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惊风落雨,树林阴翳。
夜里狂风暴雨过去,只给清晨留了一线勃勃生机。
艄公站在船头唱歌,约摸是什么粗犷的调子,惊得四周水鸟游散,像鱼儿般扎进水里,留了一个漂亮的璇儿在水面。
“心情不错?”天策问着。
藏剑回头看他一眼,哼了哼,嘴里是什么不成曲的调子。
他慢慢起身,动作很轻,身上没有负剑,换了一套明黄的衣服,头上别了一枝带花的发簪,衬着他略显苍白的脸色,显出一些漂亮的精致。
这是四五月份的天气,阳光撒下来便是带着和暖,引弄着鸟类叽叽喳喳欢叫,街头艺人唱的是本地流行戏曲,引着无事的闲人们驻足围观。
两个人走到客栈里,回了房,天策拿出一瓶药来。藏剑脱了衣服,身上绷带绕了几圈,隐约可见血迹。
上药其实是很疼的,药粉蛰着伤口,入皮跗骨,有时疼的让人发狂,只想把那块血肉挠弄下来,狠狠地撕扯。
藏剑只闭着眼睛,面上平静地看不出表情。
天策在他的脊背上亲了一口,轻轻地带着一点看不见柔情。
街上卖艺的姑娘大多是江南一地的人,唱起歌来响亮清澈,温声细语,传到房间里声音还是清楚而柔情,像是润物细无声的绵绵细雨。
两人坐着听了一会儿,那歌声隐隐约约,唱春日百事好,柳条万重高,天上游云飘逸,水里的鸦雀玩闹。
天策听着不知怎么哼唱起来,只是调子有些不熟,他想了一下,说道:
“这是情歌。”
“对。”
“想不到这儿的情歌这么好听,很……柔。”
“对。”
藏剑看他努力和自己找话的样子,不知怎么忽然有些恼自己过于沉闷的性格。
他想说我们去楼下走走,去街上走走或许比在房间里这么闷着要好的多。
可是刚拉起天策的手,抬头便看到天策那双亮晶晶的泛着荧光的眼睛。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气氛实在是过于旖旎。
天策在他的头上亲了一口,很小声的问了一声:
“伤口碍不碍事?”
“不碍事,这种事情还伤不到我。”
“那你别动……”
他附着藏剑的耳朵,轻声地温柔地呵气:
“让我来。”
红色衬着白色的确好看,天策的皮肤长得偏白,他把衣服脱下来又去脱藏剑的裤子。
两人的嘴唇虽然是软的,下面却又硬的不行。
天策跪坐着,他感到藏剑的肉根进到自己的那个洞里,被侵入的感觉说不出来的怪异。
藏剑抚着他,温柔而体贴,眼睛里虽然清醒,可是他知道自已经醉了,要被溺死在天策这一腔泛水的柔情里。
天策重重地喘了一声,他呼了一口气,冷汗就顺着面颊滑落下来。
“坚持的住么。”
“……你快些。”
“跪着太累了,你要不要换个姿势?”
“不用。”
天策回答着,不知怎么又有些恼怒起来:
“你快些!”
藏剑听着反而轻笑起来,他从锁骨处向下轻吻,叼着天策的奶头撮了一口。
“不错,胸很大……你说我吸得多了……”
藏剑声音低哑的带着笑意:
“会不会出奶?”
天策最恨他这样问自己,脸皮全无,倒是一点也看不出平常那样沉闷的性子了。
他便低哑的回答道:
“会不会出奶,你不知道么?”
“倒是,以后会出……也说不定。”
说着两人滚成一团,声音混乱地压抑着情欲,低沉的响彻在这一方天地里。
太阳西沉下去,窗户外面清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窗柩上的一串红色的珠子,也细碎的泛着荧光。
天策起身,身上遍布着情欲过后的红色印子,藏剑看着不知怎么心情愉悦了起来。
“晚上有集市,去看看?”
天策回头,感觉就好像自家的闷葫芦开窍,嘴角勾了起来,他轻声回了句:
“好。”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