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夏日暑气盛足,我坐在亭子里颇为无聊,我那讨人厌的兄弟叽叽喳喳地叫嚷着今天天气如何如何,这豆腐放在这里如何如何。
和我们一同坐在亭子之中的一位先生很是慈爱地看着我们,他年纪颇大,但是精气很足,眼神亮而明媚,一身黄衣更显得从容淡定。
我的脸像是烧着了一般呵斥我的兄弟,希望他能够安静一些。先生倒是不甚介意,只是咪咪笑着与我们攀谈起来。
他见我们有些尴尬,便讲了一个故事与我们听。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条颇为贫瘠的山间野路上曾经有一位旅人路过。
旅人年轻的时候立志走南闯北,见遍天下奇异事物。旅途间累了便席地而卧,渴了便喝山涧水解渴,时间匆匆,旅人心中愈发平静宽和,平常事物很难再去撼动他的心神。
一日旅人在路途中遇见一受伤侠士,是从路上滚落下来,如连滚带爬便如山崖落石一般。
旅人费了一番时间才将这位侠士从路边拾捡起来,又拿布条将他的身体包扎起来,夜色渐浓,侠士悠悠转醒。
他沉默地道谢,便要起身离去。
旅人唤住他,不知为何起了恻隐之心。他料想这人在山间患伤行走,便如同送死一般。只道是顺路,想要和侠士搭伙同行。
二人一同翻山越岭,路过山谷、越过溪流、踏过村镇、渐渐从心底埋下一股浓深难言的情意。
起初旅人并不知这股难言的感觉从何而起,他只道是自己的心境还不够平和,只望多读些书籍能够使自己平静下去。
一日夜深而寂静,他席地而坐,心中甚是燥热。夏日风颇大,湖边候鸟嬉戏,偶尔蛙鸣此起彼伏,扰人心神。
他悟自己的剑法,他想自己的剑,要快而利,静而疾,不为外物所牵动,亦要狠绝,不能犹豫。
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想起侠士,只是一想,便不能停下。
旅人若有所思,站起身来,他慢悠悠地走到侠士的屋门外立住了,心中杂乱不知何起。
又烦自己这一番不知从何所起的燥意,只是瞬间便想要回去了。
正当他犹豫不决时,侠士从屋里面打开了门。
他只是微笑着,声音轻柔:
“你来找我做什么?”
旅人呆呆看着他,月光柔和地映在青红的硬石板上,墙上显出一块楔子,那根楔子凹进墙里面,被月光照得柔而静谧。
[我是喜欢他的。]
旅人心中悸动,好像解开了心结一般,欢喜一瞬间充盈了他的心胸,像是烟花炸裂一般,又缓缓归于静寂。
这便是先生讲的那个故事了,我们眼巴巴地希望先生把后文也讲出来,但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日落西山,兄弟喊着要回家去了。我拉着兄弟的手走在路上,不知怎么心中一动向后望去,只见一位红衣先生拉着先生的手,他们走啊走,渐渐归隐进这偌大的山林中去。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