开重重粉丝。他戴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墨镜,一身牛仔装扮很是随性潇洒。
晏明修敲着笔记本电脑,心情愈发沉重起来,他像是自虐,电视声音一字不漏地传入他的耳中。
不过比起电视,更久之前,晏明修已经知道兰溪戎要准备回来了。
周翔的手机铃声像是注入了某种未知的魔力,当晏明修从他的口中听到兰溪戎的名字时,担忧和嫉妒像是火山口欲要喷发的岩浆那样沸腾了起来。
『明修。』
周翔的声音温柔,微信留言被晏明修反复播放。
『今天晚上我晚点回去,有朋友请我参加聚会……』
晏明修听着神经质地敲打着电脑键盘,狠狠按了几下,才觉得那种狂躁的感觉稍稍降了下去。
私家侦探发来的消息和照片显然是安全的,一群人坐在某个隐蔽的餐馆里面就餐,周翔微笑着坐在沙发上和大家谈论着什么。
晏明修站起来喝了杯水,日光温和又强力地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在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晏明修有时会觉得自己像是阳光永远照不到的那一点儿阴影,他被黑暗缠绕侵蚀,只等着某个时刻来临。
他想着按住了自己发颤的心房,深深地呼出了几口稀薄的热气。
他曾向上帝许愿,愿自己找回痛失的爱人,恶魔像是与他做了个交易,使他的心从此日日夜夜悬于高空,唯恐坠落于尘埃之中,痛不欲生。
天色愈加阴暗,晏明修没有打开客厅的灯,有时候黑暗反而使人更加安心。
『——』
他听到周翔打开了走廊的大门,走了进来,又打开了客厅的灯——
“明修?”
周翔问着:
“你坐在这干什么?”
周翔说着把围巾解开,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屋外风尘和冷气让他的面部和双手被激起一股淡淡的粉红。
晏明修迎上去将他护在怀里,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周翔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怎么了?”
周翔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声问道:
“你吃饭了没有?”
“没有……”
“那我们出去吃吧。”
晏明修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自己的姿势,低声道:
“我不想出去。”
周翔眨眨眼睛,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
“那我们点外卖好了,外面冷死了,还是屋里暖和。”
“你今天的聚会怎么样?”
半响晏明修问他:
“……好玩吗?”
“还行,都是些熟人,不过比不上在家陪你。”
他说着在晏明修头上亲了一下,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满含笑意:
“所以我提前回来了。”

.end

童话故事(不)
——
——
周翔小朋友放学不回家,偷偷溜到山上玩皮球。
他看到一只大黑猫,喵呜呜地蹲在树上梳理自己的皮毛。
“喵喵喵,喵喵喵喵。”
周翔小朋友蹲在树底下学猫叫,试图引起大黑猫的注意。大黑猫看了他一眼,甩甩尾巴走掉了。
夜色低垂,月亮升出一个角角,周翔小朋友的父母过来找他回家。
“妈妈!”
周翔小朋友趴在爸爸的肩膀上给妈妈比划:
“我看见了一只猫,有……”
他想了想,用手臂围成一个大圈圈:
“有这么大!”
从那以后周翔小朋友对大黑猫念念不忘,有时候他会从家里带一点小鱼干等大黑猫过来,有时候他会买一根火腿肠分给大黑猫一半。
但是大黑猫好像很忙很忙的样子,有时候会在树上坐一会儿,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会出现。
就这么来来往往,大黑猫勉强会和周翔小朋友一起玩一会儿啦!有时候他会让小朋友帮自己撸毛,有时候又会送给小朋友一些自己捉到的小虫。
甚至有一次,大黑猫偷偷跟着周翔小朋友回家。它看到一个大大的房子,小朋友坐在楼上做作业。
“妈妈——”
它听到小朋友说:
“我们能不能养猫啊。”
妈妈笑了笑摸摸小朋友的头发:
“等你考完试,我们去买一只吧?”
……
大黑猫很生气,它一个星期都没有去树上坐着,有时候它会看到小朋友可怜巴巴地坐在地上等它过去,但是大黑猫忍住了,它是真的真的很生气。
这天大黑猫终于又出现了,他看见小朋友还在等它,跑过去咬了咬小朋友的衣服。
小朋友把它抱起来满脸开心:
“吓死我了。”
小朋友轻声说:
“我以为你不见了呢。”
大黑猫喵喵叫了两声,又在小朋友脸上舔了舔,算是和小朋友和好啦。
过了一年又一年,周翔小朋友慢慢长大了,大黑猫依旧是那副模样,懒趴趴地趴在树上等小朋友来找它。
这一天,小朋友带了一个大书包来找大黑猫,他从书包里拿出各种猫粮、小鱼干和小玩具。
“我要去上初中啦。”
小朋友抚摸着大黑猫的毛皮,现在小朋友变成大朋友,他要去上初中,要住校,不能再和大黑猫一起玩了。
这晚他和大黑猫待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星星升起来,月亮真得是又大又明亮。
周翔小朋友挺难受的,他低声说:
“以后不能再和你一起玩啦,你自己要好好过,找到新朋友哦。”
终于,他要和大黑猫分开了。大黑猫窜到树上,嘴里衔着一枚扣子送给小朋友。
这枚扣子亮晶晶地很是好看,小朋友愣了愣,他说:
“谢谢你呀。”
小朋友去上了初中、高中、大学。每年放暑假的时候他去树下看看,但再也没有见到大黑猫了。
有时候他会想,大黑猫是搬走了吧,可能是找到新朋友了,那真的很好很好。
这一天周翔穿上了正装去应聘,他已经是一个大人了,要在外面租房子找工作。
“周翔!”
有人叫住他,他转头看见一个穿着西装英挺帅气的年轻人。
“你是在叫我吗?”
那人眨了眨眼睛:
“不是……认错了,你是来应聘的吗?”
“啊,是的。”
那人低声道:
“……那你先在那边坐着吧,马上就轮到你了。”
年轻人给周翔倒了一杯水,周翔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好感:
“谢谢,你叫什么啊?”
“晏明修,我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晏明修。”
周翔轻轻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微笑道:
“晏明修,谢谢你啊。”
过了一会儿,周翔就进去面试了。晏明修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晏总——”
电话里面那边的人诚惶诚恐地接着电话,晏明修道:
“今天有一个过来面试的,叫做周翔,不管怎样,务必留下他。”
说着晏明修就把电话挂了,他又想到那个树下和他一起玩的小朋友。
“周翔。”
他把这个心心念念的名字念出口,像是珍宝一样回味良久。
这么多年,踏遍大江南北,你终于又回来找我了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