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

咸鱼[躺]

春风醉(一)

一、
洛阳街道茶馆里热闹非凡,可惜天公不做美,噼里啪啦下起珠子似的雨来。
白衣公子执扇、玄衣公子喝茶,两人皆是气质非凡。
白衣公子笑邀道:“细雨阑干,雨打芭蕉,下一盘棋如何?”
玄衣公子只抬了抬眼睛,浓墨色眸子里看不出情绪。
两人对弈,白子先行、黑子后来居上,棋盘上厮杀激烈不分上下。
过了半晌,白衣公子展眉说道。
“是我输了……阁下可是出自恶人谷?”
“何以见得?”
  “路数实在过于刁钻阴冷了些。”
玄衣公子哼了一声,并未答话。
淅淅沥沥的雨水流淌了一地,不知过了多久天气渐渐转晴。
白衣公子临走时道:
“柳沧澜,阁下以后可以来霸刀山庄找我。”
“燕朝曦。”
玄衣公子答道,又说:
“正邪不两立,以后是看不到了。”
白衣公子轻笑:
“不一定,倘若再遇到一起喝酒调琴、听雨打芭蕉岂不美哉?”
没想到一别竟是两月余后。
扬州城里歌舞升平,醉仙楼上的姑娘轻抚古筝发出缠绵悱恻的靡靡之音。
燕朝夕换了一身便装坐在听客之中,依旧是一副看不出什么情绪的样子。
“燕兄——”
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传入耳畔,只见柳沧澜换了门派服饰朗声笑道:
“我就说再遇到——喝酒调琴岂不美哉?”
燕朝曦冷清道:
“想不到你这正道人士还会来这种不入流的地方听曲儿。”
柳沧澜笑:
“你这邪道魔尊不也来了?”
燕朝曦自觉脸皮厚不过他便不再搭理。
一曲完毕,台上姑娘垂眉起身,又换了一曲。
柳沧澜压低声音:
“燕兄来扬州城中游玩,不如和我一起去城中看看夜景”
燕朝夕不可否置,这些日子的确有些无聊,便默许了柳沧澜的提议。
河边是华灯初上,岸上人影斑斓,嘈杂非凡。
柳沧澜站船头感慨:
“年年岁岁花相似……倘若城中每年都是这般繁华可好。”
燕朝曦只是沉默不语。
柳沧澜又低低笑道:
“倘若有一天正邪相容岂不更好?”
燕朝曦只暗了暗眸子:
“无稽之谈。”

扬州城里柳家二公子最近找到了一些新乐子,整日到街上买了些稀奇的小玩意儿。
他本来就生的十分俊俏,笑起来更是像碧波荡漾的一湖春水,让姑娘们脸红心跳。
燕朝曦坐在后院看书,不肖一会儿便传来柳沧澜的声音。
“燕兄,燕兄——?”
只见柳沧澜拿了一壶酒来寻他,眼睛弯的像月牙似的。
“可否赏个脸一起喝酒?”
“好。”
几十年的女儿红,烈酒香醇浓厚,带有浓香和一丝丝甜味。
柳沧澜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 ,说起他爹要给他娶亲,那裴家的大小姐如何贤惠,李家的三小姐如何俏皮。
最后叹了一句:
“唉,可是我不想娶亲”
燕朝曦问:
“为何?你迟早要娶妻生子的。”
“哎……倘若所娶之人不是自己的心上人,又有什么滋味呢?”
柳沧澜好像醉了,呢喃着说了许多。黄雀跃上枝头,发出一声清脆的鸣笛。
“燕兄……燕兄你娶妻了吗?”
“没有。”
“哦……没有啊。”
柳沧澜哧哧笑道:
“那……把吾家三妹介绍给你如何,我三妹啊,又聪颖又贤惠……”
“你喝多了。”
燕朝曦打断他,皱了皱眉。
“是啊……”
柳沧澜低声说:
“我醉了。”
——————————
——————————
突然想起
微博排版辣到我了
在这里发一下(。・ω・)ノ゙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