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

乌云漫天,风雨欲来。
窸窸窣窣的水流从山崖上滚落,像是圆珠落地,啪啦碎成无数片。
少年抱着一捆树枝往家赶着,说是家,却也只是个家徒四壁的破落屋子罢了。
屋顶上淅淅沥沥地漏着雨,地上用碗接着水却还是湿熨熨的。床用油布遮着,里面放着一些衣服,都很旧了。
少年在家中还未呆上许久,又听见有人敲门。他小心翼翼地开了门,此地荒山野岭,人烟稀少,来求住宿的人十分少见。
那人拿着一杆银枪,身上湿淋淋地有些狼狈,却笑得十分爽朗。
他自来熟地自我介绍了一番,少年又十分拘谨地将他迎了进来。
男人把屋子里打量了一番,渐渐皱起了眉头。
齐抒在这个小屋子里最后的记忆便是如此了,那一晚后男人带他离开了那里,又备了一身新衣服。
后来他叫那个男人,师父。
一、
“好嘞,这是四文。”
油铺老板找了他钱,笑道:
“今天又归小老板做饭?”
齐抒轻快地“嗯”了一声,他拿着筐子走的极快,里面放了些时蔬,青红翠绿煞是好看。
他回家便看到秦鸣从门里面伸出一只脚来,大气不出一声藏的隐蔽,齐抒无语地走上前去,只是狠狠地踩了一脚——
“嗷嗷嗷!”
齐抒头也不回道:
“该做饭了,过来帮忙。”
不一会屋顶炊烟渺渺升起,秦鸣在饭桌上狠狠地嚼了几块萝卜。
师父看两个徒弟气氛不对,自顾自地蕴了几口酒,暗搓搓地问着小徒弟:
“你们今天怎么了?”
秦鸣恨恨地道:
“不知道,今天出门就有人踩我,还使唤我——”
齐抒听着啪地把筷子放在碗上,又面无表情地端着碗走了。
秦鸣顿时感到理亏,他也不想想自己想使绊子戏弄齐抒,人家才踩了他一脚作为回报,此时有些气短却不肯认输,只是声音渐小了下去。
师父无奈地扒了口饭,两个徒弟年纪小时关系十分和睦,现在大了些倒是整天鸡飞狗跳地不让人安心。
他吃完饭从屋子里扒出一些东西,将齐抒和秦鸣叫到一起,温言道:
“最近没事,你们一同出去玩玩?”
齐抒接过钱囊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秦鸣一看他那副受了委屈似的模样顿时心里不高兴起来,嘴里囔囔道:
“爱去不去的……”
师父听着“邦”地在他头上弹了个爆栗,又转头低声对齐抒道:
“去吧,多玩几天也没事的,没钱了寄信跟我说。”
他抬头对上师父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心里柔和一片,极轻地嗯了一声。
二、
虽说出门前两兄弟闹了一些小小的矛盾,但总体来说气氛还算和睦。
出来玩讲究缘分,虽无目的,但重要的就是开心。
在秦鸣买两串糖葫芦三包桂花糕一碗杂碎汤之后齐抒终于制止了他,秦鸣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他顺手分了些零嘴给齐抒,夜市灯火昼如星河,人们嬉笑怒骂很是热闹,河里稀稀落落地有一些船只,能载人游玩。
二人去船上坐了一会儿,摇摇晃晃地很是新鲜。齐抒有些害怕地拽着秦鸣的衣裳,后者倒是毫不在意。他天生喜好热闹,性格大气,此时与艄公攀谈起来十分熟练。
还跟齐抒开玩笑道:
“别害怕,若是你掉进去,我一定会把你捞上来。”
齐抒只是白他一眼道:
“别胡说。”
秦鸣倒是毫不在意,不服气道:
“我水性好极了,以前邻居家的鸡掉到河里去了还是我捞起来的呢!”
“小公子这么厉害啊。”
那艄公忍不住插了句嘴,秦鸣立刻得意洋洋道:
“是啊,第二天邻居为了感谢我,把那只鸡宰了请我吃了!”
秦鸣说罢,三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夜至深,星月隐匿,城镇里的灯火稀稀疏疏更像是荧光一般,三人便准备返航了。
忽地水底一阵稀疏声响,二人立时警觉起来。长枪外出带着不便,只负了一把弓。秦鸣仔细辨认着声响,他站立起来缓缓拉动弓弦,只听搜的一声,木箭射进水里哗啦地溅出声响。
“躲开了。”
秦鸣皱着眉头,齐抒亦是。
艄公颇有些心惊,几人匆匆忙忙地回程了,一阵无言寂静,齐抒忽地道:
“是水鬼。”
“这种小毛贼——”
秦鸣越想越气,不禁哼哼道:
“我要去把他捉到官府去!”
齐抒听得心惊,立即驳斥他:
“胡说什么,万一是团伙作案呢!”
“那我也要去!师父要我们出来行侠仗义游历一番,却不是像你这般缩头缩尾地像个缩头乌龟一般,只为保全自己,却连本分也都忘记了!”
秦鸣越说越气,顾不得其他,忽地跳进水里便离开了。
水声哗啦一声巨响,齐抒反应过来秦鸣已经游远了。艄公被这突生变故惊呆了,一时竟不知要如何。
齐抒本想喊他回来,不知怎么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一样发不出声音。
三、
“小公子要小心啊。”
艄公将齐抒送至岸上,嘱咐道:
“这山里猛禽不多,但半夜要是有什么变故也不好预防。我看刚刚那位小公子身手不凡,要是寻他,明早起来也不算太晚。”
齐抒点了点头,只是无声拒绝掉了艄公的好意。
他走在这漆黑阴暗的山林里,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阵阵冷风吹过山峦,空荡荡地说不出寒意。
齐抒在树下生火,打火石滋啦地燃起一簇火苗,热烈地映在他的脸上。
他想起秦鸣说他像个缩头乌龟一般,心中万般不是滋味,竟猛地泛起一股委屈。
自从他入了师门,做事自是万般小心,又是做师兄的,所以处处留心,生怕出现纰漏过错。
秦鸣幼时便喜好嘲笑他娘气,师父教导舞弄弓枪,齐抒做得最好的竟是绣工。幼时丧亲使他的性格内敛隐忍许多,对读书又有向往。他在床头放了些书籍,又学了算账,做这些事情总是十分顺手,性子更是沉静下去。
秦鸣今夜一番话虽然粗鲁,却也是实话。他的确性格软弱又有些畏畏缩缩得惹人厌烦,不光别人 ,自己有时也会感到厌恶。
山谷风声震荡,齐抒心绪不定,他一面心想能不能找到师弟,又想着万一师弟被抓了要怎么办?心绪起伏间毫无睡意,辗转反侧一阵,天渐渐亮了起来。
齐抒在周边寻了根树枝探路,清晨雾蒙蒙地看不清山路。
忽地一阵脚步声窜过,不算急促却让齐抒的心提了起来,他悄悄俯身下去,希望对方没有看到他,不料头上却挨了一闷棍,哼了一声浑身软了下去。
四、
这是个石洞崖子形成的庇护所,齐抒睁眼看到天上有一束光打下来甚是刺眼,迷迷糊糊地想着这屋子怎么破了这么一个大洞?
又反应过来,立即便清醒过来。
土匪头子见他醒了倒也不奇怪,凑过来怪笑几声道:
“哼,小毛孩跑到这山里做什么?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
齐抒被绑在柱子上倒也没挣扎,他看了一圈没发现师弟,又想到自己先被人捉了,不由暗自苦笑。
土匪早已把他浑身上下摸得干净,抖抖他带着的包裹,里面无甚钱财,顶多是师父给的钱囊,因为只是出来游玩,最多有些碎银。
有土匪看他半天,中午吃饭竟然松了手给他一碗吃食。
齐抒大感意外,接过来并没有动,那人温和道:
“小兄弟,你要是想回去肯定是不成了,不如和我们一起做事,吃穿不会亏了你的……”
齐抒平静一阵,反应过来这人竟是要拉他入伙,语气不算粗鲁应当是读过书的人。
他们将齐抒的东西搜刮一空自然不会害怕齐抒逃跑,这里荒山野岭偷跑出去只是找死。
齐抒衡量了一番,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入了这片地方才发现他们人数不算多却分工明确。
有些土匪看齐抒身材瘦弱,便准备欺负他一番,谁知齐抒只是站了一会儿,便双手搬起了路边的一块巨石,还是若无其事很是轻松的样子。
这可把他们吓得半死,不敢去招惹是非了。
五、
秦鸣上岸便发现自己迷路了,虽然心里知道自己大概又做错了,但此时并不想回去认错。
他把湿衣服脱下来挂在树上晾了一晚上,自己睡了过去,这一觉倒是香甜,醒来时太阳已经悬空照顶了。
他摘了几个野果在山里晃荡着,也不知要往何方去了,走了一会看到一颗大树,又壮又高。
他手脚麻利地爬了上去,也看不到人影,暗自叹气一番,忽地看到几匹马被拴在一起,不由警觉起来。
雨季天气多变,山里风云莫测,此时天阴了下去,秦鸣悄悄挨近了他们藏在石头后面,他发现两个土匪正在做着什么,慢慢拉开弓瞄准了他们。
弓箭嗖的一声射出去,立时便刺入一个土匪的腿上,那人惨叫一声,所有人都警觉起来。
齐抒知道这事时,心想秦鸣找的倒也快,还能伤人,真是比他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这群土匪加强了巡逻,齐抒本来是干点杂活,因为身手不凡便被弄到外面守着。
他站在外面清洗马匹,希望秦鸣能看到他,两兄弟也算是心有灵犀,齐抒到夜里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他默默走过去,看到秦鸣在那里又准备和昨天一般做事,立即摁着他的脑勺捂住他的嘴制住了他。
秦鸣挣扎了一番,转头看见是齐抒大感意外。二人眼神交流了一下,齐抒低声道:
“我不能离开太远,有事我们别处去说。”
六、
等到弄清楚龙去脉,秦鸣道:
“那怎么办,难道你还真呆在这跟着他们?”
“不会。”
齐抒低声道:
“这里鱼目混珠,还有一些妇孺,我怀疑他们是被捉来做苦役的,不能轻举妄动。”
秦鸣苦恼地挠挠头道:
“这也不能那也不能,若是师父在就好了,不至于这么苦恼了。”
“以后出门也不可能处处依靠师父,既然我们来了,便要自己解决了。”
“不如……”
秦鸣忽道:
“你把我带进去,就说我被你捉了,我们在里面一起想办法?”
齐抒听了一愣,心想这法子效果如何又不可知。秦鸣很是坚定,他只好回去找了根绳子,把秦鸣捆起来带了回去。
七、
土匪头子很是意外,他看到秦鸣五花大绑地放在地上,又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只是从鼻孔里出气,哼了一声:
“又是小孩子,出来乱跑,倒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秦鸣反驳道:
“我只是误入你们这些贼人手中罢了!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土匪听了这番话倒是意外,只是哼气:
“听你这话倒是硬气,不过你最好给你父母写信拿钱赎你!”
“呸!”
土匪头子顿时被激怒了,他上前去准备给秦鸣一个教训,没想秦鸣竟站起身来挣脱绳索挥了他一拳。
土匪们一看大惊失色,立即上前去要把秦鸣拿下。齐抒趁机从衣服里拿出匕首,又把弓箭扔给秦鸣,他射了一箭将两人击倒在地上。
齐抒在袖子里装了刀片,打斗间占了上风,忽地那土匪头子发难朝齐抒冲过去,齐抒躲避不急二人揪成一团。那土匪头子按住他的脖子想要将他掐死,齐抒猛地一个翻身把刀片在土匪头子脖子上利落地划拉了一下,割断了他的气管。
土匪头子即刻便死了。
秦鸣看得心惊,又不得不去抵抗剩余的土匪,剩下的土匪们看到老大死了,立即气势全无。
说到底只是些乌合之众,很快二人便将他们都制住了。
八、
秦鸣从山洞里找了些酒,又做了点小菜。随说这次旅行经历有些唏嘘,但好歹二人都是平安的。
齐抒道:
“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被拐来的,我们留下一个给我们带路,剩下的带回镇子里面就好了。”
秦鸣喝了口酒,他给齐抒叨了一筷子菜,忽地说道:
“我以前说得是错的。”
“嗯?”
“齐抒——”
他道:
“牛逼!”

.end
——————
——————
秦鸣:师兄。
齐抒:嗯?
秦鸣:我发现一本书哎。
齐抒:什么书?
秦鸣:春宫图。
齐抒:……不准看!!
秦鸣:已经看过了。
齐抒:……噫。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