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批发小甜饼

“我才不要呆在家里读书呢!”
少年拿着棍子挥舞了两下,气势是同龄人没有的凛冽。
他停下来认真的对同伴说道:
“若是有机会,我便要去参军。我定要当上将军,南北征战,还家乡一片太平。”
身边的同伴羡慕的看着他,两个小小的身影逐渐重合在月影之下,稍大的那个突然严肃的说:
“阿蕴,要是我去参军,定会带上你去。”
“嗯!”
彼时战乱频繁,怨声载道。少年们立下心愿,便是生活中的一丝慰藉。
*
后来温蕴当了一名大夫,山村里大夫本来便稀少,战乱时期更是珍贵难寻。
当有年轻人要去参军,温蕴便问:
“我这里有一封信,如若你见到他,能交给他吗?”
信封上是毛笔画的荷花,荷花旁边附的文字说不出的娟秀淡雅。
接下信封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亲人吗?”
“不,是故人。”
温蕴笑了一声:
“是一个傲气的故人。”
*
年轻人便带着这封信参军去了,军队纪律严明,寻一个人更不容易。
年轻人带着新领的军装入队,小心翼翼的问着领队的领头。
“这里有叫陈程的士兵吗?”
“陈程?”
领队奇怪的反问:
“你找将军有什么事情?”
大夫的故人原来不是士兵,却是军营里鼎鼎有名的将军。
年轻人递上窝在怀里的信封时,将军沉默了一会,又问:
“他还跟你说过什么了吗?”
“没有了……”
将军静了静,把书放进怀里低声说句:
“谢谢。”
*
“这山里狼豺虎豹,鱼龙混杂。”
“你们记住若想活下去,一定要有狼性。”
骄阳似火,映着大地。台上的将军像青松柏树,不动如山,直直的站立着看不出心绪。
*
“我问你。”
“您说。”
“温蕴他……过得好吗?”
“这个……”
“结婚了吗?”
若是结婚,那孩子便是有一、两岁了罢。若是我回去,他还会喊我哥哥罢……?
“将军。”
年轻人正色道:
“若是想他,便回去见他吧。”
是啊,回去见他。
离乡十载,岁月变迁。家乡像一个模糊的概念,遥遥的照在心头上。
“谢谢。”
“我会的。”
*
他选了个好时间,已过了夏季最热的时候 。
再见到温蕴的时候,那人正在筛选草药,神色认真,又像以前一样唤他:
“陈哥哥,你回来了……”
“回来了就坐下吧,我去杀鸡。”
亲人回乡自是要隆重一些,鬼使神差的陈程握住他的手腕。
“阿蕴,你的那封信。”
“嗯?”
“我看了,是一捧土。”
家乡的土啊,是乡愁,是归思。阿蕴……你是在问我何时归乡么?
“我回来了。”
“是。”
“……下次和我一起走吧。”
就像多年前那样,两个少年在月光下立誓,小小少年的身影无比坚定
“阿蕴,若我去参军,定要带上你去。”
“嗯!”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