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一些片段
——
——
院子里寂静无声,积雪从枝头跌落下来,压的树吖嘎吱一声。
小童呵了口热气,悄悄地在空气中带出一股白雾来。
“先生——”
那孩子拿着扫帚,把积雪一点点扫干净,欢快地说:
“又等师父来吗?”
“对。”
藏剑披着红色的披风,眼角下长了一颗小小的黑痣,笑起来很是好看。
他和善的问:
“大清早的你一个人起来扫雪?”
“呜……”
小童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
“昨天背书少背了一篇,所以被罚来扫雪——”
藏剑闻言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摸了摸小童冻得通红的鼻尖,笑道:
“是该罚。”
“……”
那孩子被噎了一下,大叫起来:
“呜啊啊,先生是坏人!”
*
这一叫惊得万鸟齐飞,树杈间呼啦啦飞起一片雀子。
白衣人端出一个棋盘,抚了抚上面的灰尘,他的眼角锋利,常常给人一种威严的压迫感:
“你来就来。”
他又把棋子摆好:
“逗他干甚么?”
藏剑把披风放好,笑眯眯的:
“无聊也不行?”
黑子先走,白子后行。棋盘落子发出脆响,衬得满室寂静。
那藏剑问着:
“这山上要我送点东西过来么?”
“不劳你操心。”
“怎么能叫操心?”
“我自己会买。”
“童子也该买身新衣服了……”
“我看他穿这身挺好的。”
“点都不心疼徒弟?”
“……”
天策落了一子,打了个平局,他皱眉:
“你又让我。”
藏剑听着喝了口茶,他润了润嗓子:
“我带着童子下山……”
“随你。”
“他还背书么?”
天策把棋子捡起来,轻声道:
“回来补就好。”
藏剑听着勾唇笑了笑,站起来在天策头上吻了吻:
“你这个师父。”
他重复道:
“点都不心疼徒弟。”
*
童子扫完了雪,地上干干净净。
“师父,你们下完棋啦?”
藏剑仍披着那件红色披风,他下来想去摸童子的头,被躲开了。
“先生又想欺负我。”
藏剑笑:
“谁说的,我带你下山好不好?”
“山下有什么好玩的……我不去。”
“新衣服要么?”
“呃……”
“糖葫芦,风筝,拨浪鼓要么?”
“……”
天策咳了两声:
“你们下山,早点回来。”
“师父不和我们一起吗?”
师父走出来,声音仍旧清冷:
“早晨记得练枪,书也是,回来我要检查……”
他又站起来对藏剑说:
“早点回来。”
藏剑笑,似有似无:
“嗯。”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