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瑛___(●'◡'●)ノ✨

绝赞补番中

遗失之地


这是夜斗搬到这所贵族中学第七天,他发现了一些比较奇特的事情。
比如二年五班雪音,似乎是个优秀的甚至有些孤僻的孩子。
“你说雪音?”日和从繁忙的备课中抽出眼睛“嗯……好像家庭情况有些特殊……”
1、
每当夜幕降临,雪音就觉得他的世界沉浸在一片被荆棘藤包围的荆棘地里。
当他独自呆在房间,数不清的藤条会从黑暗处伸出他们带刺的枝桠,从梦中将他围绕勒索,直至窒息。
灰色的黎明将至,他睁开了眼睛。
“是的,老爷夫人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仆人尽职的转述着“他们希望少爷能够多出去走走。”
于是雪音拿着他的薄外套走到附近的公园里,而今天的天气也实在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哟,这不是班里的帅哥嘛”夜斗此时正坐在石椅上喂鸽子。
雪音不甚在意“夜斗老师……”
“啊啊,老师什么的太生疏啦”把鸽粮撒在地上,那些鸽子哗啦啦散开“叫夜斗哥就行。”
所以雪音今天的行程从散步,变成了和夜斗一起散步。
他从没想过这所城市原来除了公园,游戏厅和餐厅,居然还保留着一片繁茂葱郁的山地。
“想不到这里还有樱花……”雪音有些疑惑的抚摸着樱花树 ,微风吹过粉色的樱花瓣散落一地
“山上气温低一些啦”夜斗显然对山上的情况了如指掌“小时候只要不开心我就会来这里看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大半城市,好像天地辽阔,广袤无垠
——那时候我就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
夜斗和雪音一直在山上呆着,他们从清晨呆到黄昏,直到地平线上的光线消散,直至消弭。
当他们各自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雪音进门前还把外套抖了抖,因为上面沾满了爬山散落的碎泥。
家里的管事显然有几分惊讶,雪音平静的上楼,最后问了一句
“父亲回来了吗?”
“老爷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我知道了”
早就知道是这样,或许说没有一点失望。
把柜子里的相册拿出了,往里面填充了一片树叶,这是夜斗从樱花树上摘下来送给他的,他还说
“你看,这就是春天。”
2、
夜斗作为一名空降这所学校的新老师,他上任之后就得到了学校的重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临时班主任”一边在黑板上写上名字,一边解释道“威娜老师家里有事,所以这几个月由我带你们……”
雪音拿眼睛斜睨他,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班长铃巴是一个讨喜可亲的孩子,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素养,第一时间就和夜斗报告了班里面的情况。
夜斗偷偷问他“雪音在班里面的人际关系怎么样?”
这显然让铃巴有些为难“雪音君好像有些独特,不太喜欢和人一起玩……不过如果别人问他问题他也会认真回答……”
嗯,特立独行。
默默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夜斗笑着说“我知道啦,谢谢你。”
总之夜斗很快在班级里面混开了,他的性格更是让他显得如鱼得水。
雪音回家的时候总能看见夜斗骑着自行车悠悠呼呼的到处晃,似乎因为他们是同路。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两个人反倒热络了起来。
“嗯哼,小哥又一个人回家?”夜斗骑着自行车在雪音身后晃晃悠悠。
“那管你什么事啊……”
“啊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
“……为什么”
“这就是amazing啊!”
“……”
3、
雪音感觉生活好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好像是干涸沙漠里遇到湖泊的鱼。
或许是因为夜斗在课外与他讲话,使他感到了一丝慰藉。
总之他整个人都好像变得开朗了起来,事实上雪音本身长得就比较阳光,现在笑起来更是英俊。
而且成绩也直线上升,稳坐两把班级第一名。
倾慕者也是有一些的,还有一个长得很Q软的女孩子跑到讲台上宣布“雪音我喜欢你!”
这种示爱方式好像一声惊雷,让情窦初开的少年脑子里“轰——”的一声。
班级里面好像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起哄“答应她,答应她!”
总之雪音手足无措,很想趴在桌子上装死。
恰逢夜斗从班级旁边经过,他听到班级里面一阵震天响的欢呼觉得万分有趣,于是觉得加入进来。
夜斗:“答应她,答应她!”
全班同学:“……”
雪音:“……………………”
雪音:“啊啊啊,你起什么哄啊!”
夜斗:“不行吗……”
当然不行啊,笨蛋!
于是雪音嚎了一声,把头藏在了臂弯里。
生活好像变得五彩斑斓了起来,雪音甚至觉得独自在家也不会感到孤独黑暗了。
回家的时候窗外灰蓬蓬的下了一窗户雨,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发出哀鸣。
夜斗和他一样没带伞,两个人坐在教学楼下面相顾无言。
“啊”夜斗宽慰似得说“或许马上雨就变小了……”
于是很微妙的……
雨变得更大了……
雪音:“……”
最后夜斗把外套脱了下来,两个人在雨里狂奔。
4、
不过有时快乐或许也会伴随着流言蜚语,不知道从哪里流出了雪音害死他姐姐的消息。
这种消息不易于当头一击。
雪音把头埋在桌子上,好像那些枯黑的藤条又从黑暗里勾住他,锁住他的呼吸。
——是的,是我害死了她。
这是夜晚雪音站在教学楼顶的第一个想法。
——为什么我这么快乐?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黑夜好像变成了会吞噬他的巨兽,他们齐声哀嚎,他们锣鼓齐鸣。
他们又好像迷惑船夫的罗勒德
——跳下去吧,跳下去吧,死掉就不用承担这种罪名了。
于是在天台上给夜斗打了一个电话,心里似乎一片轻松。
“夜斗老师……”
“哈哈,雪音啊,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老师谢谢教导,这几个星期我过得很开心……”
“雪音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在教学楼楼顶”雪音软软的说“这里夜色真美”
夜斗蓦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想起日和与他说过的话——
雪音原来好像有一个姐姐,似乎因为车祸死掉了……之后他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休学一年才回来上课……
“这不是你的错!”夜斗开始在校园里狂奔,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因为自己晚回家而感到庆幸。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雪音重复这句话,他的意识好像不太清醒。
夜晚的凉风好像带着刺骨的寒冷——
“如果我不闹着提前出门姐姐也不会遇到车祸,为什么我没有死掉?”
……为什么死掉的不是我?
这种难过的、悲伤的情绪从雪音的心里澎湃的涌了出来,少年感到自己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这种悲痛感真的撕心裂肺。
“谢谢你老师……”
最后雪音把手机关掉,当他站在楼顶边缘,真的感受到一种解脱般的轻松。
于是少年坠楼而下,像一只折了翼的飞鸟,他的耳边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5、
事实上,夜斗的体育从来都是全校第一。此时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快一点,更快一点。
少年的声音里不光是绝望,还带着和他求助的意味,那声音说:
请救救我。
他突然觉得楼梯就是救生通道,所有的路都弯弯曲曲的指向楼顶。
终于跑到了四楼,看见雪音就要跳下来了。
——不管了
于是从窗边一跃而下,接住了少年。
谢天谢地……
他们从树丛中穿过,直直的坠落在地上。
雪音睁开眼睛看他,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光明。
夜斗呲牙咧嘴的笑了笑“好像腿伤着了……”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雪音抱着夜斗失声痛哭“对不起……”
“没关系”夜斗反抱着雪音,安慰似得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6、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夜斗老师休整一周,打着石膏腿出现在校园里。
雪音被他任命为课代表,主要职责是帮他改作业
“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啊……”
“是惩罚啦”
夜斗拍拍他的头轻轻的说“下次可还要告诉我啊”
你知道的。
我一定会去找你。

——————————
这个文不知道为什么粘贴上来的时候被我删掉了,然后又重新打了一遍(*꒦ິ⌓꒦ີ)……真特么,开学使人石乐志。
然后换了一个名字,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啦,简介其实也换了(根本没人看好吗)
开学以后大概周更……
好,谢谢看我文还点赞的你们~
就这样我去吃饭啦www
午安~

评论

热度(25)