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月夜风吹,细雨连绵。
叶徽吃了几个月饼,又觉着甜腻,倒了两盅酒喝。
窗外燕雀鸣叫欢快如常,雨水丰沛地打在窗户上沙沙地奏出几声响来。
门吱呀地响了一声,李泽轩灰扑扑地进来了。
“嗳。”
他叹了声气,把湿衣服脱下来,换了件干净的穿着,头发湿透了搭在身上,淌了些许雨水顺着后背流了下来,倒也不甚介意。
叶徽看他手忙脚乱一阵收拾,又是两手空空地回来,撇了撇嘴,揶揄道:
“下雨天出去钓鱼——你的鱼呢?”
“我说路上烤着吃了你信不信?”
李泽轩笑嘻嘻地回应着,他坐在桌子的另一端,拿着叶徽吃剩下的半块月饼尝了尝,点评倒:
“好甜。你晚上就吃这个?”
“是啊,我等你的鱼——”
叶徽说着倒了一蛊酒:
“你自己倒是半路吃了。”
李泽轩咂咂嘴低头从细缝里看了一眼叶徽,只见他面无表情地说这种冷笑话,倒是很顺口。
他自己想得明白,这人是气自己下雨天出去钓鱼,灰扑扑地回来惹了一身灰。于是不由地陪笑道:
“那下次不去了……”
“……”
叶徽听着喂了他一口酒,李泽轩喝着,冷不丁听他从鼻腔里哼出一口气:
“还想有下次?”
“……”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疼。
“那下次你陪我……”
“不去。”
“那下次我陪你……”
“……”
叶徽从鼻腔里吐出两口气,站起来摸了摸他的头发,黏腻且湿润地糊了他满手水泽。
“我备水,你起来洗洗?”
“这么冷还让我洗啊,大少爷你饶了我吧——”
“不洗会凉着的。”
叶徽很坚定地无视了李泽轩的这句请求,淡然道:
“我烧水,你去洗。”
李泽轩沿桌子饶了一个小圈,他轻巧地钻到叶徽怀里,亲了亲他的鼻梁,摆明要当一个无赖了。
美色当下叶徽倒也没显出几分动摇出来,两个人对视几秒,李泽轩笑了笑抱着他,低声道:
“我要睡觉了——我好困啊。”
叶徽叹了口气,把人搂抱在怀里上了床,又顺手熄了灯。
屋子里黑乎乎地看不出光亮,人的吐息在此时倒是分外鲜明。
李泽轩拉着叶徽的手躺了一会儿,笑道:
“其实我今天没钓到鱼。”
“哦。”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好吗?
“……你想吃的话,明天我去买几条?”
“不用了。”
李泽轩思躇着这人还在生气呢,屋子里黑漆漆地照不出他的面容,只能自说自话地想点笑话逗他笑一笑。
谁想这人理都不理他一下的,他叹了口气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不过半饷他的吐息平坦——是真的睡了过去。
叶徽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已经干了大半。这人睡得倒是死沉,发了梦般地抖了抖,半梦半醒间李泽轩只感到有人摸了摸自己。
“以后钓鱼叫我一齐。”
是叶徽在和他说话么?他耸耸鼻子,应了声。
“好……”

.end

————
————
写一个小甜饼复健一下qwq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