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___(●'◡'●)ノ✨

绝赞补番中

猫说

铃铛轻响,鲜血飘散,娇艳的花朵温柔绽放,温润的少年沉入湖底。
月光于风声的浅吟低唱中隐瞒最后一丝秘密,有谁悄悄死在了月光下的温柔乡。
1、
他迷茫的睁开眼睛,眼前是黑白相间的狸花猫。
猫说:“早上好。”
他沉默数秒:“你好。”
2、
“你已经死掉啦”,猫趴在草地上慵懒的摆尾。
少年看到蜻蜓在湖面上摇摆纷飞传播着爱的呓语,从湖边向下看,感觉湖面只是碧水晴天的明晃晃。
正午的太阳艳阳高照,他感到自己是半透明、轻飘飘的浮在空中。
少年问猫:“你叫什么?”
猫说:“我没有名字,不过你现在也没有。”
——带着执念死去的鬼魂都不会记得自己的名字,他们只会变成天地间的一粒红尘,迷惘的存留在个世界上。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啦,我会带你结束这一切的喵~”猫说着伸了个懒腰。
——直到正午。
他跟着猫跳来跳去,变成灵魂的自己轻盈的好像一阵风一样。
市区里面喧闹而拥挤,他听见植物们窃窃私语,动物们高谈论阔,数不清的游灵们飘来飘去。
死后的世界荒诞不堪,人类、游灵、恶鬼、动物、植物掺杂在一起。
“喂,跟紧我啦”
“啊,好。”
3、
紫发少年在灯光下忙碌,他的手指敲着电脑飞舞,夏末的空气热烈的好像一管油绿的芥末那样
桌子上放着他和某人的合影——前任的合影,但是他依旧没有把这张照片扔掉。
『叮咚——』,谁的QQ提醒。
『还没睡觉啊,夜斗老师~』
『熬夜使我兴奋.jpg』
『哦哟~我最近听说了一些关于雪音君的事情哦』
『喔~又交女朋友了?』
『不是哦……雪音君失踪了……』
——失踪
夜斗眨了眨眼睛,桌面上是这几个字无疑。
不可能……怎么可能…
『是传闻吧……』
『是……不过也不一定啦』
『……』
『啊,不过你们已经分手啦~这种消息无所谓的吧……』
是啊,已经一年了——分手。
夜斗把电脑关上喝了口水,他感到夜晚变得寂寞而且安静,所有的空气都好像变得炎热又灼烈,让他无法呼吸。
——失踪。
——雪音失踪了。
这些东西摇摇晃晃,反反复复在他的脑子里面激烈的进行着搏斗冲击。
不可能的吧……
怎么可能……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强迫自己瘫在床上,而这种事情则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塌糊涂,以至于睡不着觉了。
4、
夜斗做噩梦了,他梦见那个橙黄色头发的少年向他招手。
夜斗大喊:“喂——”
突然空间开始扭曲纷乱,所有的情景支离破碎,他一脚踏空从地上跌入虚无的黑暗里。
橙发少年在空间里下沉破碎,身体变得好像羽毛或者尘土那样飘飘然,光线穿过他的身体透出微亮。
夜斗惊讶的说不出话“你——”
就好像一幕黑色的幽默荒诞戏剧,空间瞬间变成了吞噬人的黑暗巨兽。
夜斗惊悸的大喊“喂——雪音!”
于是猛的被惊醒了。
“哈——呼——”
用手摸了摸自己空虚的胃沉默了好一会儿,闹钟响了起来。
『滴滴滴——』
上面显示着:
『6:30am』
5、
猫熟门熟路的爬进了水泥筑成的钢筋大厦,少年生前的住处倒是意外的干净。
它跳进卧室扒开抽屉,梯子里面有资料、照片、安眠药和一些数不清的小东西。
“过来看看,这是你的照片喵~”
“嗯,这是谁啊……”
“爱人。”
“?我的?”
“对的喵”
“……男的?”
猫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少年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他开始打量自己生前的住所——这个住处虽然不大住一个人却绰绰有余,房间里面干净整洁看起来自己生前应该挺爱干净,房子里面种的有几颗盆栽,还很是翠绿。
感觉自己过得还是蛮不错的怎么会自杀呢,少年默默吐槽自己。
他看见猫从客厅的桌子底下熟练的拉出猫粮。
“我说你该不会是我养的猫吧……”
“……我才不是你养的呢喵~”
————————
写到一半没感觉了,我tm对我自己就是一刀……
说不定周末就写完了T^T
不过也没啥人看我就先放在这了……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ノ◕ω◕)ノ
还有你们想要刀子还是想要糖,虽然说我预定的是刀子……(消音)
准备补一补狗血文,我怎么这么喜欢说废话啊(T▽T)(……)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