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清晨夹着鸟鸣。
李铭起了个大早,备了些水,便拎着猫崽子准备去视察工作。
他到地一看,大家早早便动身开工,叶翎啃着张饼混在人群里。
李铭站了一会儿,拍了拍叶翎肩头。
叶翎“唔”地一声回头,又将饼囫囵吞下去,心里忽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擦了擦嘴冲李铭笑了笑。
笑的李铭心里得了几分有趣。
1、
此时夏季已过了最热的时候,厚厚的热浪里带着一丝凉气。
幸而过了这最热的时候,朝廷给足了拨款,人力也快了许多。
晌午过后,叶翎便帮忙去分发食物,孩子们见他拿着一筐饼,一窝蜂的挤过去。狼吞虎咽,一看便是饿了许久的样子。
叶翎不知怎的坐在地下,看着这些孩子干的发裂的嘴唇,陷入沉思。
七月风吹,莲花并蒂,江南此时正是风吹花开的好时景。
对比起来,孩子们更让人感到心疼不已。
叶翎又起身,心知自己也该走了。风吹过大地带来一阵尘土,灰扑扑的迷人心鼻。
有猫“喵”的叫了一声。
叶翎抬头看见那猫摇头摆尾的十分欢欣,跟着李铭见得人多了倒是不怕什么人。
男人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过来到这却是让人意外万分。
叶翎便笑:
“你不去监督,来这偷懒么?”
“你呆在这不也是偷懒么?”
……
两人偷懒的人便决定一同走回去。
叶翎打量着李铭怀里的猫儿,一看便是娇贵品种,蓝眼睛好像天空般澄亮透明。
“你养的猫儿?”
“朋友送的。”
李铭说着摸了摸猫儿,皮毛柔软一看便是养的好了。
两人沉默一阵,李铭忽地开口道:
“……其实”
“嗯?”
“我是想打听一户人家,姓凌,不知叶兄能否帮忙留心一下?”
叶翎心里虽有些奇怪,但还是允应了。
2、
偌大的村子,单凭姓氏找人便是十分不易。唯一能让人感到幸运的便是村子里都姓刘,凌姓只能是外来姓。
叶翎问了几个儿童,不过大多数都摇头茫然不知。
也难怪,此地干旱许久 ,这户凌姓人家说不定早已搬走了呢?
太阳斜移两分,无端多了几分凉意。柏树挺拔,叶翎走着便看见一个小姑娘蹲在屋檐下面,房屋破烂却像要倒下去一样。
让人心无端端生出几分怜悯。
叶翎忍不住小姑娘看他,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饼来递给她。
小姑娘先是惊了一下,又去拿,啃了两口想起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
叶翎看的好笑,顺口问道:
“小丫头,这附近有姓凌的人户么?”
“凌?”
女孩抬头看他,回答道:
“往前走,过了十几户人家就有一家姓凌。”
叶翎心中一惊,想不到居然真的寻到了这个姓氏。
他谢了姑娘又问了几户,那凌家的房屋与别家并无不同,家徒四壁,看上去凄凉万分。
叶翎正犹豫着,不知这户人家是不是李铭要找的那户。不过方圆百里,要找到一户人家谈何容易。
叶翎敲了敲门,正筹措着说些什么。
门里开门的人随后便把叶翎镇住了。
……
这个人和李铭,长得何其相似。
3、
原来的九分疑惑顿时变成三分,叶翎心里翻过好几个小剧场,连去找李铭时目光中也带了几分同情。
李铭被他看的浑身不适,喝了口水掩饰道:
“怎么了吗?”
“啊,不是,那个……”
“嗯?”
“我问到了。”
问到什么,不言而喻。
李铭一听便与叶翎去寻了,却是远远的站在门外,太阳照着房屋将他们裹在阴影里。
屋子里的人抚着妻儿,身上虽然穿的普通却不破烂。
过了很久,叶翎才听见一句微不可闻的叹息,轻轻的好像说与自己听:
“原来,早就与我无关了啊。”
却又笑,扯了扯叶翎的衣服。
“回去吧,我请你吃东西”

…写出来,好干……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