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批发小甜饼

我还是存一下我的大纲
……
晏周、abo

1、
周翔一直和兰溪戎合租,兰溪戎挺喜欢周翔的,但是周翔一直没有回应过他。
有一天,晏明修回国了,他跑回来找周翔。
原来晏明修上大学的时候俩人好过,不过晏明修后来出国了,两人就一直异地恋。
后来慢慢的,周翔开始感觉不对劲,他感到晏明修在“躲”自己,虽然说不清是哪方面的,但晏明修就是在“躲”自己。
周翔就觉得挺难受的,过节的时候他买了飞机票准备去看看晏明修,去了他屋子底下,站在门外不知道为什么不敢敲门。
于是他找了个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起来去晏明修屋子附近等了一上午,中午就看见晏明修送一个女性出门,两个人出门时还接了一个吻。
周翔就开始觉得自己挺贱的,回国就把晏明修的联系方式都删了。
两人就这么一两年没有联系,这事就是他心上的一根刺。a和b不能互相标记,要是自己和a谈感情,要是有一天某个o来找自己,说自己怀孕了呢?
他该怎么办?
虽然听上去挺可笑的可这他妈不就是现实吗。
晏明修突然来找他,周翔挺惊讶的,不过他更感到恶心。
但是他没有跑,他的事业在这座城市刚刚起步,可是晏明修怎么还有脸回来找他?
2、
晏明修出国以后被家人安排了相亲,其实他一直挺厌烦这种事情的。
他从分化成a以后,每个发情期都会找b当床伴,原因无他,b怀孕几率小,只要不进生殖腔根本就不会怀孕。
直到遇到周翔,慢慢的两个人就成了固定床伴。周翔脾气好,事事都顺着他,很让人放心。
出国之后母亲每天都会打电话让他相亲,他挨不过也跟几个o见过面,约会过,男的女的都有。
他哥知道自己天天在想什么,严肃的和他聊过,很严厉地批评过他。
渐渐的他开始感觉晏明绪说的是对的,父母也做的是对的。
但他不敢跟周翔打电话说分手,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直到有一天,很久,他感到自己很久没有和周翔打过电话了,他突然开始慌了,他打电话给周翔,但刚接通周翔就把电话挂了。
后来再打过去就没有接通过。
他立马就回国了,可是周翔搬走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周翔的朋友有谁,也不知道周翔老家在哪。
他把周翔丢了。
3、
总之找到周翔的时候他非常兴奋,还想好了一堆说辞,准备和周翔诚恳的谈一谈。
但打开门的时候没有周翔,只有兰溪戎,兰溪戎的信息素非常清新而具有侵略性。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a的信息素。
他的所有打算都开始方寸大乱。
“请问你来找谁?”
“周翔。”
“翔哥还没回来,他们公司最近加班,我在等他回来一起出去吃夜宵,不然你和我一起等他?”
合租的室友绝对没有这么亲昵,一想到周翔可能和面前的这个a发生过什么关系,他恨不得和兰溪戎打一架。
但他还是走了,失魂落魄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跑到周翔的公司底下呆着,这么呆了几天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又跑到周翔的合租屋里面去了,没有兰溪戎,只有周翔一个人在家。可是周翔开开门,晏明修只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惊讶,很快的这点惊讶便被厌恶和反感所代替。
这无疑刺激到晏明修了,他把周翔连拖带拉的弄进车里,又把周翔带回了自己的房子里。
周翔不跟他说话也不和他交流,两个人僵持了一天。
晏明修开始感到巨大的挫败,他小心翼翼地,温柔地对待周翔。他很害怕,害怕周翔又消失了。
一个星期之后周翔终于待不住了,他的公司刚刚起步,晏明修这样囚禁他不仅是犯法的,更会对他的事业造成巨大的伤害。
他开始尝试和晏明修交流,但晏明修这种轻柔而小心的态度,再不复当年的傲气,几乎让他感到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了。
根本是一场可笑的闹剧。
他跟晏明修说到当年,他说我看到你吻那个女性了,他说晏明修你真的觉得我这么贱吗?他说晏明修,假如你真的足够喜欢我,你会和那些o约会吗?
不会吧。
周翔说完感觉自己挺可笑的,这些怨气像不能碰的疮疤一样,这么多年一直埋在他的心里。
显得他像一个可笑的怨妇一样。
晏明修更是无法辩解,这些事他都做了,周翔说的对,假如当年他真的足够喜欢周翔的话他就应该和家人摊开说,而不是和那些o约会。
但要他放弃周翔他根本做不到,周翔不在的一年,他感到难受、焦虑和巨大的挫败。
当他看到兰溪戎的时候这种挫败感更是无所遁形,嫉妒感简直让他发疯。
他根本不能让周翔离开,不然他会发疯。
两人就这么呆着,直到晚上两个人做了一次,很痛苦也很用力。
晏明修最后说,他说:
“周翔,我放你回去可以,但是你不要再躲着我了,也不要和兰溪戎住在一起。”
他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周翔的眉头轻声说:
“翔哥,你搬过来和我住。”
说着晏明修看着周翔睁开眼睛,那双眼睛里腻满了一种麻木的悲伤。
第二天晏明修果然送他回去了,周翔和兰溪戎说不能在和他合租了。
兰溪戎很惊讶问他为什么,他模糊地带了过去,他并不想把兰溪戎带进他和晏明修的私人恩怨里面。
不过晏明修家里有权有势,如果不答应晏明修他肯定还会被关起来,公司的发展肯定也会受到巨大挫折。
他周翔虽然宽和温厚,但他周翔何时这样处处受人限制,何时这么孬过?
从那之后晏明修开始频繁的接他下班,没空也会让司机来接他。
两个人呆在一起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周翔那种警戒的、公事公办的态度让晏明修根本接受不了。
最后晏明修决定带周翔去度假,他要带周翔离开这里,哪里都好。
他们去三亚度假了,三亚的景色果然不错。但周翔心里沉重,他不知道晏明修什么时候会放过他,什么时候会对他失去兴趣?
两个人之间好像隔了四万八千里,在这里的每个晚上晏明修都会和他做爱,做到他失去意识为止。
回去之后晏明修变本加厉,直到有一天晚上晏明修戳进他的生殖腔,他开始慌了。
他做了一种无力的反抗,他觉得晏明修根本是一个混球,他用力打了晏明修一巴掌,晏明修顿时就清醒了。
但是晏明修没有放开他。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直到天亮,周翔走进公司里 ,他开始感到自己的精神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疲乏。
他甚至觉得自己辞职,从这里搬走好了。
4、
公司谈判接了一笔单子,很大,这对于他们这种刚上市的小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这大概是最近唯一让周翔感到欣慰的事情了。
两帮人马吃了个饭,饭局上蔡威和对方老大虚与委蛇的互相夸赞了一番,回家的时候晏明修果然在饭店外等他。
这个单子进行的非常顺利,周翔感到那种名为“运气”的东西又回来了。
晚上他决定请晏明修吃饭,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请晏明修吃这顿饭。
两个人去了一个地址很偏僻的烧烤店,这个店也算老店了,即使偏僻,深夜人流也络绎不绝。
两个人喝了几杯啤酒,要了几十串羊肉串、几条烤鱼和一些腰子。
周翔那个晚上喝了很多酒,本来他只是想吃饭的,但吃着吃着他就感到一种不舒服,吃着吃着他就开始喝酒。
他说:
“晏明修,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为什么啊?”
“你说你喜欢我,你为什么要和别人约会?”
“我周翔吃得饱穿的暖,是,那时候我是天天缠着你,但这就是要被你随便糟蹋的理由吗?”
渐渐的他感到视线模糊下来,有人抱着他,把他搂在怀里。
“翔哥。”
那个人低声说:
“对不起。”
5、
两个人的生活渐渐开始解冻,说不上来的带着点温存。
直的晏明修他妈过来看他,那时候周翔在家里晏明修也没让他回避,三个人异常的带点尴尬。
周翔坐不住,晏明修他妈打量的目光让他浑身不自在,他出门买菜准备中午做个火锅。
晏明修他妈问他:
“年轻人。”
“嗯?您说。”
“你不是o?”
“……”
周翔点了点头,但晏明修猛地握紧了他的手。
“妈。”
晏明修开口,他的声音乖巧:
“这个事吃完饭后再说。”
“小兔崽子,一天天的……”
晏妈妈带着一点责备:
“就算你准备和b结婚,你也要和我们说啊。”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
晏妈妈明显被噎了一下,她叹了口气:
“不管你和b还是o结婚,你都要好好过,别人和你这么大孩子都有了。”
她又瞪晏明修,带着一点严厉:
“听见没有?”
晏明修满口答应的把他妈哄了一通,周翔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话。
直到晏妈妈走了,周翔和晏明修一起呆着,周翔看着晏明修,他满脑子问号。
“翔哥。”
晏明修说:
“我和家里人摊牌了,我要和你结婚。”
“……为什么?”
“因为我对不起你,我想把最好的都给你。”
晏明修柔声说:
“翔哥你还喜欢我是吧,我看的出来。我以前是个混蛋,那时候我糟蹋了你给我的东西,但是我现在想对你好。”
他说:
“翔哥,我爱你。”
这一晚晏明修真的极尽温柔,周翔想晏明修说的对,他的确还喜欢晏明修,尤其是晏明修这段时间对他这么好,让他的心里重回了一股暖意。
他不是什么别扭的人,晏明修以前错了就是错了,但是他现在告诉父母相当于把所有的后路都封了。
“晏明修,我再信你这一回。”
他轻声说,每一声都敲在晏明修的心脏上:
“要是你再做错我就、我就……混蛋!”
晏明修吻住他,所有的事情都混入夜色之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