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批发小甜饼

残阳如血,夜幕低沉。
李韫一杆长枪插在地上,颇为悲戚。
他与薛易一齐走散了,大部队现尚不知在何处,方圆百里森林静谧。
少年坐在地上歇息了一会儿,从怀里掏了几枚野果递给薛易。
“喂,吃么。”
薛易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李韫怂了怂鼻子,低声道:
“……不吃我自己吃。”
话音未落,薛易已从他的手中抢过了那几枚野果,李韫怔愣瞬间,薛易已将果子囫囵吞下去。
“不错。”
听着薛易点评李韫暗自“嘁”了一声,他心想这面瘫脸还算会说话,反正果子是路上摘的,不吃白不吃。
*
李韫与薛易,勉强算是一个队的队友,再勉强勉强,算是有一丢丢关系。
早些年李韫刚接触薛易便觉得此人怪异,薛易常年跟在队尾默不作声,像是一条隐匿起来的影子。
平常假日里的好时节,也不见这人出来玩耍,他总是默默地值班、默默地休息,有时李韫恍惚,便真的以为薛易是一个影子罢了。
此时这条影子显现出来,他的眉目清明,眼角像刀锋似的锐利。李韫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能强烈的感受到薛易这个人了。
“这附近有河,顺水流向下走应当找得到村落。”
薛易分析起来条理清晰,他的话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夜里升火休息,顺水源,应当很快就能走出去。”
李韫听着没有质疑,他从树上撇了几根树杈,要去捕鱼。
“反正出不去,先拿着捕点儿吃食。喂,那谁……薛易!”
他从树上跳下来,动作利落,像猴儿似的:
“你先升火,我去捕鱼。”
*
李韫当年没当兵的时候也算得是一颗“掌上明珠”,爹疼娘爱姊弟和谐,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此时他把裤子编起来,河水幽幽地让人觉着清净。
夏季鸟鸣鱼跃,河中肥鱼甚多,不一会便大有收获。
两人坐着烤鱼,火苗苗窜出来,辟啦生出些许怪异的声响,夜色西沉星星亮的出奇。
薛易喝了口水,他看着星星像是在观察行路。李韫凑过来也打算看个究竟,可惜什么也看不懂……
“你看什么啊。”
“星星。”
“有什么好看的?”
薛易瞟他:
“挺好看的。”
“……”
李韫被梗了一下,退了回去。哎,他仔细瞅了瞅天,这星星……倒是亮得出奇。
*
虽是临时搭伙,两人也算有些许默契。
山中豺狼虎豹甚多,倘若天气突变,又或遇到敌人陷阱,变数太大得要处处小心。
李韫算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上天保佑早日走出山林。
夜里薛易跟他轮流值班,二人交谈起来,李韫心想这薛易其实也不算怪癖,顶多就是面瘫……还话痨。
有时他和李韫说起自己幼年时的一些事情,比如吧。他小时候从鸡窝里偷了个鸡蛋,拿出来烤,最后吃的时候发现居然是个双黄蛋。
一嘚瑟告诉了阿姊,阿姊告诉了小弟、小弟告诉了父母。
父亲当天晚上气的揍了他一顿。
薛易反反复复,语气愤然。
“我跟她说要保密,她居然转手告诉了小弟。”
“……”
“是她的不对。”
“是是是。”
“就是她的不对。”
“呃。”
薛易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
“不过离家这么多年,怪想他们的。”
少小离家老大回,入了军队便是离乡漂泊的浮根。
两人心思都沉了下去,李韫不知怎么坐到薛易旁边用手去摸了摸他的眉头。少年的心此时是相通的——
“我也很想父母,你先睡吧。”
“夜里值班记得喊我。”
“嗯。”
“记得喊我。”
“好”
篝火一点点燃亮,噼里啪啦,衬着夜色融了进去。
*
深夜林子里下了雨,滴滴答答像盆子漏了水。
两人心里明白若是不快些走出去,极有可能遭到不幸。
河岸曲折,山崖陡峭,云河阴翳,野兽毒虫出没——心理崩溃的话,死在这里也极有可能。
李韫从山里寻了些能吃的果子,他与薛易一路攀谈感情好了不少。
“不然找个山洞吧。”
“附近哪有山洞。”
“……找个石崖子遮一下也好啊。”
薛易思躇了一下:
“不然你先休息,我先去看看,晚上回来。”
李韫往他怀里塞了几个果子:
“遇到危险记得回来。”
“嗯。”
“嗯什么嗯。”
李韫白他一眼:
“要说好——才行。”
*
薛易中午没回来。
薛易下午没回来。
薛易晚上没回来。
——李韫实在待不住了,他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急急忙忙沿着薛易走出去的方向寻人。
“薛易!薛易!”
他急匆匆的,心里闪过万种艰难情况,好似扎在他的心头上。
林子里蹿出几只黑漆漆的乌鸦,声音怪异粗哑。
一股猛烈的争斗声从林子里窜出来,李韫的心猛地紧了。
他悄悄低伏到草丛中去,看见一条硕大的白虎龇牙咧嘴地吼叫着,底下与它斗争的正是薛易!
一人一兽互持不下,李韫握紧了枪。只见那白虎猛地跳跃起来往前一扑,薛易立马就地滚了一趟,身上沾了血,狼狈的缩在地上微微喘气。
“薛易!”
李韫忍不住叫出声来,他拿着枪要跳出来,老虎已经摁住薛易的肩膀,动弹不得——
“跑,别管我!”
薛易咳出两口气,几乎是吼了:
“快跑啊!”
空间好像崩塌混乱,一切都沉了下去。
*
李韫睁开眼睛,他摸了摸眼角,只摸到一把湿润的泪水 。
他从床上坐起来呆了一会,把手机拿起又放下去,去厕所洗了个脸。
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是薛易的名字。
他打开了没说话,半饷薛易先出了声。
“韫韫。”
“别叫我。”
“我请假了。”
“干嘛请假,反正还是要回去的。”
薛易沉默了半饷,他小声说:
“我买了烤鸭。”
李韫吸了吸鼻子:
“只有烤鸭?”
“你哭了?”
“我没有。”
“那我再买点别的吧。”
“不用……傻子。”
李韫抹了把脸,他说:
“你上来吧,快点。”

.end

————
————
默默交粮,到时候看情况写点和谐的番外,么么哒。
ʕ̢̣̣̣̣̩̩̩̩·͡˔·ོɁ̡̣̣̣̣̩̩̩̩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