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瑛嘤嘤嘤嘤嘤嘤嘤

♡♥(。´▽`。)♥♡

[世界上真的有神明么?]
[有的]
[真的?]
[嗯。]
*
女孩们捧着奶茶,冬日暖阳在这一方土地里总是显得弥足珍贵。
紫发男人用他那一贯吊儿郎当的作风笑着说:
“这位可爱的小姐,你压着我了。”
“哎?有人在说话么?”
“呃,这位——小姐?”
于是她们睁大眼睛,男人赫然显现。
“哇啊啊!对、对不起!”
“没关系。”
男人善解人意的笑了笑,随后不知怎么的,便没了踪影。
*
神明夜斗,斩杀灾祸,遂被敬为福神。
这片土地受其拥护,无数灾祸被斩杀消弭。
黑夜里风声消散,男人半睁着眼睛。
“亡灵迷途,化为妖魔。”
他朗声说着,睁开眼睛。顷刻间巨大的妖怪便被咻呼斩为两半。
鬼怪丑陋,声音嘶哑嘈杂。巨大的嘶吼声盖过天际,犹如彭彭漏风的烟囱。
“真美味啊——”
“咕,好香。”
“好香。”
无数妖怪在此处现身,黑夜便是他们的狂欢场,数万亡灵聚集于此处高声呐喊。
犹如人间炼狱。
*
“夜斗大人、夜斗大人?”
“啊?”
“您又在发呆了。”
“抱歉。”
金发女孩用一副故作沉稳的口气道:
“如果累了,还是去休息比较好哦?”
“哈,我会的。”
夜斗把头埋进臂膀里,此处是他的寺院,整日也有数千人前来祈福。
可惜他的祝器在某一天,消失不见了。
“雪音……”
“雪音啊……”
夜斗睁开眼睛,院落里阳光灼灼,落在一片葱郁的树林间煞是好看。
不知名的鸟儿高声叫嚣,忽地凭空刮起狂风来,只见昆沙门天倚身坐在狮子上缓缓落地。
“夜斗神。”
她的样子看起来有几许兴奋:
“你要的消息,我找到了。”
*
是一处废弃的钢厂,废铁和灰尘挤压在一起,铁锈味大的让人窒息。
此时正是午夜时分,星月隐匿,妖魔在此出没
——正是时化的好时机。
夜斗自楼顶上向下探寻,可惜人气了无,雪音……似乎也不在这里。
于是皱了皱眉头,继续向前走着。
“咕,好香。”
“是神明呢。”
“咕,好饿”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那些东西高声嚎叫着结成一团,神明对于他们来说便是一顿美味的夜宵。
“啧……雪音。”
夜斗皱眉低声念出这两个字,数不清的黑影忽地向他袭来,像一个巨大的液压机。
夜斗不慌不忙,几乎就在一瞬间便躲过了这一攻击。他反手一刃,剑刃轻触妖怪身体,妖怪应声轰然倒地,立时便灰飞烟灭了。
漆森幽暗的黑夜里无数亡灵飞舞,它们被消灭,复又聚集。
夜斗神的动作极快地把他们劈裂撕碎,亡灵们便于他的剑下消逝。
终是黎明来到,阳光温暖却又轻飘。夜斗疲倦的眯着眼睛,他站了一会颓然的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
*
雪音站在城市的高楼上,无数建筑矗立迎接着这片土地上的第一抹金色光辉。
他蹲了下来,看见夜斗神安然的躺在角落里
——谢天谢地,他想。
春季虽然已经来临,但清晨依旧十分寒冷。雪音愣了一会,终于跳了下去轻触了一下夜斗神的眉头。
这个人……是他的光啊。
他静默一下站起身来便决定离开。
“为什么走?”
夜斗神忽地睁开眼睛拉住了他。
雪音只觉得喉头干涩,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
雪音染恙了。
那些眼睛狰狞地从他的后背上裸露出来,并发出[咕咕]的声音。
夜斗神低声询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
雪音只有苦笑:
“从某一天,很早就开始了。”
他的声音很轻,仅仅是陈述某一事实。
“夜斗啊,我……”
神器的神情变得有些痛苦,他说:
“这些恙,是消不掉的。”
消不掉的。
有一天,神器对性别相同的神明产生别样情绪。
一种独占欲,或者是[爱]的话。
不不不,这根本不是爱,仅仅是一种狭义、阴暗的想法罢了。
于是雪音站了起来,他说:
“我要走了,夜斗。”
*
夜斗只觉得自己心中茫然无助,一种怪异愤怒的心情于他心肺中腾升。
他并不想让雪音走,再说雪音又能走去哪呢?
于是猛地站了起来,挡住了雪音。
“雪音——”
夜斗低下头,不知怎的,心中竟一片柔软。
于是他低头亲吻住了雪音。
神器有些惊讶,复又平静,面上潮红一片。
只听见神明低声说:
“不要走,雪音。”
*
春日阳光明媚,女孩们捧着奶茶。
忽地一个女生说:
“哇,这个牌子。”
“哎?”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很常见的牌子啦,夜斗神神社的牌子,上面的人听说是夜斗神本尊呢。”
“哎,那是什么?”
“呃……最近流行的神明 。”
“啊?”
知名神明夜斗神坐在房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笑嘻嘻的:
“哈,我现在可是知名神明啊!”
雪音不忍直视的吐槽说:
“你没听她说不认识你么。”
……反正也快过气了吧。
“……”
“……”
夜斗忽地扒住雪音的后背并掀开衣服。
“哇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
“雪音,恙都消失了唉。”
“废话啊!!”
“那些恙到底怎么回事啊。”
雪音涨红了脸:
“管这么多干嘛啦!!”
这毕竟是个秘密。
嘘。

.end

——————
——————
居然码了这么多字,滑稽。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