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于春风细雨化柔的清晨,山上的气息总是清冷而干净。
我跟队长起了个大早看山。
“大清早的就起来。”
我衔了根草在嘴里打了个呵欠:
“要是有人起这么早大概就是脑子里有包。”
过了半饷绕过山大半,山顶上的凉亭里丝竹音乐环绕,隐隐约约,有些好听。
那个脑子里长包的人居然长得还挺好看的,他说:
“辛苦了。”
“呃,不、不辛苦。”
我连忙接话,心想文化人说话就是不一样,舒服。
“呃……大清早起来练琴?”
“嗯。”
他笑起来很是温柔,两个梨涡显得他很是清润。
遭了,我想这是心动的感觉啊!
队长白了我一眼,那一眼清清楚楚的显示着:
你小子脑壳不是有问题吧。
……
我才没有,你放屁。
1、
最初遇见苏竹安,是在山上的凉亭里。
说实话凉亭于山来说只有巴掌大,苏竹安作为一个风雨兼程日日夜无阻地要往亭子里赶得人,这让我一度怀疑他住在亭子里。
不过由于我们两人实在不熟,我总是远远眺望,有时候看山看的多了转头看看他,啊,居然感觉莫名安心。
队长那货每天都要揶揄一下我,说实话我觉得他思想有毛病。
“哎、哎,你看什么呢。”
“那个……”
“人家写字你看啥啊,说起来你小子连字都认不齐。 ”
“去去。”
我觉得脸面摆不住了。
“会认那么多字干嘛,队长你今天活干完了吗。”
“干完了。”
“……”
这货大概觉得挺好笑的,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哦,我知道了,你喜欢亭子里面那个?”
“……我不搞基。”
“呸!”
队长似乎对于我这种掩耳盗铃的说法十分不屑:
“喜欢明天我就带你去山上看看。”
……那还真是,谢谢您了啊。
2、
所以说人也看了,曲子也听了。
对于我这种不懂音律的人来说,我只感觉,啊,真是好听。
妈的真好听啊!!!
我觉得心里有点阴郁,这种大白菜一般来说不是什么猪都能拱的。
虽然这个比喻不恰当,我当然不是猪,苏竹安也不是白菜。
队长一度鄙视我的所作所为,虽然我屁事没干。
“有所做、有所不做。”
队长勾着我的肩膀熟练地说:
“既然人家万花的大兄弟看不上你,那你就去帮我打桶水。”
“……干嘛。”
“帮我打水,帮你排忧解难。”
……排忧解难在哪啊!
虽然内心万般吐槽我还是去打水了,山里的水清澈甜润,我洗了把脸。
啊,爽。
下午的阳光和暖,我蹲了一会抹了把脸准备打水,就看见苏竹安走了过来,他依旧穿着清早那身紫黑色的衣服。
“你在这干什么?”
“打水。”
他看起来很放松的样子,也洗了洗脸,说要跟我一起回去。
这一发操作弄得我内心只打鼓,你说他天天呆在山上,今天下来跑大老远只为洗把脸?
这话我都不信。
一路上相顾无言,正在我内心挣扎要不要和他说两句的时候他开口道:
“江辉?”
“啊?”
“你叫江辉。”
我想了一下,这是个肯定句。
“是啊……你怎么知道?”
他低低笑起来,站住:
“我早就认识你了。”
“啊?”
“在山上”
他的眼波流转:
“很久。”
3、
老实说我觉得我被告白了……
这颗白菜拱一拱还是有希望的。
队长那货听说之后就说:
“看吧帮你排忧解难。”
???
要点脸好吗??
我噎了一下说:
“队长你什么时候也找个对象啊。”
“我早有了啊。”
????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
“你没看见这破山上每天都有个藏剑的公子哥儿来找我啊。”
……合着现在公子哥的口味这么重了吗!……不是原来那是你对象吗?!
“小江。”
“啊?”
“你这么迟钝不行啊,我对象都来多少次了。”
……去你的,你才不行啊!
4、
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努力地拱一拱苏竹安这颗白菜。
所以我每天早上都去凉亭里找他,还要忍受队长故作惊讶地说:
“哟,你这是起的比鸡早,是不是脑壳有包啊?”
“……”
不说话你会死吗不会。
苏竹安对于我的到来并不惊讶,相反他很平常。
有时候我会给他带点山里的一些小玩意,或者一些吃的,苏竹安都会坦然接受。
山上待久了颇有些无趣,苏竹安每天不是看书就是练字,偶尔弹琴。
我觉得挺无聊的,他就开始教我写字。
你别说真情趣,他的手握住我的时候,我感觉连手都烫的发抖。
他就笑,弯下腰,鼻息喷吐在我的后背上。
“这里要利落一些,你看……”
……看什么我根本不想写字了。
嘤。
5、
所以说我最后还是和苏竹安成了。
知道你们想看点和谐的内容,据作者描述那天风雨大作。
我和苏竹安跑到山洞里一番干柴烈火,结果第二天以我起来腰酸背痛……
等等这是什么奇怪的play??我为什么会腰酸背痛??
我想把作者打一顿但是被苏竹安拉住了,所以没打到。
唉,男人就不要在意上上下下的……不行我还是好在意。
你这是针对我啊!噫。
6、
苏竹安说他很早就认识我了,嗯,我信。
有时候山上也挺有趣的,清风明月竹海鸟鸣。
但呆久了实在寂寞,我就问他:
“苏竹安,天天待在山上不无聊吗,闲的时候你干什么啊?”
他笑:
“看你啊。”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