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我是一棵树,亦或是树养育的一缕孤魂。
千里连绵的积雪于二月消融殆尽,鹦雀回巢,大地回春。
我的隔壁于此时搬来一位新邻居,起初我自是十分震惊,左窥右觑都不见半分人影。
那声音嫌弃似的提醒我:
“我在土里。”
1、
呃,这位剑兄——我姑且这么称他。
百年多战乱,乱世多冤魂。兵器上附了鬼魅的情况并不少见,所以剑兄的脾气虽然甚是沉默古怪,我也并不在意。
反观山间明月清风,兰草磐石,泥潭流水,燕雀嘤鸣。
我时常劝慰它道:
“剑兄何不放下恩怨,在这山林间远离尘世苦闷?”
“呵。”
他闻言冷笑一声,我瘪了声音,自讨没趣。
2、
剑,是凶器。
既是杀人索命的工具,也是护主保命的利器。
我心知解不了剑兄身为凶器的那点煞气,讲讲故事也是极为有趣的。
夜间明月高悬,阴风阵阵,十里外的狼嚎声听的一清二楚,剑兄忽地来了兴趣,讲起它生前的奇闻轶事。
就说一位藏剑公子,名为叶翎。
城中正逢灾年,饥荒大旱遍地灾民。朝廷抚恤民间疾苦,调官前去救灾安抚。
叶翎作为一名江湖剑客,自是深知百姓苦难,加入了这场安抚难民的行程。
同行的人与他熟识后讲起此地的饥贫干旱,城中几月未曾下雨,湖泊干涸寸草不声,有能力的人远走他乡,只剩下一些没能力的老弱病残,空留在此地等死。
那人说罢叹息一声,喝了杯茶润了润喉咙:
“听说来赈灾的是个将军,不知道惹了什么祸端,竟被贬到此地来办事。”
叶翎把玩了一会茶杯,轻笑道:
“不如今天晚上我前去看一看这位军爷,反正总归是要认识。”
3、
叶翎翻了墙,墙外的柏树长的甚是茂盛。
院子里有男人正在逗猫,身穿一身白色布衣,站在夕阳橘红色的柔光中,尤其显得挺拔英俊。
男人不多时便发现了他,眉峰一聚,抬头便看见了藏在树间的叶翎。
“这位大人。”
叶翎调笑道:
“今日误闯了您家的院子,给您赔个不是。”
男人并未理他,抱着猫便要往屋里走去。
叶翎心想不好,这位居然是个不经逗的。立时便跳下了树,紧跟着男人进到屋里去。
4、
不多时,叶翎便知道这人名叫李铭。
李铭听到叶翎是来帮忙赈灾的侠士,目光顿时柔和了不少。
夜里李铭还开了一坛酒,酒味不烈却带着一股淡淡的甘甜,喝起来颇为柔和。
李铭一边轻柔的都弄着怀中的猫儿,又向叶翎说道:
“救灾的物资已经到齐了,只等到时候把粮食分发下去,修葺工具,开渠引水。月余我们应当便能引水灌溉农田,此前便麻烦你们去帮忙救灾了。”
叶翎听了这一番话,不由得有些许敬佩。他看李铭面色柔和,又不由觉得早上那人对自己说的贬职的一番说辞仅仅是道听途说而已。
月亮悬于天际,色泽明亮的宛如碧玉。配着微风清酒,让人不禁舒适几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